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信民調,不如補強民調

盡信民調,不如補強民調
圖為2014年首度當選台中市市長的林佳龍|Photo Credit: 林佳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調對民主政治的影響越來越大,有心人士也越來越透過民調來影響政治,我們更應該養成對民調的批判與識讀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余固台(台大研究生)

民意調查已經成為民主政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從施政滿意度、選舉當選機率、甚至到各政黨的初選,都常以「全民調」的形式來進行。然而最近這幾年,民意調查已經開始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質疑,民調結果與實際結果的誤差也越來越大。

首先是抽樣方式的誤差。由於目前各大民調機構所進行的電腦輔助電話訪問系統(CATI)抽樣調查,還是以市內電話為樣本進行隨機抽樣,因此只有接得到電話的民眾(通常為長者)才被統計在民調當中,上班或只使用手機的年輕人無法接到電話,造成意向在民調中無法估測。在世代之間的認知有所落差的情況下,民調結果與實際結果的差距便越來越大,遠的從2014年縣市長選舉,事前評估朱立倫十拿九穩大勝游錫堃,最後卻只小贏三萬票,國民黨意料之外的大崩盤;近的如英國脫歐公投,事前民調總顯示英國會留歐,結果卻出人意表的脫歐,都是明顯的例子。

其次是機構效應的誤差,明明是相同議題,在不同機構所進行的民調結果,亦有可能產生不同。例如《中國時報》與《自由時報》,即使針對同一件議題,也可能出現南轅北轍的民調結果;更有甚者,某些機構所進行的民調,實際是為了某些特定政黨保駕護航。君不見「台灣世代智庫」或「美麗島電子報」,一向被認為親綠;「台灣競爭力論壇」,一向被認為親藍。如此產生的民調又有什麼參考價值?或許就只是為了操作輿論,影響真正的民意罷了。

諷刺的是,這些機構效應的民調常還被有心人士刻意操作,國民黨台中初選時林佳龍與綠營屢屢做些策略性民調,結果盧秀燕還刻意引述這些民調,標榜完勝江啟臣,這就是一種理性抉擇之下的另類賽局,結果當然不言而喻。

最後是民意與真實之間的落差:民調不僅可以操作民意,現在還可能操作候選人。

由於已經有政黨將「全民調」納入初選機制中,而且沒有有效的誠信機制,使得不同政黨傾向的民眾,可以透過支持對方陣營較弱的候選人,讓他在初選中勝出,進而讓己方陣營取得有利地位。君不見當初國民黨總統選舉,獨派人士跟PTT網友在網路上號召「堅定挺柱」,讓洪秀柱「破磚」成功,但在初選過後實際民意卻直直落,最終落得「換柱」、國民黨空前大敗的下場?

民調對民主政治的影響越來越大,有心人士也越來越透過民調來影響政治,我們更應該養成對民調的批判與識讀能力。對於輕信民調,將「全民調」納入初選機制、甚至是初選機制唯一標準的政黨來說,能不慎乎?

AP_48540034023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每個政黨的文化有所不同,採用民調制度時決策者必須謹慎思考,民進黨當初採用全民調是為了解決人頭黨員的「必然之惡」,因為在剛解嚴的那個年代,民進黨唯有透過人頭黨員模式才能快速發展基層組織,其後也需靠全民調的制度解決諸多相關弊病。當民進黨採用全民調行之久遠後,已經高度制度化並且成為為黨員共識,甚至綠營支持者還有餘力進到國民黨初選的場,操作「挑對手」的策略。

相形之下,國民黨本來本身就擁有傳統的基層組織,其政治文化屬性較為保守,成員不太願意表達政治傾向。當民調用取樣抽到都是年齡層偏高的支持者,再加上綠營選民干擾,民調的信度與效度必然產生偏誤,為避免初選屢屢重蹈過往的各種覆轍,適時恢復部分的黨員投票、設定排綠機制以及針對年輕選民進行加權,都是可行的補救辦法,值得謹慎思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