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手足風險」及早準備,別讓「手足情深」變成「拖累人生」

三種「手足風險」及早準備,別讓「手足情深」變成「拖累人生」
Photo Credit: 5712495@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手足風險》這本書、或是這場演講,至少發揮提醒的功能,提醒社會大眾提早正視這件事。我認為現在的中年手足們,應該要用兩種身分去思考所謂的「手足風險」,第一種身分是為人父母,第二種身分是為人手足。

文:朱國鳳

我在LINE群組收到一則影片連結,是全國電子拍攝的《手足情:長不大的弟弟》,很多人看了影片後紛紛留言:「有洋蔥」、「很感人」、「手足就是靠山」。同一天,我也是在LINE群組讀到一則演講訊息:「手足情深,不拖累人生:《手足風險》如何找回親情與現實的平衡點?」原來是日本的新書在台上市,出版社舉辦了一場新書演講。

怎麼家電廠商的影片中,讓網友感覺手足像是「靠山」;日本新書作者的眼中,卻變成了「風險」?我抱著一肚子的好奇,去聽了這場演講。

這一天,台北陽明山上已經進行交通管制,因為連低海拔的陽明山都快要下雪了。主辦單位原本還擔心天寒地凍、車馬冷落,沒想到會場坐了大約八成滿,而且大多上了年紀。顯然這些人應該都在擔心,自己的手足不僅不是「資產」、還可能是「負債」(被認為是「負債」或「風險」的手足,應該也不會來吧)。

多子化世代,才會有手足風險

主辦單位邀請了兩位講者,一位是知名媒體人蔡詩萍,一位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有趣的是,這兩位講者正好代表了兩個世代,蔡詩萍有三個弟弟妹妹,是多子化世代的縮影;周慕姿是獨生女,是少子化、獨子化世代的代表。

這兩種世代相較,有幸也有不幸。多子化世代不幸的是,可能會面臨這本新書所謂的「手足風險」。

少子化、獨子化世代幸運的是,因為沒有手足,不用擔心「手足風險」。但不幸的是,也因為沒有手足,未來勢必要獨立扛起父母的長照重擔,以及自己未來的長照重擔。

我想,未來等少子化、獨子化世代進入中高齡後,類似「手足風險」的書籍,肯定會賣不動,因為沒有手足,當然也就沒有手足風險了。但是目前的多子化世代,確實正面臨著逐漸逼近眼前的「手足風險」。

講者蔡詩萍就準備送一本給仍然單身的大弟,他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希望他未來不要變成我的『負債』」。

演講結束後,我開始深思這個議題。本是同根生的手足,是甚麼時候開始變成風險?或是說,是甚麼時候讓手足間開始有風險意識?

我認為是以下三種狀況,最容易讓手足之間,開始產生了風險意識,那就是:一、要長照父母時;二、要分遺產時;三、要長照手足時。

手足風險,不能全靠長照福利解套

就像是全國電子《手足情:長不大的弟弟》影片中的台詞:「時間,有一天把我們變成了大人,但是有沒有把我們變成更好的家人,互相了解、互相照顧、無話不談?沒有。長大之後,我們只會更沒有交集,我們會變得很有禮貌,連打攪對方都會不太好意思…...」。

確實很多手足離開原生家庭後,互動頻率減少,如果沒有太多的權益糾葛,大家就會繼續客客氣氣下去。但是當有權益糾葛時,特別是面臨遺產分配時,客氣瞬間變怒氣,遺產爭奪戰的參與者,往往會讓外界誤以為是陌生人,而不是曾經相濡以沫的家人。

家庭如此、國家更是如此。這也是為何歷史上的戰爭,內戰的殺伐總是比外侮還要慘烈。小時候,只有手足才會與你爭搶父母的愛;長大後,也是只有手足才會與你爭搶父母的財產。

但是手足爭產風險,自古有之,為何近年來,從日本到台灣,都開始意識到所謂的「手足風險」?都認為應該要正式面對風險,並且積極建立所謂的「新手足關係」?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前述的第一種狀況與第三種狀況,讓當前已經成年、尤其是進入中年的手足們特別有感。因為高齡化社會的眾手足們,開始感受到父母的長照壓力、自己未來的長照壓力,甚至是可能要長照手足的壓力。

講者們都認為,手足風險不是「茶壺裡的風暴」,國家力量應該要進來,要能提供一個可負擔得起的長照制度。雖然長照福利政策已經從1.0版演進到2.0版,但是講者認為,目前的長照福利,只是「要一塊,給兩毛」。

台灣從「高齡化社會」、進入「高齡社會」,並且快步奔向「超高齡社會」,目前的高齡趨勢,只是剛拉開了序幕。當大賣場的成人紙尿布銷售額,已經正式超過嬰兒尿布時,我認為要期待長照福利從「要一塊,給兩毛」,變成「要一塊,給五毛」,或是「要一塊,給一塊」,這種期待恐怕是太過樂觀。

family-3090056_1280
Photo Credit: geralt@Pixabay CC0

因為台灣有一個「老」在前面的日本經驗告訴我們,不管是「稅收制」、或是「保險制」,老人國度勢必面臨長照福利政策永續與否的嚴苛挑戰。也就是說,長照福利就算是再進化到5.0、甚至是10.0,都不能作為長照壓力、或是手足風險的唯一對策。

但是這本書、或是這場演講,至少發揮提醒的功能,提醒社會大眾提早正視「手足風險」。

我認為現在的中年手足們,應該要用兩種身分去思考所謂的「手足風險」,第一種身分是為人父母,第二種身分是為人手足。

小心你的偏心,正醞釀下一代的手足風險

如果你是兩個以上小孩的父母,最好早點意識到,小孩長大後的「手足風險」,源頭可能就是來自於你。

《紅樓夢》裡有一個關於父母偏心的橋段。賈母有兩個兒子:賈政與賈赦,中秋夜,家族團聚賞月,賈赦講了一個笑話。

一家子一個兒子最孝順,偏生母親病了,各處求醫不得,便請了一個針炙的婆子來。這婆子原不知道脈理,只說是心火,一針就好了。這兒子慌了,便問:「心見鐵就死,如何針得?」婆子道:「不用針心,只針肋條就是了。」兒子道:「肋條離心遠著呢,怎麼就好了呢?」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著呢!」

賈赦有意無意用這則笑話,暗示母親偏心,比較疼愛哥哥。父母的偏愛,多少都會對手足關係造成陰影。陰影不會自動消失,當要照顧年邁雙親時、或是繼承分產時,那些早年心中的陰影,手足間的矛盾,就會浮上檯面。

《紅樓夢》裡的賈政個性正直勤勉,賈赦一門心思,都在想著納妾、或是強取民產,換做我是賈母,也會偏愛哥哥多一些。但是賈母有把賈赦講的笑話聽進去,分產時,運用智慧,考量細膩,讓各房都心服感激。

而且不只是分產時,要注意是否會釀成未來的手足矛盾、手足風險,建議父母也要提早認知,「那些你認為是光耀門楣的兒女,可能會離家十萬里;那些你認為不成材的兒女,反而可能會隨侍在側、陪你到老」。

日片《東京家族》就有類似的情節描述,老父母從鄉下到東京探視三個小孩。從小就很優秀,擔任診所院長的長子,與從小最受疼愛的長女,都忙到無暇陪伴老父母。反而是被認為最不成材的小兒子,抽空陪著兩老來個東京一日遊。當老媽媽猝死後,也是只有小兒子陪著傷透心的老爸爸,把母親骨灰送回家鄉。

如果你正擔心自己這一代的「手足風險」,是不是也要回頭省視,自己是不是正在醞釀下一代的「手足風險」。


演講會上,有一位女性觀眾現場提問,她的父母都已八十多歲,她剛送父親住院。她雖然有四個手足,但是很擔心有一天兩老同時倒下的話,長照的擔子就會是仍然與父母同住的她來扛。

這位女士目前有一個國外的工作機會,她不知該如何抉擇,因此不畏天寒,專程到現場請教講者。這位女性觀眾,只是很坦誠地說出心底的擔憂,擔憂父母的長照重擔。而且從她的擔憂中可以窺知,她的手足雖多,看來並沒有減輕她對於父母長照重擔的焦慮。

前面提到,有三種情況,會逐漸浮現所謂的「手足風險」:1. 要長照父母時、2. 要分遺產時、3. 要長照手足時。先撇開內容更複雜的第二種狀況,先聚焦第一種與第三種。

要長照父母時,手足要能協調出錢與出力

全國電子《手足情:長不大的弟弟》廣告片裡,小姐姐從小就照顧弟弟、容忍弟弟,但是那個長不大的弟弟,似乎從未領情。直到姐姐要外派異國的前一夜,弟弟送了姊姊一個電子鍋。姊姊打開電子鍋的紙箱,拿起一張姊弟小時候的合照,相片後面寫著:「我會好好照顧爸媽,不用擔心…」。旁白接著念出,「那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們一直是很重要的家人…...」。

相信很多人看到這裡,就已經喉間若梗。但是我不禁會想,廣告片裡的爸媽都還身強體壯,弟弟可以很豪氣的承諾,「我會好好照顧爸媽」,要遠行的姊姊不用擔心。如果影片裡的父母,都已經老弱臥床,這部廣告片是否還有一樣的說服力,就很令人好奇。因為2017年11月間上檔的電影《順雲》,就從另一個角度,敘述手足之間在面對父母長照壓力時的互動。

影片女主角順雲,年屆六十、仍然小姑獨處。兄姊都已移民國外,因此老母親由順雲獨力照顧。母女之間,雖然相互依賴,但也相互折磨。壞脾氣、並且不良於行的老母親,總是扯著喉嚨,不斷地喊著「韓順雲」、「韓順雲」,不耐煩地要女兒立刻幫她做這、做那。兄姊雖然有負擔孝養金,但顯然經常遲寄,讓心力交瘁的順雲抓狂。

電影《順雲》很寫實的呈現出長照父母的一種模式,遠在天邊的手足,負責出錢;近在身邊的手足,負責出力。出錢與出力的手足,對彼此都有很深的不滿。電影裡的韓順雲,至少還工作到六十歲時才申請提前退休。真實世界裡,有不少家庭是傾向由經濟弱勢、仍然單身的手足,辭職照顧父母,但往往也醞釀出未來需要被長照的「手足風險」。

我有一篇專欄文章〈兄弟姊妹感情要好「家庭照顧協調會議」越早開越好〉,就曾提醒,家族聚會不要只是吃吃喝喝,搞定父母長照需求的「家庭照顧協調會議」越早開越好。

因為家人之間,如果平常並沒有培養良善溝通的機制或習慣,一旦遭逢變故,譬如父母中風、瞬間變弱,倉促之下、或是意氣之下的決策,往往是最糟的決策。譬如直接送去老人院,或是要求經濟弱勢的單身手足辭職照顧,不管是對於「被照顧者」、或是「照顧者」,都可能帶來傷害。

只有早一點面對父母的長照問題,早一點蒐集現有的長照資源,因為長照父母而產生的「手足風險」,才有可能降到最低。

要長照手足時,不只牽涉感情、也牽涉法律

要長照父母,就已經很令人愁了,怎麼還要擔心長照手足呢?因為已近中年的手足,也會逐漸面臨失能與失智的威脅。

在中化銀髮公司主辦的一場失智症演講中,就有一位女性觀眾敘述,她的小叔原本是一位計程車司機,目前才53歲,就已經出現明顯的失智症狀。小叔會在洗碗槽裡小解,吃喝拉撒睡都需要專人照顧。對於手足來說,這位罹患「早發性失智症」的小叔,就是所謂的「手足風險」。但是小叔還算幸運,仍然有大家族的後援,而且還有一位熱心的二嫂,到處聽演講,想要找到幫助小叔的方法。

另一個案例,則是姊姊有精神障礙,必須送進精神病院長期療養,還好妹妹負責支付住院的費用。當母親過世後,姊姊也分到一份母親的遺產。理論上,長期支付住院費用的妹妹,應該才擁有支配姐姐分到遺產的權利,沒想到,其他過去不聞不問姐姐的手足們,卻也想來分一杯羹。

對於這位妹妹來說,先是面臨了姊姊需要長照的「手足風險」,接著又面臨了其他手足要爭產的「手足風險」,聽來真是令人唏噓。在「手足情深,不拖累人生」的演講會上,面對長照手足的負擔時,其中一位講者:心理諮商師周慕姿提到,「在感情上,不能不管,但是又無力管時......」。

我很想提醒,長照手足的風險,不只是感情層面,其實已經牽涉到法律層面。情感層面可以躲避,法律層面必須面對。

民法第五章是關於「扶養」的專章,大多數人會以為法律規定的扶養義務僅限於直系血親,譬如扶養父母、扶養兒女。但是民法1114條的內容,互負扶養的義務,也包括「兄弟姊妹相互間」。只是根據民法的1115條,扶養義務順序是排在第四順位。

甚麼狀況下,才會需要扶養手足呢?根據民法1117條,「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也就是說,當手足喪失謀生能力,日子也過不下去了,如果沒有優先順位的親人扛起扶養義務的話,就會輪到手足來扛負了。如果手足眾多,還可以慶幸能夠分攤壓力,因為當「負扶養義務者有數人,而其親等同一時,應各依其經濟能力,分擔義務。」。

你有手足嗎?手足已有配偶嗎?手足已經生兒育女了嗎?如果答案都是「否」,而且手足沒有甚麼儲蓄,也沒有甚麼遺產可以繼承的話,未來一但面臨長照需求時,這位手足就可能是你的「風險」,你可能就要當他/她的「靠山」了。

(民法關於扶養手足的法條內容請見下方下篇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合併(上)(下)兩篇後發表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