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基本收入的問題在於——無法提供金錢以外的任何東西

全民基本收入的問題在於——無法提供金錢以外的任何東西
Photo Credit: stanjourdan@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I並不見得真的是一種破壞式創新的想法。如果資料數據能使我們跳脫金錢的概念,那麼想解決資料驅動的市場所造成的問題時,為什麼還要以金錢為重點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麥爾荀伯格(Viktor Mayer-Schönberger)、蘭姆格(Thomas Ramge)

全民基本收入(UBI)

以上從分配或參與下手的措施,都是走相對傳統的路線,都是根據目前已開發經濟體現有政策,調整修改而成;雖然並非全無價值,但都各有缺點。

現在,已有人提出更激進的選項: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目前,UBI已經得到令人意想不到的高支持度,特別是高科技領域的許多重要人物,都大力支持。有「超級天使投資人」之稱的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著名的Mosaic 瀏覽器共同開發者)就是支持者之一,其他支持者還包括溫格(紐約的另一位知名創業投資者)、奧特曼(Sam Altman,新創企業育成大師),以及無比自傲、卻又貼近人群的馬斯克(PayPal 共同創辦人,特斯拉執行長)。雖然不是只有矽谷人士對UBI滿懷熱情,但正是靠著矽谷的數位及資料驅動的創新,才讓這個概念廣為人知。

UBI有各種形式,但核心思想都類似,總之就是讓每人每月得到一定金額,足以支應基本的食、衣、住、行、教育,以及某種形式的健康保險。就算有人因為富數據市場而失業,也不用擔心自己和家人要怎麼過下去。就此而言,UBI可說同時具有「分配」和「參與」兩種特質。第一,因為這一切的資金是由納稅人而來(目前正熱烈討論,究竟哪種稅最適合做為UBI的財源)、再給予全體國民,所以可說是一種「分配」的措施。第二,因為UBI的目標除了滿足國民的基本生活需求之外,同時也希望讓國民可用非全職的方式,重新成為勞動力的一員,因此也算是一種「參與」的措施。

早在十八世紀末,便已有一群經濟學者和政治家,討論關於基本收入的議題,當時潘恩(Thomas Paine,美國獨立運動的推手之一)也提出,要為五十歲以上的國民提供基本收入。

到了二十世紀中期,力倡自由市場的經濟學家暨諾貝爾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也曾提出「負所得稅」(negative income tax)的概念。這具有UBI的「分配」特質,但執行起來會比較複雜。1972 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麥高文(George McGovern)也曾公開提倡UBI,但被當時在任的尼克森總統抨擊,最後不得不收回構想。然而,尼克森接著卻也提出一套家庭資助計畫,基本上就是為大部分社會成員提供UBI,只不過最後在參議院胎死腹中。

不論是對左派或右派自由主義來說,UBI都是很有吸引力的觀念。左派自由主義認為UBI是一種全面的福利計畫,能讓所有人民有錢享受有尊嚴的生活,並可拯救在貧困中掙扎的人。現在的社會福利計畫都需要人主動去申請,但UBI是全面讓每個成年人都得到相同的金額,相較之下也較不會出現汙名化的問題。

UBI問題多多

評論指出,許多UBI提案其實是一種倒退:取代福利政策,也就減少了對特殊需求的支援,例如學障兒童或身體障礙者。畢竟,無論是一臺輪椅、更不用說是一年的化療,所需的費用都遠超過UBI所能支應。如果取消各項需求導向的福利計畫、轉而改採UBI,真正有需要的人能得到的金額將遠少於目前,而較富裕的人士卻開始每月都能拿到UBI,等於是搶窮人的錢去補貼中產和富人階級。

但不論如何,UBI的最大挑戰在於財源。就算只是很普通的UBI,例如給予美國每位成年人每年一萬二千美元,需要的資金便已來到三兆美元,足足是2016年聯邦社會安全預算的兩倍多,大約占美國GDP 的10%,就算取消所有的社會安全福利措施、轉為UBI,政府的預算仍然遠遠不足。

當然,這對某些UBI支持者來說並不是問題。他們認為,像是縮減官僚組織、減少整體社會福利、構成對經濟的刺激之後,等於是省下額外的預算,因此雖然是將一筆如此龐大的金額用於單一的政府計畫,結果仍然划算。但不論如何,UBI的財源仍然會是能否實行的重大關卡。

UBI不見得是個壞主意。但在這場爭論之中,重點並不是要選邊站,而是該去瞭解UBI運動的意義及其局限。我們應該並不意外,高科技創新者必然會試著找出創新的方式,以因應資料驅動的市場帶來的社會挑戰和經濟重組。就算是矽谷,也難以跳脫習慣的思維模式:既然相信破壞式創新的價值,就可能把它當作對任何問題的標準回應。

只不過,UBI並不見得真的是一種破壞式創新的想法。如果資料數據能使我們跳脫金錢的概念,那麼想解決資料驅動的市場所造成的問題時,為什麼還要以金錢為重點呢?如果未來對需求的評估顯然已經不僅以金錢為標準,又何必透過UBI重新帶入某種簡陋、僵化的金錢解決方案呢?

畢竟,資料驅動的市場的概念,就是要脫掉金錢的束縛,不再把各種資訊簡化為單一的價格資料,並且要轉向另一種人際協調的形式,提供符合個人偏好的媒合結果。這些提倡富數據、完整資訊的人,一轉頭卻想把整個討論,重新簡化為傳統的金錢面向,實在也是件奇怪的事。

就這點而言,與其說UBI是懷舊,還不如說是退步,看的是過去而非未來。當然,我們知道民眾仍然需要金錢來應付食衣住行的基本需求,這裡的問題並不在於UBI為人們提供基本收入,而是UBI無法提供金錢以外的任何東西,似乎也就刻意限縮了我們能做、而且該做的事情範圍。

相關書摘 ▶從亞述人的古代到大數據的現在,「關於資訊的資訊」一向都非常重要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數據資本主義:金融資本主義退位,重新定義市場、企業、金錢、銀行、工作與社會正義》,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麥爾荀伯格(Viktor Mayer-Schönberger)、蘭姆格(Thomas Ramge)
譯者:林俊宏

大數據塑造的新型資本主義,滔天浪潮已然來襲,大數據權威麥爾荀伯格,再次提出他對這波新浪潮的獨到見解。《大數據資本主義》將深入探究市場機制的演變、企業面對的挑戰、金錢角色的定位、金融體系的未來、工作機會的轉變,以及如何因應、並實現社會正義。

從二十世紀的金融資本主義,轉型到二十一世紀的數據資本主義,巨變已經發生,且正在加劇,規模和震度就相當於從農業社會轉型到工業社會。

麥爾荀伯格以具體的例證、深刻的思索,提出他所洞察到的種種問題、以及可能的解方:

  • 金錢的交易功能雖可維持,但金錢的資訊功能將被大數據(與富數據)接管,數據是新資本,代表金流、人流、物流的新趨向。
  • 金融資本開始貶值之後,哪些世代、哪些企業,將受到最嚴重的打擊?
  • 人工智慧介入企業的日常事務與決策流程,擁有哪種技能的人,難被取代?應當課徵「機器人稅」嗎?全民基本收入(UBI)能解決社會問題?我們能否把最重要的選擇權,握在自己手裡?
  • 傳統銀行有如駛進暴風圈的黃金商船,正面臨三大威脅,銀行該怎樣應對危局?
  • 超級巨星企業雄霸市場,少數人鯨吞了經濟成長的果實,面對富數據市場的「老大哥」,法規和稅制須如何因應,以促進多元性、避免集中化,讓市場更有效率、社會更永續?
大數據資本主義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