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4連任確定,但為何社民黨的「太陽花」們不想再和她聯合執政?

梅克爾4連任確定,但為何社民黨的「太陽花」們不想再和她聯合執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社民黨投票通過,同意與梅克爾的保守陣營共組「大聯合政府」,結束德國9月大選以來的政治動盪,這個決定早先卻受到黨內年輕的大力反對。

德國社會民主黨(SPD)日前舉行黨員通訊投票,決定是否要和已執政12年的總理梅克爾共組聯合政府,而黨內投票結果今(4)日出爐,有66%的黨員支持與梅克爾的保守派陣營再組聯合政府,終結德國9月大選以來政治的不確定性。不過,這個決定卻不是人人都滿意,特別是社民黨內的部分年輕人。

德國大選於2017年9月結束,但梅克爾卻遲遲未能成功籌組聯合內閣。「自民黨」(FDP,自由民主黨)11月退出組閣協商後,梅克爾面臨組成少數政府,或重新選舉的兩難。

梅克爾的「基民黨」(CDU,基督教民主黨)轉而尋求社民黨,在2月底的黨代表大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同意與社民黨再度組成聯合政府,而社民黨的投票結果今日也通過,讓梅克爾得以如願籌組第四任期的政府,終結5個月來的僵局。

《德國之聲》報導,社會民主黨今早在柏林總部宣布超過45萬名黨員的通訊投票結果,有66%贊成聯合政府,有34%反對。社民黨代理主席修茲(Olaf Scholz)表示,這對該黨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但在討論過程中讓黨內人士變得更親近了,使得他們有了茁壯發展的機會。

《中央社》報導,社民黨代理黨魁修茲(Olaf Scholz)表示:「我們如今態度明確。社民黨將加入下屆政府。」他也透露,社民黨計畫在新內閣的名單,將推派3位男性和3位女性閣員。

社民黨在去年大選遭逢戰後最嚴重的挫敗,原本不願再待在梅克爾的陰影下4年,但在梅克爾未能與兩個較小政黨談妥共組政府後,社民黨回心轉意,願意重新談判結盟,並由超過46萬黨員投票,作最後決定。

梅克爾雖然贏得第4個任期,卻將面臨比過去4年大為艱險的道路,因為與上屆大聯合政府在國會掌控絕大多數議席的情況不同,這回他們在國會只控制56%議席,也就是709席中的399席。

2017德國國會選舉各黨「政黨票」得票率如下:

2017德國大選-半圓

《自由時報》報導,社民黨此前為了聯合政府問題陷入分裂,前黨魁舒茲(Martin Schulz)因而辭職。但梅克爾和保守派陣營做出關鍵讓步,例如將財政部職位拱手讓出,使得社民黨同意組閣的聲浪壓過反對的黨員。

不過,社民黨46萬名黨員中,黨內領導派系傾向加入內閣,年輕激進的派系則主張不加入組閣。

為什麼德國「太陽花世代」不要聯合內閣?

法新社報導,社民黨年輕成員反叛聲勢強烈,他們認為若再在梅克爾陰影下執政4年,便敲響社民黨喪鐘,成員過去數周在德國四處演說,強烈呼籲社民黨員投下反對票,不要與梅克爾聯合組閣。

2005年至2009年,社民黨是德國大聯合政府(社民黨、基民盟/基社盟)的重要成員,三個政黨根據聯合組閣協議,社民黨取得8個內閣席位,主導內閣人事變動。

不過,社民黨的成員近年開始減少。1976年社民黨擁有一百萬成員,到1998年只有77萬5千人,2003年9月降到了66萬3千人,2005年11月只剩下59萬1千人。不少支持者轉而支持比社民黨更為左傾的綠黨和左派黨。

《紐約時報》分析,社民黨因為曾與競爭對手共組聯合政府,使得兩個陣營的界線越趨模糊。社民黨第一次加入梅克爾的保守陣營時,他們在2005年獲得了34%的選票;不過往後數年,社民黨的得票率連年下降,在2017年更是跌到歷史新低,只有20.5%的得票率。

報導指出,中間偏左的社民黨,和梅克爾中間偏右的基民盟,近年來都陷入了極端的政治局面。在9月份投票之後,傳統的戰後左派或右派聯盟不再佔多數,而反對移民的極右派政黨「德國另類選擇」(AfD)的勝利,讓聯合政府的籌組更加困難。

《法新社》報導,社民黨的年輕成員率先發起了叛亂,在過去的幾周裡,該黨的青年聯盟領導人在全國縱情交鋒,對聯合政府發出激烈的批判。他們認為,在梅克爾的陰影下,社民黨如果再配合治理四年,將會敲響警鐘。

而這群像是「德國版太陽花」的年輕世代中,最有名的卻是一名28歲青年。

凱文‧庫聶特(Kevin Kühnert),一個對公眾而言非常陌生的名字,不過他卻是可能引發德國政壇動盪的重要角色——如果社民黨贊成組成聯合政府,梅克爾就能安全過渡至聯合政府;否則,梅克爾很有可能要組成少數政府,甚至要面臨另一次大選。

《風傳媒》報導,庫聶特是德國第二大黨社會民主黨(SDP)的青年黨團領袖,他在社群媒體發起「不要大聯盟政府」(# NoGroKo)運動,並在全國舉辦造勢活動,大力反對社民黨與梅克爾所屬的基民盟─基社盟(CDU/CSU)保守陣營合作。

《紐約時報》甚至以「28歲的社會主義者,可以結束梅克爾時代」為題,為他進行專篇報導。

庫聶特出生於1989年,即柏林牆倒塌的一年。15歲時加入他社民黨,同年,梅克爾成為德國總理,並與社民黨第一次共組聯盟。

像年輕一代的德國人一樣,庫聶特經歷了左右對立的陣營共組政府、反對極端的時期。

社民黨是德國最古老的黨派,它曾為爭取工人權利而奮鬥,並幫助塑造德國成為戰後的社會福利國家。不過它的得票率,在過去20年中減半。許多人將責任歸咎這是與梅克爾共組聯合政府的關係,使得社民黨的存在感,淹沒於強勢的基民盟之下,推動的政策也被邊緣化。而立場不再鮮明、政黨認同模糊的社民黨,在本次大選創下二戰後最糟的得票率。

「今天20多歲的人,幾乎只知道梅克爾和大聯合政府,」庫聶特受訪時表示。至於社會民主黨,他說,「我們已經成為與保守黨統治的黨派,讓事情變得更慢一點的黨派。」

庫納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庫聶特認為,傳統政黨間的界線模糊,正是讓激進民粹政黨興起的原因。社民黨唯有回到在野黨的角色,才能堅守社會主義的信念,專注於推動議題,而不該為了進入大聯合政府而妥協。一旦社民黨參與組閣,會讓反移民的極右派「另類選擇黨」一躍成為最大反對黨,可能對民主造成更大危害。

庫聶特也告訴《美聯社》:「德國有一整個世代沒有經歷過梅克爾以外的總理,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認知到這個國家的領導人永遠在重大議題上遲滯不前。」他認為梅克爾時代,應該慢慢走向終點。

成功組成聯合政府,德國下一步如何?

《電訊報》(Telegraph)專欄作家哈利根(Liam Halligan)指出,梅克爾執政已經12年,其中有八年都與社民黨聯合執政,德國政壇了無新意,露出疲態,漁翁得利者當然是「另類選擇黨」。

2013年才成立的「另類選擇黨」,相較上一屆僅拿下4.7%政黨票,這次大選奪下了12.6%政黨票,加上小選區當選的三席,總席次來到94席。

哈利根分析,已經在投票中對梅克爾的「基民盟」與「社民黨」表達不滿的德國選民,現在發現自己又再度面對大聯盟的老格局,讓作為反對黨的「另類選擇黨」趁機批判,表示權力再度被擁有既得利益、不知民瘼的精英所獨攬。

德國民眾普遍關心的,當然是移民大量湧入的問題,許多人對於難民人數太多感到不滿。另外,德國對其他歐元國家進行的經濟紓困,也是「另類選擇黨」喜歡主打的議題。

然而,社民黨今天的投票率來看,雖然比起4年前贊成同組大聯盟的投票率低了10%,但仍然有66%的成員同意依循老路。社民黨將在接下來的一周,討論6名內閣部長的人選,而梅克爾則將於3月14日正式宣示,成為新總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