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超過1300名學生被逮捕,面對學運超強硬的埃及政府

兩年超過1300名學生被逮捕,面對學運超強硬的埃及政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0月起陸續展開的抗爭活動,是否有機會養成另外一股新的反對勢力,或是再度落入世俗/伊斯蘭,以及國族主義/外國干預的對立,還需要更多時間的觀察。

除了在街頭遭受生命威脅,被懷疑涉及反對運動的學生亦有可能被拘留。根據紐約時報人權觀察的報導,在10月11日至12日間,有多名學生住家在深夜被警方搜索,在未出示證件的情況下將學生及其私人物品帶走,其中包含了SAC創辦人之一Mohamed Atef的胞弟。

此外,在10月底亦傳出3名艾茲哈爾大學女學生在校門口被隨機逮捕的新聞,其中一名女學生Aliaa Tarek在被拘留兩週後才於11月7日獲釋,學生母親稱獲釋後身上有許多遭毆打的傷痕。

公民社會仍待發展

部分大學社群不斷地示威抗議,也引來了正反不一的評價。在公家媒體上,這些學生抗議被指由穆兄會暗中唆使的騷亂,亦有教授認為大學場域被特定政治團體利用,喪失了大學本身的教育目的。在西方媒體的評論區,亦可見塞西支持者批評西方媒體偽善,表達大多數群眾對於總統的支持。而即便是在學生運動之間,各學運團體亦存在著世俗左派、自由派以及伊斯蘭的路線之爭

潛藏在這些衝突之下,埃及(或者中東地區)長久以來,伊斯蘭化及世俗化的群眾對於國家想像的分歧,對於外國勢力的疑懼,再加上特定權力結構所糾纏的難題。過去數十年的歷史中,埃及的軍警勢力牢牢地抓緊整個社會,不論世俗政權的更迭,軍方仍然是最具影響力的權力核心。

在2011年以後兩次大規模的群眾抗議及總統倒台,不僅沒有撼動軍隊的政治實力,在穆爾西失去民心後,民間對於軍隊的信賴或許有增無減。然而為了持續鞏固權力結構,對於異議聲音的打壓,以及在薄弱的法治基礎上持續擴張主政者的影響力,只會進一步壓縮公民參與的空間,進而扼殺埃及社會轉變的動能。

從10月起陸續展開的抗爭活動,是否有機會養成另外一股新的反對勢力,或是再度落入世俗/伊斯蘭,以及國族主義/外國干預的對立,還需要更多時間的觀察。

然而從過去的脈絡觀察,「社會安定」依然是主政者對於普羅大眾最好的號召,在欠缺可期的願景,以及自由的意見交流空間之下,要藉由草根力量,由下而上改變既存權力結構的可能性,只會隨著時間而逐漸降低。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