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那麼發達,為什麼瑞士人還願意每年拿出一萬元支持「公共媒體」?

網路那麼發達,為什麼瑞士人還願意每年拿出一萬元支持「公共媒體」?
Photo credit: Reuters / imag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者認為,如今網路和社交媒體資源豐富,人們有權力選擇自己要接受哪些資訊,公共媒體税已經不再符合時代需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瑞士,每戶家庭每年必須繳納台幣1萬多元的「公共媒體税」,四分之三的税金會被撥給瑞士的公共電視廣播集團,4日,瑞士針對是否要繼續收税進行公投,結果有超過70%的選票投給了支持續收「公共媒體税」。

該國年銷售額超過50萬瑞郎(約台幣1,567萬元)的企業,必須根據銷售額的多寡,每年繳納365瑞郎~3萬5,590瑞郎(約台幣1.1萬~111萬元)不等的「公共媒體税」,而每戶家庭每年也都必須繳納451瑞郎(約台幣1萬4,138元)的公共媒體税,這樣的收費在歐洲屬第二高,僅次於挪威。

這些稅收大部分約有四分之三會撥給國營的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 SSR),另外一小部分用於資助一些同樣提供公共內容的私人廣播電視台。

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提供瑞士四種官方語言的廣播內容,包括德語、法語、義大利語及羅曼斯語(Romansh),也經營許多地區性電視台和電台,還有對外廣播的國際廣播電台,除了收税外,瑞士當局還允許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有限度的接受商業廣告和贊助。

支持者:有了網路,誰還需要公共電視、公共電台?

日前,右翼的瑞士人民黨和中間偏右的自由民主黨青年派提出「廢除公共媒體税」的提議。提出從2019年1月1日開始,全面取消廣播電視公共媒體税,並禁止瑞士聯邦在和平時期對廣播電視進行資助。4日,瑞士國內針對「是否廢除公共媒體税」舉辦公投。

支持者認為,如今網路和社交媒體資源豐富,人們有權力選擇自己要接受哪些資訊,而不是被迫為他們完全不需要的服務繳税,對他們而言,公共媒體税已經不再符合時代需求。

提出動議的人也強調,取消收聽收視税後,將迫使公共廣播和公共電視提升競爭力,公共廣播和公共電視仍然可以透過廣告和訂閱存活,不會就此滅亡。取消公共媒體税後,還會讓電視廣播界具活力。

反對者:我們需要素質優良的公共媒體

但反對者擔心,廢除公共媒體税,幾乎代表公共媒體的末日。反對者認為,瑞士作為人口只有840萬的小國,視聽市場非常小,如果沒有國家資助,媒體幾乎無法生存,廣播事業將可能被外國電視台控制,未來媒體素質堪憂。

此外,取消公共媒體税,瑞士的多元文化也可能跟著瓦解,缺少國家的資助,媒體只會「向錢看齊」,不再有電視台、電台願意製作以少數族群語言為主的節目(在瑞士,2/3的人以德語為主、20%法語、6.5%意大利語還有0.5%人羅曼斯語)。瑞士銀行執行長塞爾吉奧埃爾莫蒂(Sergio Ermotti)就反對這項提議,他們表示瑞士財富的絕大部分集中在德語區,如果廢除國家財政支持,節目將越來越傾向德語區的觀眾。

此外,反對者也擔心,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擁有大約6,000名員工,是瑞士最大企業之一。瑞士廣播電視集團若倒閉,瑞士國內經濟也將遭受嚴重衝擊。瑞士廣播電視集執行長馬爾尚(Gilles Marchand)也警告,若取消公共廣播徵費,集團將會逐步取消各項節目製作並遣散員工。

瑞士國會和聯邦委員會也反對廢除公共媒體税,但計劃改革現有收費方式,2019年起將家戶公共媒體税減至每年365瑞郎(約台幣1萬1,443元),企業的公共媒體税則不變。

7成選票願意支持公共媒體

由於這項提案涉及憲法更動,因此,需要超過一半的瑞士公民和瑞士一半以上的州支持,才可能成立。民調顯示,約65%的瑞士民眾反對廢除公共媒體税。但最後,有71.6%的投票者反對廢除公共媒體税,而瑞士所有州也都反對。

瑞士聯邦委員多麗絲洛伊特哈爾德(Doris Leuthard)在投票之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54.4%的投票率和71.6%的高反對率,證實我們的民主非常進步,結果顯示,我們的民眾願意為了公共媒體付費。」

瑞士廣播電視集團同時也聽到了批評的聲音,集團執行長馬爾尚表示,未來集團將進行改革,並具體落實三個重點:實施節約計劃;將工作重點集中在新聞、文化和數位化上;加強與私人媒體的合作。

由於瑞士政府財政的絕大部分需要由國民每15年投票決定,因此除了針對公共媒體税進行公投,這一天瑞士還通過公投決定,未來的15年內,聯邦能繼續收取直接稅和增值稅,84.1%的選票支持該動議。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