三明治上班族別憂鬱:沒有升職希望,反而是美好人生的開始

三明治上班族別憂鬱:沒有升職希望,反而是美好人生的開始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就主張,四十歲之後每年要培養一項新興趣,他認為至少要有二十多種不同的興趣,否則退休之後會很無聊。

文:李偉文

三明治時期的人生憂鬱

在古代的筆記小說裡看到一則笑話。有位解差押解一名犯了罪的和尚發配邊疆,途中喝了酒,醉得不醒人事。和尚趁機剃掉解差的頭髮,為解差換上自己的僧衣,又把枷鎖除下來戴在解差身上。

解差醒來後,不見和尚,很緊張。忽然看見自己身穿僧衣,手往頭上一摸竟無毛髮,又看見枷鎖也戴在身上,很納悶:「奇怪?和尚明明還在,我到哪裡去了?」

「自己」到哪裡去了?

這個笑話,大概身處三明治時期的上班族最能感同身受。人生總有某個階段,孩子還沒成年正依靠我們撫養,父母親年紀已大需要我們照顧,身處職場拚鬥中的自己又必須應付永無止境的工作壓力,還有難搞的客戶、上司、同事與屬下,總之所有人都要你負責,所有事都得由你承擔。這個階段或長或短,壓力或大或小,請一定要撐過去,找到方法調適自己、抒解壓力。

很多研究都發現,人一生的幸福感與快樂程度呈現U字型,谷底在中年,也就是當我們進入職場後就開始不快樂,到三明治時期最低潮,然後隨著孩子離家,自己退休,幸福才漸漸回來,接下來隨著年齡愈大就愈快樂,一如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

三明治時期雖然男女都會遇到,但是女生因為天性比較容易找手帕之交吐苦水、抒解壓力,而且演化賦予了擔負生養大任的母親更多韌性,所以通常都能順利度過;反而是男生為了表現男性氣慨,從小就被教導不能示弱,也不能流淚,所有情緒都只能強壓下來,久而久之,要不是被憂鬱所困,就是再也壓不下情緒而爆發,並以肢體暴力做為宣洩。

因此,男生首先要接受自己在體能、精力,甚至能力上都有極限,願意放下身段尋求外援,不管是社會福利的資源,親朋好友的協助,還是善加利用科技,比如視訊或機器人,總之,不要悶著頭全部承擔下來,以為自己是萬能的,可以隻手解決所有問題。

此外,建立多種目標或新的生活方式,不要把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單一目標上,認定成功非得就是什麼模樣,看清楚自己真正做得到的事情,而不是一味渴望或羨慕那些永遠做不到的目標。

在三明治階段,充滿挫折與無力的狀態下,想恢復活力的積極做法是從社會參與中找到成就感,而其中最簡單有效就是參加公益團體當志工,為別人、為社會做些事情,即便再微不足道也沒有關係。從這些沒有利害關係的人際互動中,那種溫暖與信賴,付出後所看到的改變,往往會是將自己從谷底拉起來的關鍵力量。

同時,生活中也要時時刻刻記得照顧自己、疼愛自己,並改變生活習慣。可能的話,戒除有害健康的壞習慣,比如透過吸菸或喝酒來忘掉煩惱。事實上,若能改用運動來替代,將會是讓自己快樂的更有效方法,而且對身體各方面的好處更多。

疼惜自己、善待自己,就是每天做一件讓自己高興的事,不管是吃東西、看影片或和好友聊天都可以。但是要有知覺地思考並判斷一下,這些事是自己真正喜歡還是只是逃避發洩,因為沉溺於不良嗜好往往會形成更大的壓力。另外,盡可能不要看負面新聞或臉書,若是從臉書看到太多別人吃香喝辣似乎快樂又幸運的動態,往往只會加重自己的憂鬱,不如利用那些時間和朋友碰面或參與活動,或是學一些新奇有趣的技能,都是找回活力的好方法。

男生不太願意向別人吐苦水,這是男生與女生天生不一樣的地方,如果是天性那也不能勉強,我覺得男生就像大部分的動物一樣,受傷後會找個山洞躲起來療傷,因此男生的抒壓往往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一段獨處的時間,不管是在車裡、酒吧、三溫暖、書店、電視機前,都可能是男生獨自療傷的山洞,身為伴侶的女生要了解,不要去打擾,只要讓男生靜一靜就沒事了。

其實,三明治時期的壓力來自於有太多事情需要處理,有太多不得不面對的困難狀況有待解決,早就不是蠟燭兩頭燒,而是四處都有人放火,自己似乎必須化為千手觀音才能滿足所有人的期待。壓力既然來自於複雜,解決之道呢,就是在自己能處理的範圍中,盡量保持簡單。

簡單包括了看得到的生活面貌與看不到的精神欲望,一旦我們能回歸簡單,享受簡單的樂趣,就能把體內那些被阻礙的能量釋放出來,找回真正的自由與樂趣。

所謂看得到的簡單,當然不只是像我每天幾乎都穿一樣的衣服,從來就不必為了挑衣服浪費任何一秒鐘或耗費一絲一毫的精神,真正的簡單也不是追求某些想像的形式,不該以為把木頭貼上樹皮就是樹,而該像真正的樹一樣,是從內在長出生命力。追求簡單不是放棄享受,反而是更能豐富自己的感受與享受更多的樂趣。

為什麼退休樂齡族會愈來愈快樂?我猜主要是因為他們已經體會到簡單的樂趣,對當下的每個時刻、每個遭遇,都能安安靜靜地去感受,不再追求虛妄的目標,不再渴求數量的極大化與外在的熱鬧,而是讓內心可以仔細品嘗此時此刻所擁有的一切事物。

回歸簡單,生命才能安頓下來。

當我們的心安頓下來,自己的價值與對生命的看法才會有所不同,從而活出積極有活力的人生。


沒有升職希望,卻是美好人生的開始!

不管或早或晚,走過青壯期之後,總會有那麼一天,你突然從睡夢中嚇醒,焦慮或沮喪地發現,日子怎麼一天重複一天,工作職位顯然也升遷無望。「難道我就這樣過一生嗎?」類似的想法一旦浮現腦海,也許從此糾纏著你,讓你失去熱情與活力,久而久之甚至覺得生活了無生趣。其實只要我們轉個念頭,這種沒有升遷希望的職涯體認,很可能正是我們開創美好人生的開始。最近看了一本很有趣的書《社畜中年》,作者成毛真雖然是個職場勝利者,曾擔任日本微軟公司總經理、創辦過兩間公司,目前為大學教授,但他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種嚴肅又一板一眼的日本人,反而更像叛逆的嬉皮。

「社畜」是近年流行於日本的詞語,意思是「公司豢養的牲畜」,用來消遣自己或嘲笑別人,為公司放棄了身為人類的尊嚴。過去數十年,我們印象中的日本人往往為公司奉獻一生,甚至過勞死也無悔,人人走在規範好的軌道上,只要乖乖聽從公司安排,公司也會照顧你一輩子。但隨著日本經濟崩壞二、三十年,再加上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典範快速轉移,許多行業和產業不斷消失,日本企業的「終生雇用」制與隨著年資加薪的「年功序列」制隨之瓦解,職場倫理與文化也逐漸改變了。

其實不只日本,全世界所有公司都已不再值得託付終生,也只有非常少數的人可以一路往上晉升。絕大多數的人,若在四十歲左右沒有升到副總或協理等級的職位,幾乎可以判定自此在這個企業就不可能有晉升機會了。不過也不必灰心,因為成毛真說,不管你能升官或不能升官,其實都沒有差別,因為所有上班族都是「人生失敗組」,除非你自己創業當老闆,變成資本家,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才算成功。但是,能創業成功的人何其有限呀,所以大家只要了解自己的能耐,躲在公司裡領薪水,並照著自己的步調過生活,就算是厲害的成就。

當公司還願意雇用你、付你薪水時,絕不要輕易離職,就像漫畫中的超人一樣,白天在報社當記者領薪水其實是一種偽裝,下了班後拯救世界才是超人真正的使命。辭職創業太冒險了,邊上班邊做副業才是賺錢和存錢的祕訣,而且副業最好和自己的興趣或專業結合,等到真的做出氣候,確定賺到的錢會比上班多才能辭職。貿然脫離社畜的身分自行創業,將是勝算不大的賭博。成毛真這番言論在過去的日本應該是「大逆不道」,但時代真的變了,在台灣連政府都允許甚至鼓勵公務員兼差,那從私人企業下班後不發展一下自己的事業,還為公司沒日沒夜拚命,不是太跟自己過不去了嗎?

就算你不想讓自己這麼累去兼差,也應利用還在領公司薪水的時候,找時間、找資源投資自己,因為誰知道公司何時會被併購?公司所從事的產業會不會被淘汰?不管你是不長進的萬年科長還是熠熠生輝的明日之星,沒有一個職位是穩定的,以前腳踏兩條船令人瞧不起,如今腳踏多條船才是眾人欽佩效法的對象。不過,一個人懷抱升職希望時,往往會有把命賣給公司的決心與勇氣,無暇發展副業、興趣或其他專業,一旦公司改組往往也就來不及了。相反的,那些早早體認到升遷無望的上班族,反而能活出美好的人生。是的,只要觀念一改,劣勢即成優勢,缺點立刻成為優點。

比如說,因為沒有光明的未來,反而能放下身段隨意嘗試各種機會,那麼不管是否能賺到大錢,至少可以賺到豐富的經驗與精彩的人生。

比如說,做事不堅持、沒耐性、只有三分鐘熱度,這些在過往是職場大忌,如今在變化迅速,環境不斷改變的時代,也許反而是生存的關鍵,因為只有不斷嘗試新事物,對任何東西都願意試著接觸,才有可能成為當今最夯的跨界整合者。

比如說隨著年齡愈大,冒險的意志力不再、記憶力減退,或許也都是好事,因為不敢冒險,正代表了我們更能深思熟慮,不會孤注一擲導致下場淒慘;記憶力變差讓我們忘了痛苦的往事,活得更快樂;體力不好也會讓我們找到更有效率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接受現況,才能從中找到新機會。如果說,連在公司裡當個可有可無、沒有升遷、缺乏未來發展性的庸庸碌碌上班族都是美好人生的契機,那麼面對退休,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組合式人生的趨勢

我曾經應行政院公務人力發展學院之邀在中興學術文化講座發表專題演講,他們給我的講題是「看見希望——重新組合未來人生」。

國家的文官訓練體系要求所屬的公務人員開始思考開創多元人生的可能性,這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也可從中觀察到一個全新的未來趨勢——即便如鐵飯碗般安穩的公務人員,也不能期待只有一個專長、只做同一種業務,然後就過完這一生。

從消極面來說,公務員的退休金愈來愈少,退休之後,或許得再找一份兼職工作來賺錢貼補生活。從積極面來說,如今人類壽命愈來愈長,退休後的確有漫長的光陰足夠我們享受第二、甚至第三階段,完全不同的人生。換句話說,這個時代除了賺錢養活自己或照顧家人,確實有機會投入自己的興趣,追求自己的夢想,活出精彩又豐富的人生。

演講完隔天,剛好有一個例行課程,要到考試院所屬的國家文官學院為通過特考的準公務人員上課。這個班有點特別,是退除役軍官轉任公務人員的特考,上課前我坐在講師休息室,忽然有位學員跑進來問我,民國七十幾年時是不是在馬祖防衛部的幹訓班上過課?

原來他是我在馬祖軍醫院服預官役期間,短期被派公差到幹訓班時的同學。他是陸軍官校畢業的職業軍人,不過服役沒多久就申請退伍,重新考進台北科技大學讀書,畢業後進入私人企業工作近二十年後再度退休,然後經由這個特考,重新開始擔任公務體系的新鮮人。

這是三段完全不同性質的職業生涯,而且很顯然,十多年後屆齡退休的他,又有二十多年可以盡情揮灑。

我相信他不是少見的特例,而是從現在到未來的社會新常態。我們必須了解並接受這個事實,一個人一輩子只從事一種工作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這個世界的典範轉移速度愈來愈快,也許只是某個新產品的發明,就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讓很多行業就此消失,我們的人生也勢必會隨之改變,重新開始。

有些轉變我們處於被動立場,但愈來愈多時候是我們主動的選擇。比如說,有觀光產業教父之譽的嚴長壽先生原本培植蘇國垚先生當接班人,想不到蘇先生居然比他更早退休,因為他的人生規劃是二十年從事旅館業,再二十年從事教職,再二十年旅行環遊世界。

其實說穿了,職業生涯的轉變只是未來多元人生的某種樣貌,即便我們非常幸運,從事的工作不會因為時代變遷而被淘汰,還是有機會發展自己不同的專業。因為任何興趣的投入,久而久之都會變成專業,而任何一種興趣,就算再冷門,只要夠專業,都有可能變成可以帶來收入的行業。

尤其在周休二日重視休閒的時代,若再加上國定假日和自己的特休假,即便在忙碌的工作生涯裡,一年還是有將近三分之一的日子是自己可以規劃的。

從二十多歲到六十來歲,就是十多年完完整整的空白時間,絕對可以發展出第二、第三專長。

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就主張,四十歲之後每年要培養一項新興趣,他認為至少要有二十多種不同的興趣,否則退休之後會很無聊。

我很同意大前研一的建議,因為任何一種樂趣、任何快樂之道,其實都是一種習慣,需要時間去陶冶,也需要熱情去灌溉。今天不做,明天也許就不會執著地投入了。絕對不是等到有錢了、成功了、退休有閒了,就能輕鬆手到擒來。是的,正如林語堂所說:「如果我們願意,這人生是夠我們享受了。」

一直線的人生——年輕時努力讀書,學會一技之長,希望找到一個好工作;中間二、三十年努力工作、貢獻社會,最後等到退休之後才開始享受人生——在過去穩定的社會或許可行,但是面對現今不確定的時代,這種單一直線的規劃其實有點危險。即使不擔心金錢和生活所需,坦白講,這種單一人生的日子很無聊。

忘了是哪位大文豪說的:「大多數人在二、三十歲就死了,他們變成自己的影子,往後的生命只是不斷的一天天複製自己。」組合式、拼圖式的人生是這樣:每年給自己新的挑戰、學新的技能,認識一些不同行業的朋友,給自己一些新鮮的刺激,讓自己每天早上都可以從床上跳起來,迎接新的一天。

相關書摘 ▶把荷蘭大學生丟進銀髮養護所:每位學生和25位銀髮鄰居變成麻吉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偉文

我們可以不結婚,不生小孩,但是沒有辦法不老。而且我們不只想活得久,還要活得好。

正值壯年的李偉文,早已啟動退休進行式!

台灣的老化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得全世界史無前例,面對這個全新的超高齡社會,我們應該以新的眼光看待退休。而終將來臨的老年與死亡,也絕對是我們這一生最重要、無法逃避的課題。

以「一生玩不夠」為座右銘的李偉文說,不管我們現在幾歲,都應該為自己退休後的生活預先準備,在來得及的時候將手上擁有的資源(金錢與時間)安排在對的地方,十年、二十年後,才能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時間與生活,甚至行有餘力幫助年輕人,影響整個社會。

如何預先打點「第二人生」的各種生活面向如財務、住家,如何「健康的長壽」,如何活得快樂又充實……生命階段不斷轉換,所謂的「退休進行式」就是永遠在準備與進行中,永遠沒有真正的退休,只要懂得調適心態與妥善準備,人人都能活得老又活得好!

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