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元裕二《四重奏》腳本書:三十世代男女四人,在輕井澤別墅開始共同生活

坂元裕二《四重奏》腳本書:三十世代男女四人,在輕井澤別墅開始共同生活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女四人,在「偶然」的邂逅下,展開了一段輕井澤別墅裡的共同生活時光。面對停在緩慢的下坡道前的人生,四人以組成「甜甜圈洞四重奏」繼續有洞的故事。

文:坂元裕二

【編按】本文為劇本,對話以人名+「」表示、描述人物動作以()表示、其餘場景描述則以一般內文表示之。

【第1話】

一、去年十月左右,在鬧區的一角(夜晚)

世吹雀(30歲)從背上將大型樂器盒卸下,取出有些許刮痕的大提琴。
坐在摺疊椅上,將大提琴抱在胸前。
手中拿著三角形包裝的咖啡牛奶,啜了一口。
想著該開始了,輕拍了下琴身,演奏起卡薩多的《大提琴無伴奏組曲》。
儘管過往行人並未駐足傾聽,小雀絲毫不受影響地繼續彈奏。


演奏結束後的小雀,繼續喝她的咖啡牛奶。
擺在地上的大提琴盒裡只有大約三百圓的零錢。
正準備收拾,面前有隻手伸了過來,握著一張摺起來的萬圓鈔。
小雀將視線往上抬,看到了卷鏡子(66歲)。
小雀雖然覺得納悶,還是向對方點頭示意,打算將錢收下。

鏡子「世吹雀小姐對吧?」

鏡子有點緊張還有些許不安。

小雀「(帶著警戒,嘴裡咬著咖啡牛奶的吸管)……」
鏡子「我有份工作想委託給妳」
小雀「(點頭回應)如果是演奏的話,哪裡都……」
鏡子「不。」

(鏡子用微顫的手在束口小物袋中搜了一會,拿出一張照片。
小雀看了一眼,是身著禮服、手持小提琴的女性〔卷真紀〕的半身照。)

鏡子「要給妳的工作是和這個女性做朋友」
小雀「(覺得詭異,一邊吸著吸管)」

(早已喝光的咖啡牛奶包裝就這樣被吸扁了。)

二、現在,市內某高級公寓前(白天)

雷聲轟轟作響,天空下著傾盆大雨。
卷真紀(36歲)站在公寓入口前面。
手裡揣著樂器盒並用大衣護著。
一台廂型車駛來,正好停在門前,別府司(32歲)匆匆忙忙地下車。
他將副駕駛座的門打開,輕輕點頭致意。

「小提琴沒濕吧?」

(真紀將琴盒從大衣裡拿出來看了看。)

真紀「沒濕(很小聲地回應)」

三、碓冰交流道

雨已經完全停了,廂型車正開在山路上。
阿司坐在駕駛座,真紀坐在副駕駛座上。

四、輕井澤車站前面

駛過輕井澤車站前的廂型車。

「冬天的輕井澤也挺好的,只是一到十點,商店就都關了」

五、道路

車子開過商店街,經過了網球場還有教堂。

「別墅在舊輕井澤裡面一點,是我祖父的,琴聲再響也沒關係」

(真紀打了個哈欠。)

「抱歉,我一個人說個不停」
真紀「(搖了搖頭)我昨天太緊張了沒睡好」

(真紀的聲音很小,阿司側耳傾聽。)

真紀「看了影片後,就更睡不著了」
「影片?」
真紀「小鴨子一隻接一隻掉進排水溝的影片」
「真的嗎?(說著一邊苦笑)家森和小雀也都很期待妳的到來」

六、往別墅的路上

正在行駛的廂型車。

「我覺得(微微轉頭)這是命運。妳看,我們偶然在東京的KTV相遇」

(真紀的回想,在東京KTV的店內。
揹起樂器走出包廂的真紀。
真紀準備走出走廊,兩側並列的三扇包廂門同時打開,走出來的女性〔小雀〕
男性〔阿司〕、男性〔諭高〕三人的背後身影。
大家全都揹著樂器。)

司的聲音「而且四個人還都是演奏家,小提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
「這樣當然只有組成弦樂四重奏了。我們絕對會是最棒的四重奏」
真紀「絕對……」
「(聽不清楚)什麼?」
真紀「聽說人生中有三種坡道」
「三種坡道。嗯」
真紀「上坡道、下坡道(正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前方的路上,家森諭高〔35歲〕正揮著手
阿司看到,踩了煞車,將車停下。
諭高不知為何地熱情抱住他身旁揹著背包的年輕女性,還親了對方一下。)

諭高「掰掰」

(諭高打開廂型車後座車門後坐了進去。)

諭高「(對著真紀說)妳好,我是家森」
真紀「(點頭回禮)」
「剛剛的女生是誰啊?」
諭高「一個人旅行的大學生,找我問路」
「只是問路而已?」
諭高「嗯?(有什麼問題嗎?)」

七、別墅.前方

(阿司和諭高從停好的廂型車下來。)

「不僅是周末,平日也要嗎?」
諭高「一起生活的話,不也可以培養我們四重奏的默契嗎?我要一直住在這裡」

(真紀下車後,看到正前方的別墅
一直盯著別墅的真紀。)

「就算說要住這裡,卷小姐是有家庭的人…… 」
諭高「別府,你講的maki,叫的是卷小姐的姓氏,還是名字啊?」(註:主角卷真紀的姓與名發音相同,都是maki。)
「呃,卷真紀,音一樣……」
諭高「那你叫的是?」
「(思考)我叫的是姓。(回到原先話題,對著真紀)住下來的話,妳老公應該會生氣吧?」
諭高「畢竟卷小姐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嘛」
真紀「(很小聲地說了什麼)」

(沒聽到真紀說甚麼的司和諭高,將臉湊向真紀。)

真紀「他說,就照我的意思」
「妳老公說的?」
真紀「他說,按照我自己的作風」
司.諭高「喔——(兩人微微地鼓掌)」

(真紀走著走著,因為高低落差,腳下一個不穩,扶了一下阿司的肩膀。
阿司內心緊張了一下。)

八、同(在別墅).一樓

(別墅的一樓挑高通風,有廚房、飯廳跟客廳,還有通往二樓的樓梯。
真紀、阿司和諭高進入別墅。)

「房間的話,一人一間,浴室有兩間,可以男女分開」

(三人注意到客廳的矮桌下方伸出的腳。
阿司和諭高馬上進入情況,走過去、兩人各抓一腳,將人拖了出來。
被拖出來的人是穿著睡衣在睡覺的小雀。)

「小雀不管在哪裡都能睡著」
真紀「(很小聲地說了什麼)」

(阿司和諭高一臉困惑地將臉湊近。)

真紀「嚇到我了」
司.諭高「喔——」
諭高「昨天是睡在廁所」
「她很期待妳來呢」
真紀「(想著原來如此,小聲地叫著)小雀。小雀」

(阿司和諭高想著這種音量是叫不起小雀的。)

「(大聲)小雀!」
諭高「(大聲)小雀!」
真紀「(小聲)小雀」
司.諭高「(大聲)小雀!」

(搔了搔臉的小雀,睜開雙眼。小雀伸著懶腰並看向阿司和諭高。)

小雀「嗯?」
「卷小姐來囉」
小雀「啊(說完,回頭)」

(跟待在身後的真紀互相撞到額頭。咣地一聲,兩人發疼地向後仰。)

小雀「(呻吟著)!」
真紀「(小聲)好痛!」
「還好嗎?」
真紀.小雀「(點了個頭)」

(撫著額頭,小雀和真紀照面)

小雀「(害羞,微微地點頭示意)」
真紀「(害羞,微微地點頭示意)」
「那我就先帶卷小姐到她房間……」
小雀「(對著真紀,擺出拉大提琴的樣子)我現在去拿」

(小雀衝上二樓。)

「她才剛到而已……!」

(不過真紀也打開了小提琴盒)

「真是的——」


(拉小提琴的真紀、大提琴的小雀、小提琴的阿司還有中提琴的諭高,逐漸聚集。
或坐,或直接站著,有的來回走動,並一邊幫弓抹松香、拉弓、試音。)

真紀「(跟小雀說)給我一個A」

(小雀點頭,用大提琴起了個音。四人開始轉弦栓、音栓,調音。
大家分別拉一小音節,琴聲在房子裡回響。
阿司看了真紀一下,發現她停了下來。)

「(注意到)怎麼了嗎?」
真紀「我可能無法拉得很好」
「(微笑)這裡有專業演奏者經驗的就只有妳了。大家都另有工作呢」
諭高「妳是生性緊張吧」
「好像是看了小鴨掉進排水溝的影片後就睡不好」
諭高「應該要看一些能振奮精神的啊」
真紀「我也這樣想,所以又看了英超的十大烏龍球影片」
諭高「為什麼不是看十大精彩好球?」
「總之,先輕鬆試一下吧」
真紀「好」

(司、小雀和諭高把樂譜放好。
小雀興奮地抖了下身子,將襪子脫下放進口袋,光著雙腳。)

小雀「啊——來勁了」

(諭高把胸前的鈕扣打開。)

諭高「來勁?」
小雀「就是來勁」

(司擦了擦眼鏡,戴上。
真紀將左手無名指的戒指摘下,戴到右手無名指。
寂靜無聲中,諭高看向小雀,小雀看向司,司看向真紀。
四人,將樂器就定位。)

真紀「(呼,深吐一口氣)」

(以此呼吸為信號,四人開始彈奏。
勇者鬥惡龍序曲。)

九、超市.美食街

演奏著勇者鬥惡龍的《序曲》的真紀、小雀、司、諭高。
購物客毫不在意地用餐。
司忽地發現,只有兩名正在吃拉麵的國中男學生用手指著這裡,愉快地聽著演奏。
司用眼神向另外三人傳達。
四人,開心地朝著國中生彈奏。
國中生們高興地隨著音樂搖擺雙肩。
真紀,另外加彈一段升級版的樂句。

(上劇名)

十、別墅.一樓(夜晚)

(壁爐裡正升著火。
在廚房做著炸雞等料理的司和諭高。
在客廳,真紀正在將管弦樂曲史梅塔納(smetana molda)的《莫爾道河》(Vltava)改成弦樂四重奏的樂譜。)

真紀「(給小雀看一小節)妳覺得如何?」

(小雀,看了一眼,將身旁的大提琴拉近,邊看樂譜邊試彈。)

小雀「再簡潔些會好點」
真紀「這樣啊,好」

(司和諭高,聽到傳來的旋律聲,一邊跟著哼唱一邊將料理放到餐桌上。)

諭高「(對真紀她們)飯做好囉」


面對面坐著的四人。
餐桌上,以大盤裝的炸雞為中心擺著食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四重奏:坂元裕二腳本書,關於單戀、謊言,還有30多歲的灰階人生》,不二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坂元裕二
譯者:王思穎、張佩瑩

一個關於夢想,單戀,謊言,還有三十世代男男女女的故事。
日本最佳編劇——坂元裕二原創劇本

男女四人,在「偶然」的邂逅下,展開了一段輕井澤別墅裡的共同生活時光。面對停在緩慢的下坡道前的人生,四人以組成「甜甜圈洞四重奏」繼續有洞的故事。雪日裡的四重奏,譜出了男女關於未竟的夢想,愛情裡的距離,謊言交織的過往,一段愉快而寂寞的人生樂章。

「有志的三流,不過是四流。」

「二十幾歲時談夢想會讓一個男人發光,三十幾歲的夢想,只會讓他更慘澹。」

獲獎無數的四重奏,是坂元裕二近年嘗試的「會話劇」寫作——以大量對白、驚人的心理描寫、最低限的鏡頭邏輯,編造出細密的劇本結構。四重奏亦為無數「披著類型劇外衣的愛情劇」示範了推理、愛情雙線並行的腳本寫作,編劇如何在流暢的場景、動作說明下,以直指人性的對白與敘事為血肉,為觀者帶來一場戲劇饗宴。

劇終人散,我們好像又聽見了勇者鬥惡龍的《序曲》,站在雪地裡,抬頭看見陽光。小雀、阿司、真紀、家森四人的人生,還在生活中上演。

四重奏
Photo Credit: 不二家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