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再「含淚投票」了!「反對票」公投完成第一階段連署

Photo Credit: 負數票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論述,對於兩大黨而言,其實是可怕的。因為民進黨或國民黨可能會很擔心,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兩黨政治不一定是選民所要。這背後的政治算計,可能只是懼怕新勢力崛起...」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中央社)
前行政院長陳冲、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今(8)日領銜提案「反對票」公投,預計在8月底完成第2階段連署,一併在年底大選進行公投;陳冲說,投反對票可以提高投票率,也可以讓政黨負責任提名最適當的候選人。

負數票協會推動「反對票」全國性公投,陳冲、張天鷞(音同雙)、負數票協會副理事長紀政今天到中選會遞交公投案,公投的主文為:

「您同意修法使選民可以投反對票(負數票)嗎?一人還是只有一票,選民可以用其唯一選票表達反對某候選人應該是基本人權,贊成票扣除反對票後,淨贊成票較高者當選。」

張天鷞說,人民應該有權利投反對票,一人只有一票,沒有任何喜歡的候選人就投反對票,人民有權利用選票反對某個人當選。

張天鷞指出,使用反對票制度一定會提高投票率,改善民主制度,甚至可能改變選舉結果。沒有政黨會鼓勵忠誠支持者投反對票,會影響的是中間選民,投反對票可以淘汰偏激的候選人,目前聯合國秘書長選舉以及台北市的I-Voting都已經有反對票的設計。

他強調,目前聯合國秘書長遴選,安理會會員國對於被提名的候選人就可以表達「鼓勵」或「不鼓勵」,因此,台灣若能公投通過此案,將是一項重大的民主制度改革,更領先全世界。

陳冲表示,去年有位美國朋友來台灣,提到上屆美國總統大選沒有投票,因為兩個人都不喜歡,這位朋友難過沒有行使納稅人權利。陳冲說,他3年前寫過一篇文章「快樂的民主」,意思是可以投票反對不喜歡的人,若把負數票概念引進美國,朋友說會去投反對票。

他認為,現在投票率低,政黨不負責任推出候選人,是全世界普遍現象,而投反對票是一個非常好的制度,不但提高投票率,還能讓政黨負責任地提名候選人。

參加過3次立委選舉的紀政也說,她完全贊同負數票的理念,過去自己在參選過程,就認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應提出修正,盼這次能透過公投修改選制,讓選民能選擇自己想要的候選人,這也是基本人權。

負數票協會」曾在2015年用動畫說明,有「反對票」的五大好處:

  1. 可以投負數票(反對票)應該是基本人權:我應該有權用選票表達我不希望某人成為我的領導人。
  2. 投票率一定會增加:不喜歡任何候選人者可以反對,有些選民可能覺得難分辨誰好,但容易分辨誰壞。也更能清楚反映民意。還有,勝選者看見反對票,不再傲慢說「我有大多民意支持」。
  3. 偏激份子較難當選:偏激言論會減少,社會內部較和諧,對外比較不容易打仗。
  4. 減少補助款、公帑用在其他建設:目前補助個人每票30元,政黨補助每票每年50元。
  5. 淘汰買票文化:台灣選舉違法買票行為仍然猖獗是民間常識,但反對票很難被買,可以抵消買票作用而逐漸淘汰此歪風。

這份提案公投繳交第一階段約2000份的提案連署書,中選會將進行審查,看是否成案。

「負數票協會」表示,中選會審核結束後,將開始啟動第二階段連署作業,預計8月底完成28萬人連署,並在11月24日九合一選舉投開票完成全國性公投。

公投流程包括提案、連署階段,提案人提案後,中選會將於30日內完成審核,戶政機關於15日內完成提案人名冊查對,送交中選會;若合於規定,相關立法機關及行政機關在30天內提出意見書。

「負數票協會」是什麼?

2015年3月由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張天鷞、蘇起、高希均、公孫策等政媒界人士在內政部核准下成立「負數票協會」,並發起網路連署,主張可投負數票反對某人當選,稱該制度有「偏激分子難當選」、「減少選舉補助款」等優點。

不過當時,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在臉書指出,負數票似乎就是要用反對票的票數,去把選舉有效票扣除掉的意思,「問題是,公民的選舉權受憲法保障,每一張有效票都受憲法保障,應正確的被計算」。她直言,除非修憲做不一樣的規定,否則任何法律都不得設計把有效票扣除掉的機制,這是「政治學的ABC」。

管碧玲還痛批,輿論界有人愛天馬行空就算了,內政部還有人附和,「政府的無知、愚蠢,智商低到比市立動物園那隻烏龜都不如!」

不過,對於這次公投第一階段2000份連署送審,許多學者都認為這樣的選舉制度算是非常新穎,但勢必也會帶來衝擊,後續機制要建立完善的配套和法制規範,才能讓負數票真正達到目的。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表示,表達對候選人的意見,不僅能投下支持更投反對的時候,這是一個蠻新穎的政策,這目前沒有國家真正實施,而印度、泰國和俄羅斯有執行「以上皆非」的選舉制度,但那個又與反對票意義不同

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廖達琪指出,負數票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只是這樣的遊戲規則就會顯得非常重要,但這樣的選舉設計能真正保證民主嗎?其實也不見得。

律師呂邱遠曾在2015年表示,這種制度聽起來似乎不錯,因為選民總算可以表達對某位候選人的厭惡,而不是只有支持而已。

「這種論述,對於兩大黨而言,其實是可怕的。因為民進黨或國民黨可能會很擔心,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兩黨政治不一定是選民所要。例如如果有無黨籍出來選舉,這時候可能會一票支持無黨籍,但另一票反對民進黨。這一來一往,就會這位無黨籍的候選人就會取得兩票,在增強自己一票的同時,抵銷兩大黨的實力。這背後的政治算計,可能只是懼怕新勢力崛起而已,因為討厭票大概都會落在兩大黨居多,畢竟他們形象鮮明,而生存得越久越大,正面形象固然會有,負面形象一定也多。這時候新勢力崛起的可能就高。」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