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教出殺人犯》(上)︰惡人就是來自「不正常」家庭?

談《教出殺人犯》(上)︰惡人就是來自「不正常」家庭?
Photo Credit: Kyod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認為,惡人之所以成為惡人,是因為他們的天性或背景都「不正常」,但善惡之間真的這樣壁疊分明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樣說可能很失禮,但我從很久以前就很想加入黑社會,因為覺得很酷,很想去劈友、講數。可是,在我成長的環境,要成為黑社會份子真的很難。並不是高聲吶喊︰「我想吸毒!我想劈友!我想行古惑!」就能如願的。常常說誤交損友,誤入歧途,我卻不知道要去哪裡尋找這些損友,連歧途入口的門邊我都摸不著。極目望去盡是正當人家的好孩子,個個安份守己,乖巧上進,連犯校規都要猶豫…

就這樣,我一直沒被邀過去索K、賣淫,就突然無風無浪長大了。在這樣的環境下,成為醫生或者律師相對上還容易得多。反過來說,一定也有些孩子很渴望「正常」的環境卻求而不得吧?浸淫在複雜的家庭、居住與學習環境中,「學壞」的機率會提高,這應該算是常識。

「不正常」才會產生惡人?

所以當我們想到犯下嚴重罪行的罪犯時,一般有兩種看法。一是這些人是天生腦袋有問題,是無可救藥的心理變態;另一種就是他們有家庭問題,比如說父母收入與教育程度皆低,因此疏於管教,甚至是父母死亡、離異、吸毒、有暴力傾向。問題家庭養出問題兒童,問題兒童長大變問題成人,自然也走上犯罪的路。

簡言之,一般認為惡人之所以成為惡人,是因為他們的天性或背景都「不正常」,所以才會滋生可怕的脫序行為。之前讀過出自「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犯人手筆的《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後,我這樣寫道︰

不論是日本還是台灣、美國,超越常理的隨機殺傷事件都一再發生。每一次我們都急於尋真相、下定論,兇手是精神病?反社會型人格障礙?是不是家庭破碎,曾遭受性侵、虐待或欺凌?我們總是急於鎖定一些不正常因素,劃出結界,假裝世界分為正常與異常、善與惡、美好與醜陋兩邊。然後判定,我們在這邊,他們,那些窮兇極惡泯滅人性的禽獸,在那邊。那個結界內的異常範圍。

確實,如果在善惡之間存在著一道清晰如柏林圍牆的邊界,世界可能簡單得多。我們只要堅決守護著自身正常的血液,並且義無反顧地討伐、懲處、排除失常者——就像網路上許多留言串的常客那樣——這個世界的邪惡就會減少,我們這些正常人將邁向更美好的未來。

「正常」家庭的殺人犯

雖然這樣可能比較輕鬆,但很遺憾,世界並不以這樣的邏輯運作。問題家庭的孩子或許犯罪率較高,可能從青少年時期就落入吸毒、賣淫、偷竊的迴圈,但從小偷小摸到殺人甚至連續殺人之間,畢竟還是相隔一段距離。

更重要的是,所謂的「正常」家庭也一再養出殺人犯。發生於2007年的千葉縣英語老師姦殺事件,犯人市橋達也家境優渥,父母是醫生,他本人也是大學畢業生。2008年轟動一時的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犯人加藤智大(文首圖中男子)的父親在青森的金融機構擔任管理職位,屬社會精英,其母也出身青森的名校,是家庭主婦,母親對加藤兄弟的課業和交友比較嚴格,但整體上還是屬於正常不過的家庭。

2013年,聯同朋友殺害父母、然後假稱父母失蹤並公開尋親的香港青年周凱亮,家境不俗,曾赴澳洲留學。2014年的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犯人鄭捷,同樣出身小康,報道指他家住豪宅,少年時期成績良好,習跆拳道,而且並不特別孤僻,曾當上班長、班代表。

還有前述的「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犯人原少年A。他的父母在他犯事後出版《生下少年A——父母的悔恨手札》,書中呈現的家庭基本上正常而平凡。原少年A在自白中對父母著墨不多,但從僅有的敘述看來,他的父母都算得上是溫柔、關愛孩子的人,孩子在學校闖禍時嘗試理解,並沒有先來一輪狂風暴雨的體罰。他也憶述幼時並不是大家想像的內向鬼,其實「比較喜歡在外面跟朋友野」,「差不多每天都在附近公園跟好幾個朋友一起踢罐子、抓鬼,玩到日頭西下」。可是,儘管如此,他還是在年僅14歲那年,奪走兩個小孩的性命,犯下無可饒恕的罪。

惡的黑盒子

這幾宗在港、日、台曾經震驚社會的兇殘案件,犯人似乎都是正常不過的年輕人,沒有任何一個出身在貧窮環境或破碎家庭。正如駱以軍在《肥瘦對寫》中的〈如果幹下那種事的是自己的孩子〉寫道︰「除非惡的黑盒子被撬開了,否則你永遠童話的相信你的孩子是那個柔軟的天使,是那個害羞的小孩,如那些法庭上的證詞『他是個很乖的孩子』。」

除非惡的黑盒子被撬開了,否則我們永遠相信這種出身的人是像你我一樣正常得無可挑剔的平凡人。已故臨床教育學家、《教出殺人犯》作者岡本茂樹曾針對犯下殺人罪或傷害致死罪的受刑人講授課程,其中大多案例的成長環境不佳,但也有少數犯人自認家庭環境很普通甚至富裕,雙親也溫柔。也就是說,就算避開造成兒童創傷的因素,也不等如孩子就會永遠被名為正常的安全罩穩妥保護。

那麼,到底所謂窮凶極惡的人為什麼會窮凶極惡呢?撇除教養因素,餘下的人難道都是天生邪惡嗎?在《教出殺人犯》一書中,岡本茂樹討論後天的教育如何「教出殺人犯」,本來被視為「好孩子」的人如何在成長途中歪掉——他認為「好孩子」本身有時就是一種病。

續篇︰談《教出殺人犯》(下)︰如何防止「好孩子」變殺人犯?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