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聯會慶祝婦女節的諷刺:「官太太聯誼會」退出台灣,女權才得以伸張

婦聯會慶祝婦女節的諷刺:「官太太聯誼會」退出台灣,女權才得以伸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婦聯會在歷史上所做的,幾乎都是建構在依附家父長制與黨國體制下,為了特權男人們的利益,將婦女視作選票來源與動員工具。甚至,婦聯會還是打壓台灣婦女權益的罪魁禍首。

婦聯會這一陣子因為不當黨產與轉型正義問題,鬧得滿城風雨、沸沸揚揚。然而這樣的團體,卻在今日慶祝三八婦女節,先不提婦女節是工廠女工受勞動剝削、工作環境釀成火災死亡的悲劇,以及起身帶領無產階級革命的歷史

婦聯會乍聽之下像是婦女權利團體,它全名是「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是由蔣宋美齡在1950年成立,原名為「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幹部多為中華民國三軍將領夫人,實際上它就是所謂的「官太太聯誼會」。

有時候,它經常被跟由本土草根婦女團體共組的「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混淆,甚至婦聯會的存在本身,就成為台灣本土派男性攻擊婦女團體及運動的依據。雖然說這些男人大概也不怎麼關心婦女議題,才會造成這樣的誤會,但婦聯會的存在確實拖累了其他婦女團體的形象。

婦聯會從未真正為婦女權益長期耕耘過,不像婦女新知晚晴,為婦女法律與政治權益奮鬥;也不像婦女救援現代婦女勵馨,為受暴婦幼提供實質協助;更不像主婦聯盟,號召婦女關心生態環境保育議題;就連彭婉如基金會都不像,連提供婦女基礎的家事管理等相關服務都沒有。

婦聯會在歷史上所做的,幾乎都是建構在依附家父長制與黨國體制下,為了特權男人們的利益,將婦女視作選票來源與動員工具。甚至,婦聯會還是打壓台灣婦女權益的罪魁禍首。就連台灣北一女學生的學雜費,她們都要試圖分一杯羹,無視台灣女孩在受教權上的長期受壓迫,只把第一志願女學生視作「官太太預備軍」,而不是培養女性人才的地方。這也證明為什麼婦聯會內部的權力地位,並不取決於婦女的個人表現,而是非常家父長制的守舊標準「她的丈夫是誰?」

也不得不提到婦聯會主席雷倩,她同時也是基督教政黨「信心希望聯盟」(信望盟)的創辦人,當然它的問題並不只是基督教背景,準確來說應該是「保守右翼」,是俗稱「盟盟」或「變形盟」的政黨版,致力於打壓性別平權相關法案與教育。

這些保守右翼婦女她們並不在乎,或應該說是敵視打壓,單身女性的人工生殖與收養權利、未預期懷孕女性的自主墮胎權利、女同志獲得婚姻家庭保障、跨性別女性如廁安全及庇護權利。更不要說最近由信望盟相關人士與高層發起的「反對性平教育的公投案」,更是試圖抹滅女權運動先烈彭婉如女士在二十二年前遭到強暴謀殺的犧牲,為了保障女性及多元性別孩子免於歧視與暴力,才造就了今天性平教育的豐碩成果。

就連有基督教背景的勵馨,一樣為了懷孕少女、受暴同志與跨性別付出,不僅倡議將墮胎去汙名,也在本土陰道獨白添加女同志與跨性別劇本,甚至婦女庇護所也為受暴女同志與跨性別婦女敞開;即使是因慰安婦議題受到黨國體系支持的婦女救援,也盡可能重視與改善台灣女性處境,有著參與救援遭人口販賣的台灣福佬養女及原住民族少女的歷史。

然而婦聯會前主委辜嚴倬雲,日前卻表示絕對不會將婦聯會的不當黨產,交給這些真正為婦女權益的基金會,而是要用在男性中心、性別歧視與性暴力事件頻傳軍人體系之上。婦聯會不僅是實現轉型正義的目標對象,它更是實現性別平權正義的目標對象,唯獨婦聯會永久退出台灣社會,台灣婦女權益才會真正得以伸張。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