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照買藥材煉丹銷售,算是「賣假藥」嗎?

無照買藥材煉丹銷售,算是「賣假藥」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沒有執照,依法就不能執行「醫療行為」,而依據這些處方調製藥品,罰的甚至還要更重。

阿桑在大馬唸過幾年的醫學系,不過喜歡玩音樂的他並不是很重視課業,畢業後當然也沒有取得醫生執照,某次來台灣參與地下樂團的表演後愛上台灣的一切,也結交了台灣女友,隨後來台定居並繼續玩音樂。

然而,除了日常生活開銷外,玩音樂也需要花費不少器材費。在現實的考量下,阿桑認為作為男人的他,不能只讓太太去外面賺錢,於是開始以每週兩次的頻率,在自家居住的公寓裡以「尚醫生」的名稱幫他人看診、把脈、針灸及開立處方等行為。

同時,阿桑還到迪化街中藥行購買各類藥材作為原料,自行加工研磨成粉並混合調製,再以化瘀血丸及化痰粉等藥品販售給求診病患。估計包括看診及藥費在內,每次收費約3000元不等。

由於「尚醫生」調劑的藥品效果極佳,名聲很快傳開,但也引來衛生局人員登門拜訪。

無照懸壺濟世和開藥,會觸犯什麼法?

佛教有一句話:「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雖說勸人為善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但手段如果不正確,可能反將自己送進「七層圍牆的監獄」。

基本上,我國現行的法律規定只要未取得醫生執照,不具醫生資格就不能執行「醫療行為」,像是常見的拿處分跟用藥等,都會被認定屬於「醫療行為」。不過先前上課談類似案例時,有一位同學提了個有趣觀點。

他說:「中醫跟西醫不同吧!中醫很多是民間偏方跟迷信,完全欠缺現代的科學根據,這種『東西』本質上能算是一種『醫療行為』嗎?」坦白說,這種法律抗辯我倒是沒想過,但以現行法院審判的觀點,並不是去區分中醫跟西醫有哪裡不同,而是直接確認「醫療行為」的定義。

不過阿桑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他去迪化街拿藥材自行調劑後拿來賣的這件事。基本上所有的藥品要製造或是要販賣都要我國的主管機關核准許可,否則就會成為我們常聽見的「賣假藥」。縱然實際上有藥效,或是對於人體完全沒有危害,理論上都沒辦法阻止犯罪的成立。

此外法條交錯後有一個弔詭的地方,那就是當你假裝是醫生給病人開「處方」時,《刑法》送你五年有期徒刑。但如果你是依據這個「處方」去調製藥品,刑法》會再再加送你五年,總共得到十年的有期徒刑。

在法律刑度這樣設計的視角下,大家要玩角色扮演時,個人建議當醫生顯然會比當藥劑師好,至少違法的時候,刑度會輕很多。

減肥藥丸
Photo Credit:藥丸 CC BY 4.0

綜上所述,依據現行的法律,哪怕你認為自己真的是華佗再世,但沒那個屁股就不要坐那張椅子,否則刑法就會讓你從「人間再世」變成「人間再見」。

此外,台灣人非常喜歡去日本採買大量台灣沒有販賣的藥品,如果你是要自用並且符合海關攜帶入境數量的規定,大概都不會有刑法上的問題,但當你用不完想拿出來賣的時候,就要小心你可能會變成角色扮演中的「藥劑師」,這是個會處罰過失犯的法條,所以請務必小心避免觸法。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