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荷蘭大學生丟進銀髮養護所:每位學生和25位銀髮鄰居變成麻吉

把荷蘭大學生丟進銀髮養護所:每位學生和25位銀髮鄰居變成麻吉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Humanities採取信任的方式,相信學生們會用自己的方式,每個月當三十個小時以上的好鄰居,而不是僵化地定期臨檢學生當好鄰居的狀況。「當好鄰居」要怎麼當、每星期當多久,自己想!

文:李偉文

當大學生住進銀髮養護所——拜訪荷蘭代芬特爾Humanities

今天我們來到老城代芬特爾(Deventer)拜訪在台灣時就聯絡好的機構「Humanities」,這間獨樹一幟的養護機構因為首先創立讓大學生與銀髮族共居而聲名大噪,我們想了解Humanities把大學生丟進銀髮族中的神奇想法到底是如何誕生的。

「當一個好鄰居」

「一開始是我們發現有很多比較小的房間,但小房間其實不太適合老人家住,在發想如何利用這些空間的同時,我們也想創造出讓老人家與社會接觸、讓養護所變得更溫馨、更有活力的可能性。」腦力激盪下,「學生住戶計畫」(student resident program)誕生。學生住宿在荷蘭向來是個問題,飆高的房價對學生來說更是大負擔。「我們想到,需要房間的學生或許可以利用『當一個好鄰居』的方式,換取免費的住宿。」負責接待我們的「生活設計師」Peter說。

這個看起來極聰明的媒合關係,實際運作需要什麼樣的思維模式呢?

「我們與學生之間沒有官方的契約關係,原本曾經嘗試和學校談,讓參與的學生可以獲得志工或時數證明,但是我們的主管覺得很麻煩,還要通過層層關卡,所以我們就統統不管了,學生直接由Humanities管轄與聘雇。我們邀請學生來免費住宿,條件是每個月至少要花三十小時『當好鄰居』(being good neighbors)。」沒有按表操課的必做清單,沒有一欄一欄的工作日誌需要服膺,唯一要求就是學生得加入Humanities大家庭「當好鄰居」,乍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任務,也許就是Humanities出乎意料成功的關鍵。

Humanities採取信任的方式,相信學生們會用自己的方式,每個月當三十個小時以上的好鄰居,而不是僵化地定期臨檢學生當好鄰居的狀況。「當好鄰居」要怎麼當、每星期當多久,自己想!雖然每個銀髮族鄰居的聯絡簿上有空格可以給學生簽到,「但你知道的,銀髮鄰居們其實很會講話!」六個學生之一的Patrick眨眨眼說。

Humanities經過多次篩選,最後總共選出六位有良好溝通能力的不同科系大學生。「我們不會特別找醫療、社工等相關科系的學生,一方面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銀髮住戶能多和社會接觸,一方面也不希望造成學生的混淆,搞不清楚他們進來到底是實習?是住戶?是陪伴者?還是學生?」

Humanities強調,學生進來就是單純地當銀髮族的好鄰居。「我們會和他們一起出去,每周三有電影之夜,也會一起去散步,每次出門回來炸春捲都要買好多份,吃午晚餐也會一起吃。」

Humanities不想讓養護所失焦,他們發現,以一百五十位銀髮族住戶來說,六位大學生是最合適的學生好鄰居數目。只要把學生打散在每一層樓,每位學生就會和二十五位同一層樓的銀髮鄰居變成麻吉。「噢,有時候我在念書,對面的就會一直來敲門叫我和他一起玩!」其中一位學生愉快又有點煩惱地說。

「為什麼是三十個小時呢?」我們很好奇這裡針對學生住戶唯一一條規定的邏輯推演。「我們估算一般學生宿舍的每月房租是三百歐元,假設一小時『當好鄰居』獲得十歐元,每個月就需要三十個小時囉。」

世界各地流行「打工換宿」、「公益旅行」、「當志工」,Humanities為何要自創「當好鄰居」這種說法?「如果說是當志工或打工,那就破壞原本的意思了!志工或打工都像是一份工作清單,你做完了其中一項就可以打個勾。但如果是鄰居,那就難了。你只要住在這裡,無時無刻都是鄰居,沒有工作清單可以遵循。」仔細想想,這不正是社會與生活的原始模樣嗎?而各種團體創立之初的團結互助本質,不也是從關心周遭開始?

8168063548_d5d9a8d9a5_k
示意圖,並非實際參訪照片|Photo Credit: Kimberly B.@Flickr CC BY-ND 2.0

租金換課程,整合外界力量

「兩百多位志工帶來的刺激不夠嗎?」一般志工通常是退休族群或五十歲左右,Humanities嘗試塑造真正的「跨世代」。學生住戶計畫其實是雙向學習,「以前學生看到銀髮族一定會走開,搭公車時也會坐得遠遠的,現在他們逐漸習慣了,習慣了銀髮族講話和思考的方式。」從第一年就參與計畫的學生說:「其實真的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聽到很多故事,這間的爺爺參加過世界大戰,這間的奶奶其實是印尼人……」問到一開始時有沒有發生過溝通障礙,學生哈哈大笑說,他們的銀髮鄰居都很愛說話。

Humanities從一九六四年起就開始服務銀髮族了,由於當時地價不高,Humanities因此握有相當大的場地,形成現今能用「租金換課程」的絕佳優勢。一百五十位銀髮族居民平均年齡從六十五歲飆漲到現在的八十六歲,最驚人的是有兩百位志工、兩百位員工(一百二十位全職、八十位兼職),數量幾乎是住民的三倍。

Humanities把多餘的空間租給不同的團體與組織,有運動健身、科技組織、志工組織等,希望這些各異其趣的組織能夠發揮所長與創意為銀髮居民做點事情,當作低廉租金的回報。這些團體會開辦免費的課程,像是健身課、電腦課、文化課,或在Humanities舉辦活動,讓銀髮族與外界連結,帶入新的刺激與能量。

「請容我們問,你們怎麼會有這麼多錢?」雅致的外觀、整修乾淨充滿綠意的花園、每一層樓不同的角落裝飾,Humanities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間非盈利的社會住宅。「Humanities的收入來自住戶的社會保險,也就是說,保險公司會給我們錢。」這大概是東西方福利制度最主要的不同了。即便窮困,這裡每個人的基本社會保險已足夠讓他們度過愜意的晚年。

「每年每一層樓都有一筆零用金,住戶可以一起決定要辦派對狂歡把這筆錢統統吃掉,還是整修公共空間,在春夏秋冬換上不同擺設。」這裡的住戶不只是被動地住在小隔間裡,許多公共事務他們也可以一起參與和制定,這不只是生理上受到照顧,心理需求和精神也透過行使自主意識而獲得了養分。

Humanities的特色是許多設施都開放給外人使用,未來他們甚至希望能變成社區的文化熱點!塗滿紅黃黑旗幟的健身房裡有小朋友在騎飛輪和打電動,大廳落地窗前的咖啡機免費提供給居民與訪客暢飲,「只要你不是用大桶子把咖啡運回家,我們都很歡迎外面的人進來坐坐,為銀髮住戶注入新能量。」

就是不給錢

Humanities裡有一輛雙人式的半電動腳踏車,可以讓銀髮居民載行動不便的鄰居一起出去兜風。下雨天,室內的電動腳踏車則帶你駛入巴黎、羅馬、阿姆斯特丹,會動的數位螢幕促進了銀髮住戶的使用動機。只要向櫃檯預約,銀髮居民就可以和小機器人zora跳舞、聊天、聽它唱歌。「我們其實對於老人家與zora的互動感到很驚奇,因為平常叫他們做運動、甩手,他們常常不理我,但若是zora的話,老人家就會和它一起動!」Peter分享了他的觀察。

「當初我們其實有足夠的錢可以直接購買電動腳踏車,但我們告訴住戶說,自己的電動腳踏車自己買。」於是住戶們各顯神通,編織、手工藝……大夥集資義賣賺錢。Peter補充:「這樣銀髮住戶就會覺得這是『我的電動腳踏車』,也會更常去玩!」乍看是Humanities不想出錢幫住戶買電動腳踏車,其實卻是運用逆向思考,利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的精彩與故事。

前五分鐘不准工作

Peter邊走邊和員工、志工、住戶打招呼,轉個身,一個坐輪椅的老奶奶按著冰淇淋喇叭滑過我們身旁,「這裡不大,大家都認識彼此。」Peter愉快得意地說。走廊上,三幅畫標誌著三個核心價值「love、togetherness、positive」。

最讓我們想不透的是,Humanities到底是從哪裡冒出這些溫馨又有活力的奇怪點子呢?「需要潛移默化,也需要每年都訓練員工。」住戶愈來愈高齡,需要更多醫療資源,員工每年都要進修學習。這裡沒有僵化的規則,而是跟著核心價值走。

「我們對這裡的清潔人員、幫忙人員說:『前五分鐘不准工作!』我們不希望大家只知埋頭工作,反而忽略了更重要的——了解需求。也許你只是進去幫忙擦窗戶,但和住戶聊了五分鐘後就會發現,他覺得窗簾髒掉才是問題。」

Peter舉例。「不只對員工,我們也希望培養出『free bird』志工,就像是我們在自家周遭會自由自在地到處探索,志工不是一直做同一種工作,認識別人也是重點之一。『free bird』希望志工flying in different building,能在cross road和complex situation間應付自如。」

生活設計師,一個壓力太大的free-style職位

一如 Peter的職稱「生活設計師」,這份工作沒有固定要做什麼,完全是free-style,以至於另一位生活設計師因為壓力太大而離職!喜歡與人互動的Peter卻如魚得水,每天到處走動觀察,看看哪裡需要改進,聆聽大家的意見,解決溝通紛爭。

當我們急於找尋「當個好鄰居的唯一契約」、「租金換課程媒合社會資源」、「銀髮住戶集資購買電動腳踏車」、「前五分鐘不准工作的員工守則」、「養護所變文化熱點」的創意源頭,Peter的工作就像是創意源頭的縮影,從不設限的觀察開始,不管法律與傳統總之嘗試下手,銀髮養護所可以玩很大!

相關書摘 ▶三明治上班族別憂鬱:沒有升職希望,反而是美好人生的開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偉文

我們可以不結婚,不生小孩,但是沒有辦法不老。而且我們不只想活得久,還要活得好。

正值壯年的李偉文,早已啟動退休進行式!

台灣的老化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得全世界史無前例,面對這個全新的超高齡社會,我們應該以新的眼光看待退休。而終將來臨的老年與死亡,也絕對是我們這一生最重要、無法逃避的課題。

以「一生玩不夠」為座右銘的李偉文說,不管我們現在幾歲,都應該為自己退休後的生活預先準備,在來得及的時候將手上擁有的資源(金錢與時間)安排在對的地方,十年、二十年後,才能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時間與生活,甚至行有餘力幫助年輕人,影響整個社會。

如何預先打點「第二人生」的各種生活面向如財務、住家,如何「健康的長壽」,如何活得快樂又充實……生命階段不斷轉換,所謂的「退休進行式」就是永遠在準備與進行中,永遠沒有真正的退休,只要懂得調適心態與妥善準備,人人都能活得老又活得好!

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