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芬蘭這樣教》:認真玩遊戲,就會真的影響生活習慣

《像芬蘭這樣教》:認真玩遊戲,就會真的影響生活習慣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孩子玩真的」策略不必像「我與我的城市」那麼有野心,你不必真的在教室設置各種商店,規模可以小到只是用真的針線練習縫紉。這項活動的目的,是在課堂中提供真實的目標,讓學生在學習時充滿喜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提摩西.沃克(Timothy D. Walker)

讓孩子玩真的

早上九點四十五分,一小時後,遊戲就要正式開始。八十個芬蘭六年級學生緊張地站在六千平方公尺小型城市的各個辦公室中。這個城市有自己的市政府、雜貨鋪和銀行。許多孩子交頭接耳,比手畫腳地說個沒完,在簡短的介紹中適應著這個不尋常的學習環境。每個學生都有被指定的工作(例如:記者、行銷或清潔工)、有自己的辦公室,學生得待在裡頭工作,直到下午一點二十五分為止。

過去幾週,這些六年級學生在課堂中為這一天的活動做準備,研究主題包括創業、職場生活、公民權和經濟。在他們的辦公室裡,這些十二、三歲的孩子在平板電腦上謹慎地確認自己的行程表和專業責任,受過訓練的成人則在現場提供協助。於此同時,他們的教師則輕鬆地坐在一旁,或是到迷你城市的咖啡館喝杯咖啡,觀賞著這一切過程。

第一節課在十點四十五分開始,迷你城市運作了起來。每筆生意的獲益和名聲都受到試煉。有些孩子拿到一張銀行卡,可以自由活動或買東西。大部分的學生則是一開始就得工作:老闆得支付員工薪水(經由數位銀行系統執行)、和城市的能源與廢物回收公司取得聯絡、其他專業人員進行客服工作。八十個孩子玩著角色扮演,整個城市都活絡起來了。

這個學年裡,超過七○%的六年級學生參與了類似的活動。這個計畫稱為「我與我的城市」(Me & MyCity),在芬蘭有越來越受歡迎的趨勢,從二○一○年八百個六年級學生首次參與實驗,到現在每年有四萬五千個學生參加。計畫中總共有八座迷你城市,由芬蘭經濟資訊組織(Economic Information Office,擁有七十年歷史的非營利組織)舉辦,經費來自教育與文化局(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Culture)、地方政府、私人基金會以及十幾家芬蘭企業。這些贊助機構在迷你城市中同樣參與實際運作。

認真玩遊戲,就會真的影響生活習慣

雖然「我與我的城市」的創意受到全球讚譽,但這個芬蘭學習模式其實有一部分受到美國「商業城市」(BizTown)的啟發,「商業城市」是由美國著名的青年組織「年輕人成就」(Junior Achievement)發起的。本書前言作者派西.沙爾伯格認為,芬蘭經常借用美國的創意教學法,延伸發展,在全國執行,但我們為什麼沒有將自己有創意的學習概念加以延伸發展呢?我為此寫信向沙爾伯格請教。

沙爾伯格在回信裡告訴我,差異在於全國教育政策:「在美國,學校董事會有權做任何決定。」沙爾伯格說:「芬蘭有很清楚的、已取得共識的國家教育政策,為整個教育系統訂定優先順序、價值、主要的方向。」最終,提供全國教師足夠權限來執行「我與我的城市」的點子。

根據二○一六年八月歐洲經濟教育協會(Association of European Economics Education)研討會的研究,「我與我的城市」學習效益非常驚人。在這項新研究中,大約有九百位芬蘭六年級學生完成了一項(事前和事後)選擇題調查,測驗他們對經濟的理解和(據他們宣稱)儲蓄習慣。問題類似:「圖書館是公眾服務,它的經費從何處來?」根據調查結果,主導研究的瓦沙大學(University of Vaasa)經濟學教授帕奴.卡米(Panu Kalmi)做出結論,參與「我與我的城市」確實可提高學生對經濟的理解。卡米說,這些學生從「我與我的城市」獲得動力,事實上,研究者發現,在這項活動之後,有更多六年級學生對儲蓄產生興趣,儲蓄行為也增多了。

在模擬城市求職,同樣得先面試

蒙娜.帕拉南(Mona Paalanen)去年在赫爾辛基教六年級。她在最後一封回覆我的信上說:「我的學生從中(「我與我的城市」)得到非常強的動力。」帕拉南宣布參與計畫之前,她的許多學生已經聽說過這項活動了,難得一次她不需要激勵學生完成功課,因為他們都超級期待。對於帕拉南和她的班級而言,最令人興奮的一刻,是活動前進行的工作面試。這個計畫鼓勵教師為學生面試。她和學生一個一個地面談,針對他們想在迷你城市扮演的角色提出問題。面試之後,她的學生取笑她「真的很嚴格」、「面試過程超可怕的」。那一天,一位家長寫電子郵件給她,詢問女兒是否可以在電話上進行面試,因為面試當天女兒請病假沒去學校;還有個學生極度渴望得到市長的職缺。帕拉南告訴我,這位學生投入的決心讓她贏得了這份工作。

我和其他體驗過「我與我的城市」的芬蘭教師討論過後,彼此共同的收穫是:參與此項活動後,學生充滿了學習動機。因此,不論是在一般課堂中,或是在那六千平方公尺的學習空間裡,學習效果都大大提升了。當我的學生參與計畫時,我也有同樣的感想。那個眾所期盼的重要日子到了,學生們既緊張又興奮。我在一旁看著他們像小大人般的在各行各業工作、充滿熱情,全身上下散發自信的光芒,這情景讓我感到非常驕傲,但並非每個人都很順利。至少在其中一組裡,員工合作有過一次大崩盤。這問題並不容易解決,但這確實是一個在現實工作中可能遇到的狀況,也正是所有學生可以從中獲益的學習,因為他們將來都會進入現實世界的職場。

整體來說,「我與我的城市」對我的班級是一個特殊的經驗,看起來像是慶祝和運用他們的學習。當課堂學習反映出現實狀況,孩子便比較能夠看清學校課業的目標與意義。

身為教師,我認為我的專業學習和工作直接有關。當我學到如何改善教學,心中便會感到喜悅。我知道許多教師(包括美國、芬蘭及其他地方)也和我一樣受到專業目標的驅策,但我在學校卻常感到失去連結。教師能在課堂上感到強烈的目標與意義,學生卻不見得如此。比起職場上的成年人,孩子對於真實世界的連結其實更為清晰。在教書生涯中,我始終明白這個道理,我也曾試過幾次,讓學生的學習更有目標與意義,但我必須承認,我自己也常覺得迷惘(因為我總無法順利連結起課堂和現實世界)。

讓一年級生拿針線、木工課用噴火槍焊接……

以前我認為,告訴學生某項學習的理由就夠了(例如:某個數學概念),但是他們不了解學習的重要性,而我的諄諄教誨也很少能夠滿足他們。所以,我需要好的模範,讓我看到如何把學生的學習帶出真實感。幸運的是,除了「我與我的城市」這項活動外,我在芬蘭教室裡也見證了幾個有力的做法。

有一次,我走進寶拉.哈巫的一年級課堂,看到小朋友拿著真的針線。環顧四周,竟找不到寶拉,那場面令人感到非常緊張。最後我終於看到她坐在小桌子旁,指導一個小孩縫紉。這些學生會使用真正的針線讓我印象深刻。不過,她看起來對這堂課有一點不滿。事後我詢問寶拉,她承認自己有些後悔,她選用的縫紉針不夠尖銳。

在這間教室中,我沒看到金髮小男孩用針當作劍來玩耍,他們正確使用針線學習縫紉。對許多教師(包括我)而言,在教室使用真的針線可能過於冒險,但寶拉顯然創造了更真實的學習脈絡,讓學校的學習更有意義。

我在木工教室也看到類似的現象。木工教室(一般教室的三、四倍大)就像木匠的工作室。某個下午,我有事要找教木工的同事,基於好奇心,我在教室裡逛了逛,看看學生的工作做得如何。在教室一角,我看到一個學生正在焊接——他戴著護目面具,手上竟拿著噴火槍!

木工教室的樓上兩層是家政教室,有廚房、大刀、冰箱和用來洗圍裙的洗衣機。這又是一個奇怪的學習環境。我在赫爾辛基教書的兩年之中,去過家政教室好幾次,每次都看到學生專注地投入工作。我認為,這和家政教師賦與學生自由有關(孩子必須自行負責準備一切),但我更相信還有其他元素。

我認為,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學生工作的目標很清楚。這些青少年學習烹飪,這項技藝將陪伴他們進入成人生涯。這個重大意義使得學生在學習(相較而言)無聊的任務(例如洗碗、擺桌子、洗衣等)時,有了更具體的遠景。

在一個芬蘭幼稚園大班裡,我看到孩子用假的冰淇淋和假錢管理商店。確實,如果教師提供學生真的錢和真的冰淇淋,一切會更真實。但我認為這個不太需要過多準備的活動,便確實地連結了數學課程和真實世界。(這家幼稚園的一位大班教師告訴我,他們偶爾會帶學生去附近的冰淇淋店,用家長提供的錢買冰淇淋。)

「讓孩子玩真的」策略不必像「我與我的城市」那麼有野心,你不必真的在教室設置各種商店,規模可以小到只是用真的針線練習縫紉。這項活動的目的,是在課堂中提供真實的目標,讓學生在學習時充滿喜悅。

相關書摘 ▶《像芬蘭這樣教》:下課時間的主要目的是讓孩子的大腦休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像芬蘭這樣教:快樂教、快樂學的33 個祕密》,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提摩西.沃克(Timothy D. Walker)
譯者:丁凡

在台灣教書,每天趕進度、拚成績,回家還得備課……你,也累了嗎?本書作者沃克是美國教師,同樣曾被教學壓力逼到超崩潰,直到2013年隨著妻子遷居芬蘭,並於當地小學任教,才重新看見希望。四年多來,沃克憑藉過去在美國的教學經驗,與芬蘭學校兩相對照,歸納出5大重點,以及33個快樂教、快樂學的實用策略,可套用在任何課堂,甚至另一個國家的教育體系,絕不是只在芬蘭適用:

首先,於課堂內外營造幸福感

  • 充分休息、準時下班(每天6小時),教學或學習者都更有動力:在芬蘭學校裡,老師和學生每個小時都有15分鐘的休息時間。老師都在休息室喝咖啡、聊天、翻閱雜誌,理由只有一個:讓大腦休息。
  • 教室空間營造,同樣力求極簡:空白牆面越多,學童就越能保持專注;此外,芬蘭超注重空氣流通,室內多一個學生都不行,為什麼?
  • 想讓孩子更親近大自然,可以分三階段進行:走出戶外之前,先把大自然帶進教室裡。你可以怎麼做?

接著,打造歸屬與自主感,把樂趣帶進學習裡

  • 想凝聚學生向心力,你得強化班級裡的歸屬感:每天早上可和學生握拳互擊、握手、拍掌,藉此培養默契。這麼做不但能讓孩子覺得自己受到重視,還能預防霸凌問題。此外,芬蘭教師認為,開學頭幾天最需要保持鬆散,為什麼?
  • 自主是學習的最大樂趣——就從讓學生自己上下學開始:教師從一開始就給予自由,提供更多低風險的學習機會,例如:閱讀一本超過孩子閱讀程度的書,或是解決極為複雜的數學問題。
  • 芬蘭也用教科書上課(極少開電腦)、期末照發成績單,卻仍讓學生享有高度學習自主權,怎麼辦到的?

最後則是心態調適,你得擺脫競爭心,以「互助成長」為目標

  • 芬蘭教育鼓勵學生(教師也需要)追求「心流體驗」,而非競爭:當人們極度專注,自我就會消失、時間快速流逝,致力做出最佳表現。
  • 教師之間也可互助合作,藉此培養豐足的世界觀,例如:偶爾邀請具有某領域專長的教師到班上講課,向專家學習。此外,面對來自上級、家長、學生的挑戰,做老師的更得「臉皮厚一點」,以專業人士自居,怎麼做?

不同於以往的芬蘭經驗書籍,本書不談教育理論或教養觀點,提供立即可用的實際做法,任何國家、所有課堂都適用!現在就透過這33個課堂策略,體驗芬蘭教育帶來的樂趣與改變。

像芬蘭這樣教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