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徵鋼鋁關稅目標若是中國,犧牲一次盟邦沒什麼大不了

特朗普徵鋼鋁關稅目標若是中國,犧牲一次盟邦沒什麼大不了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敲山震虎,意在中國的味道十足。「你再不配合我的政策,尤其是北韓禁運,那就有你好看。」中國逐漸以為特朗普路數可以捉摸的時候,這樣出奇不意,會有加深戰略縱深之效。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特朗普的鋼鋁徵收關稅之舉,一時之間弄得親痛仇快。在國內,傳統上支持自由貿易的共和黨被突襲得哇哇叫,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氣到打算辭官,反而是挺民主黨的工會拍手叫好。在國外,當美國的盟友,也沒有好處,關稅無差別徵收,安倍這些人之前猛拍特朗普馬屁,算是拍到馬腿上了。到底特朗普在發什麼神經病?

隨便問一個經濟學家,都可以指出這關稅對美國的傷害,遠比對鋼鋁產業的幫助來得大。不但使用鋼鋁的產業和終端消費者通通受害,貿易對手國還可以理直氣壯地實施報復,重創美國出口。特朗普和他那一幫要打貿易戰的屬下,都不知道這些嗎? 不可能。我覺得,讀特朗普的政策,還是要用提爾(Peter Thiel)這招:「不要把他的話照字面看,但要認真嚴肅地看。」(Take him seriously, but not literally)

特朗普說,美國一年8,000億美元的貿易赤字,是在貿易上吃了大虧。但貿易赤字,這經常帳上的美元流出,都會有資本帳的美元流入相抵。美國可以有這麼大的貿易赤字,是佔了全世界的大便宜。全世界除了美國外,哪個國家有辦法拿這麼大的貿易赤字?對美國貿易順差的國家,賺得美金後,轉手又把錢匯回美國買美元資產,對美國來說,那是有吃又有拿的good deal,不但有廉價進口產品可用,利率因此而低廉,特斯拉這些公司也有雄厚資金可用,怎麼會是吃虧呢?

所以真的不能照字面和他認真算政策得失。

以破壞既定體制為目的的特朗普,搞這關稅,肯定另有所圖。我看來看去,還是覺得他就是在做他一直說的,不是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MAGA),就是真的要打貿易戰。

MAGA是有政治上的意義的。特朗普期中選舉面臨生死戰,只要民主黨拿回眾院多數,彈劾特朗普一定會變成議案,光鬥這個就可以把他的下兩年任期給鬥完了,甭談連任了。年底的選舉,共和黨一定要掉席次了,「特朗普能做的,只是減少掉的席次。」

但那是我們這種預料不到特朗普會當選的人的判斷,特朗普的判斷應該和我們正常人不一樣。

當我們覺得該止住中間選民失血的時候,也許他想是拉過來那些不會投他票的人。工業地帶失意白人多的選區,本來是工會控制的民主黨轄區,但2016年的選舉證明特朗普是可以拉動這些票,關稅之舉,可以馬上讓有鋼鋁產業的就業機會增加,可以讓這些選民快速有感。而且就算選民不在鋼鋁產業,但只要屬於受進口品宰制的行業,也會覺得特朗普的MAGA不是玩假的,「未來會有希望的。」也許特朗普在中間選民裡失分很多,但從民主黨手中挖回一些工會票,保過半,也許是可以的。

那是一個可能,但我覺得特朗普真心想打貿易戰的可能性更大,而打貿易戰,目標一定是中國。

共和黨參議員葛蘭姆(Lindsey Graham)對特朗普說:「如果你要弄中國,那你就針對中國就好。」為什麼要把盟邦也拖下水?我覺得道理很簡單,這是成本很低的訊號傳遞機制。關稅是總統職權,特朗普可以說漲就漲,要弄什麼進口品項,就可以弄什麼進口品項,這是「美國給其它國家的恩惠」。既然是恩惠,就是想收回,就可以收回,而且要不按牌理出牌,對手才會怕,如果目標是中國的話,犧牲盟邦一下,沒什麼大不了。

特朗普的敲山震虎,意在中國的味道十足。「你再不配合我的政策,尤其是北韓禁運,那就有你好看。」在中國逐漸以為特朗普路數可以捉摸的時候,再這樣出奇不意一下,會有加深戰略縱深的效果。

特朗普的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從以前就一再主張要懲罰中國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我想,特朗普也信這套的。但這不按牌理出牌,可能會有出人預料的結果,是福是禍難料。據說瘋狗國防部長是反對這政策的。

後記

特朗普發推特說鋼鋁關稅,只有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修改後,才會取消。所以貿易戰的對象是加拿大和墨西哥?結果貿易戰和MAGA是同一件事,同一個目標。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