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急著發怒,「感覺」是一個危險的謊言

先別急著發怒,「感覺」是一個危險的謊言
Photo Credit: Patrik Nygren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你在氣頭上時,是很難阻止自己繼續發脾氣的。但是,在家庭和工作中,如果你對旁人能夠多一點理解和責任心,你就可以完全避免發怒。如果你做得到的話,那更應該去做。

作者:安迪.安德魯斯

近幾年來,小題大作的事情屢見不鮮。如果有人聲稱自己受到極大的冒犯,他會立即得到一個媒體舞台,讓他好好抒發(或抗議)一番,但其他成千上萬的廣大群眾卻得不到這樣的機會,因為媒體覺得他們很無聊,除了常識以外變不出什麼新把戲。

就連過去已證明自己具有智識和價值的領袖,在促成一個決定時,也難保沒有人發出威脅或索求,聲稱自己有一天可能會被冒犯。我們聽到那些人大喊大叫地傳達自己的訴求:「我的信念是對的!跟你和其他人的信念一樣站得住腳!我不能被邊緣化!」

這些人中的許多人甚至會受邀上電視分享他們的信念──通常只是因為阻礙交通、打擾會議或在某人的公司正門搭帳篷等芝麻綠豆大的事情。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們的行為經常得到政府計劃的資助。如果仔細看,你會發現很有趣的一點:生活因此受到干擾的人,對他們抱持一種恆久的容忍態度。

但最令人不安的是(至少對負責任的父母來說),我們的孩子和青少年的思想中,會從中意識到一種危險的諷刺。年輕人在電視上看到成年人這麼做而出名、甚至得到金錢作為獎勵,我們的孩子們會不禁反思:為什麼自己這樣做,卻會受到懲罰。

可悲的是,在我們當中正逐漸被邊緣化的,卻是睿智的聲音。我們的沉默允許了那些任憑情緒隨波逐流的愚昧之人放大了這些聲音—而且我們自己也越來越容易成為那樣的愚昧者。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從根本上來看,「真理」彷彿變成一種可塑的概念,會依據一個人當下的感受而定義(和改變),這是個偏差的觀念。當我們的文化大步朝著這種相對主義前進,人人都覺得自己需要「絕對的寬容」,那我們之中會出現很多不寬容的人也就不意外了。

你可能也已經注意到一件事:不寬容的人容易覺得自己被冒犯,而被冒犯的人往往會非常、非常生氣。這是許多方面的社會問題。首先,受到冒犯的人心中會滋養出更多的恨意,久而久之就變得越來越躁進、憤怒。然後,我們大家都知道,憤怒的同胞是我們當中最沒有效率的一群人。

憤怒的人不會成為優秀的員工,也不會成為優秀的雇主。憤怒的家長教養出憤怒的孩子,憤怒的老師則無法啟發或鼓勵學生。憤怒的醫生會犯下一連串的錯誤,憤怒的執法者則會變得狂熱、失去公正。憤怒的隊友會害全隊受罰。

令人不安的事實是:無論社會中憤怒的群眾數量有多少,當他們崩潰時,其憤怒與內疚的重量卻只會壓在無辜的群眾身上。

我們繼續看下去之前,再讓我說明一下:我不知道有什麼其他的小事情,會像「受到冒犯」一樣具有如此多的負面能量。這可能是因為發怒影響了很多其他人。發怒的開端就像其他每一件事情一樣,都循著「蝴蝶效應」的軌跡。然而,當形單體薄的蝴蝶間接釀成了發怒的後果時,這憤怒的翅膀可是有如七四七機翼一樣龐大啊!

如果有一天,你需要向一位親愛的人開導小事情(例如受到冒犯)造成的嚴重災害,下面是三部分的剖析,通通和受冒犯有關。如果你願意,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你大聲唸給你的家人聽(是我的話會馬上就這麼做)。

當你在氣頭上時,是很難阻止自己繼續發脾氣的。但是,在家庭和工作中,如果你對旁人能夠多一點理解和責任心,你就可以完全避免發怒。如果你做得到的話,那更應該去做。

原則一:我們可以選擇

在生命如此廣袤的格局裡,發怒實在是一件再小不過的事情。

我們可以選擇被冒犯,也可以選擇不要被冒犯。真的就是這麼簡單。但不一定容易做到。這很簡單,而且完全就是在我們控制之內的一個選擇。

我們可以選擇不安、選擇怨恨,也可以選擇浪費時間、浪費體力、排斥機會、在職涯中停滯不前,甚至選擇毀掉終身關係。就憑著自己的選擇。或者我們可以選擇長大、大笑、聳聳肩、忘記它,然後繼續前進。

我們可以選擇不讓別人的選擇和行為來主宰自己。

原則二:不能逼迫別人認可你的信念

如果有人說:「我的信念絕對是對的!跟你和其他人的信念一樣站得住腳!」請認清這種聲明的本質:幼稚、不實,而且很容易被推翻。成熟的人明白,他們有權抱持自己的立場,但無權聲稱這是事實。

雖然你可以自由地相信任何你想相信的東西,但你不應該期待、更不應該逼迫其他人認可、尊重或資助一些沒根據的事情,只因你相信。你可以相信樹有感覺。如果你選擇相信,那麼你也可以相信它們會一起跳舞或是相互交談。你可以由衷地相信,然而在現實中,這只會使你由衷地出錯。

也就是說,請理解一點:如果你想要相信樹木可以相互交流,請便,我們大多數人並不在乎。但是,如果你聲稱,因為你這樣相信,所以我不能在自家院子裡砍下一棵樹,那麼我們就該好好談談了。

接下來,如果你成功說服了世界人口中的百分之十相信樹木之間可以相互溝通,然後,因為你和你的團體都這樣相信,我們其他人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使用我們自己的財產、每個人都需要支付額外的稅金才能使用木製家具、木材公司未經你的許可就不得砍伐木材......我相信你已經看出來了,這種想法會把一整個國家的民眾帶往什麼方向。

說到這裡我擔心你還不明白為什麼這是一件大問題(雖然這可能性微乎其微),且讓我一錘定音,把話一次講清楚、說明白。

大多數美國人從來沒有想過去威脅任何人、妨礙交通,或是擾亂會議進行。大多數的人,都是講理的人。講理的人有一個特徵,就是他們通常認為大多數其他人(即使是與樹木對談的人)都是講理的......

正因為大多數美國人是講理,因為他們認為其他人的反應和行為也是合乎道理的,所以他們總是非常寬容。他們很有耐心地將自己對理性行為的期望,投射到與樹木對談的人和被誤導或被欺騙的人身上。所以講理的多數人表現出的仁慈和對狂信者的容忍,無意間創造了一種非常危險的文化寬容:這些與樹木講話的人,他們完全以情感為出發點的信念,竟然和講理的多數人對社會和未來所抱持的原則信念,有同等的價值。

我們能預見一個毀滅性的後果,因為這兩個信念根本不能拿來比較,也不該有「兩個信念的價值相當」這種結論。在這樣的情況下,來自其他講理者的通融式寬容,導致集體性「放任不管」的決定,事實上是很沒有建設性的,一點也沒有。不幸的是,大多數講理的、有為的群眾,無意間將領導權放在一個他們私下認為是白癡的小團體手上,下場就是白痴把大家帶進了死胡同。

這一連串鬧劇的結果就是,放任白癡所造成的損害,現在要歸咎於講理、有明智作為的多數人。

這是不能忽略的事實。為什麼?因為實際上大多數人允許了一個極不寬容的群體欺負和操縱自己,然後做出他們已經知道的錯誤決定和行為。

原則三:「感覺」是一個危險的謊言

發怒會引起一種感覺。只有一種感覺:一陣情緒混亂。在你生命的整個過程中,每件事情都會是重要的。請永遠記住,你與生俱來的意志力,比你的情緒更強大。不管你的感受如何,你都可以選擇你的應對方式。

如果你對周遭稍微有一點關注,你會看得很清楚:我們生活在一個越來越痴迷於人們感受的世界中。

例如:公司為了五萬名員工中的十七位的感受,而改變政策影響了所有員工。有一個國家成立的部分原因是保護人們敬拜神的自由,但現在這個國家要保護某些看到別人敬拜神會感到冒犯的人與他們的脆弱感情,而削減了敬拜神的自由。又譬如大搞文字獄—一個笑話可以讓你被解僱。你越來越有可能被逮捕,卻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或者你不同意自己做的事情是錯的)。

當你思考「感情用事」這整個問題時,你想知道最糟糕的部分是什麼嗎?你想知道這個沒人想大聲戳破的、聽起來很嗆的秘密嗎?

這是個謊言。

是的,我們整個社會把「感覺」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來關注,這是一個危險的謊言。這是一個已經大大損害了一代人前途的謊言,甚至還有可能破壞我們國家的結構。

雖然多如牛毛的法律和規範都是為了保護我們的感受,但你也知道,除了我們的至親或好友,沒有人真心關懷我們的感受。別人可能發誓說他們在乎—他們甚至可以說服自己「去在乎」—但他們沒有。他們的真面目是:他們只關心我們的「行為」。

這是世界一直以來的運轉方式,而且會持續這樣運作下去。別氣餒。但是,你一旦接受這個想法,就能以一種自己從未有過的方式了解真相。你將得到改變人生的選擇。

你想不通這點,就永遠得不到這個選擇。

這不複雜,就只是一個事實。想想人際關係網絡或國家經濟體系吧!根據每個人的感覺,這兩者都不會積極或消極地發揮作用,但實情卻恰恰相反。人際關係網和經濟體系,都是由我們的行為方式—也就是我們做的事情—而推動的。

我再強調一次,你不應該感到特別驚訝。你的生活一直以這種方式運作。從你小時候開始,你的生活中就沒有一件重要的好事是由於你的感受而發生的。任何快樂的事情,都是你選擇如何應對而產生的紅利。

咀嚼一下其中道理吧。每一個喜歡你的男孩或女孩,每一位姑且相信你的老師,每一位對你說「恭喜你入隊」的教練──沒有一個與你的感覺有任何關係。

當你邁入青少年時期,你的隊友是否為了讓你感覺好一點,而陪你打一場比賽?你的父母是否曾因為你受罰的感覺很差,為你放鬆家規? 你念高中時,是否有老師知道七十分會讓你傷心,所以都給你九十分?

然後,你長大了。有什麼改變嗎?沒有。

到今天為止,可曾有一位雇主與你面試時突然喊停,問你:「如果我給你工作,你會感覺如何?」當然沒有。你是否被接受,你得到的機會和你的財務狀況,都只是財務報表的一部分,這個報表會根據你具體的工作方式──你做的事情、你怎麼應對──而上升或下降。

我要說的重點是:關於你是否被冒犯這回事,完全是你可以控制的。你可以選擇被冒犯,或者選擇採取行動。

你可以被冒犯,但你也可以開朗起來。你可以檢視自己的感受,但你也可以檢視自己如何對待他人、你已經成為什麼樣的人,還有人生過程中已經完成的成果。

覺得被冒犯,就是一件這麼小的事情。但是當被冒犯的感受日積月累,就會養成一顆可怕的原子彈。放任它,它造成的損害(很快而且會與日俱增)將遠遠大於你一開始以為或相信的規模。

相關書摘 ►大家都用錯的方式做事,像是香蕉皮該從哪一端剝起

書籍介紹

《小事人生學》,啟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迪.安德魯斯
譯者:郭騰傑

想要有成就與美好生活,你該做的是關注小事的力量。

在面對「人生的遠大願景」以及「生活的細微小事」時,很多人選擇了專注前者而忽略了後者。其實,事實正好相反,能夠改變一切的,是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如同歷史上最偉大的構圖「蒙娜麗莎像」,達文西在作畫時,選擇的筆刷是他此生用過最細小的一支!

以說故事見長的安迪,最擅長用趣味小故事帶來增益人心的成功原則。本書是他對待生命和工作的方針,也是他首次披露了他用來培訓和輔導世上最成功的公司、團隊和個人的獨家訣竅。

他在書中多次舉例證明,事情成功的訣竅就是專注於增加自身價值的小事上面。只要對周遭的小事敞開自己的心思與精神,每一件小事都將成為前往大局的跳板!

小事人生學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啟示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