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救援這麼久也該下場了吧!請不要再用「非藍即綠」的對立,繼續散播「仇恨的種子」

Photo Credit: 連勝文FB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已經2014年,阿扁是2008年卸任總統,距離他卸任台北市長更已經有16年之久了,到現在還要每件事情都扯到他,大家不會覺得很莫名其妙嗎?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跟責任政治,當民意已經不支持你,你的政治責任沒有辦法再承擔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自己下台,不要等人來罷免你。一個人要有羞恥,人家才會尊敬,一個人要有責任感,別人才會同情。

馬英九總統(時任台北市長),2006-6-18倒扁行動的致詞。

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並取得國會超級多數(泛藍陣營取得81席,佔總席次的七成二),馬總統信誓旦旦地說:「完全執政,完全負責。」但是,這些年來,我們可以看到政府把所有事情都推給阿扁和在野黨,動不動就叫阿扁負責、蔡英文負責。國民黨文傳會、發言人,每天的工作就是罵蔡英文和前朝政府,就連我們的實質薪資倒退16年回到1997年的水準,都可以說是阿扁害的,常常讓人有一種現在「到底是民國幾年、到底是誰在執政」的錯覺。

今年台灣被國外經濟機構評測說國家競爭力「連續三年下降」,且主因是政府效能低落,我們的國家發展委員會(前經建會,是最重要的經濟發展規劃主管機關)竟然說是學運害的。

剛舉行完的台北市長候選人辯論會,連勝文在辯論中也是開口閉口就是阿扁、阿扁、阿扁。我們可以看到,連陣營的文宣攻勢,不僅在報紙上合成柯文哲跟阿扁的合照,其競選總幹事蔡正元說陳佩琪醫師與吳淑珍同類型,連勝文也不斷強調台北市政落後、是一部老爺車、不能「再」虛耗下一個四年,講得好像過去16年都是阿扁當台北市長一樣,馬英九和郝龍斌都不存在。

當然,這次的辯論最廣為流傳的一段內容,是在交叉詰問的時候,連勝文明明是要問老舊市場搬遷問題,結果開頭就硬要神來一筆舖陳:「柯先生您曾經說過您不是淺綠而是墨綠,您也說過要釋放陳水扁。」前言跟提問完全無關,接下來柯文哲的回答就是這段話:

「我聲稱我是墨綠,是要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是為了社會和諧。可是你現在說我是墨綠,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是在撕裂社會。你和陳水扁都是我的病人,我看待你們都是一樣。」只能說,連勝文陣營的策略常常都是在散播仇恨阿扁的種子,做球給對手漂亮地殺球只能怪自己。

政治學角度

從政治學來看,有個概念叫做「可責性」(accountability,又翻譯成問責、課責),意思是說在有效的監督機制下,政治人物有其義務向選民負責,尤其執政黨表現不佳的時候,人民可以用選票把表現不佳的人換掉,這個是要讓被換掉下台的人負起「政治責任」。舉例來說,民進黨執政8年,不得民心,阿扁的民意支持度曾經低到只有18%(來看看這則新聞),於是2008年人民以2百萬票之差讓民進黨下台。當年我是首投族,幾乎毫不考慮地就用選票教訓了當時的執政黨。

現在,國民黨已經執政6年多了,我們卻看到執政黨拼命推諉卸責,把所有過錯都推到they的身上。人民真的要好好想清楚,到底是誰的錯。

例如,馬政府上台6年多,到現在才食安問題連環爆,餿水油、金屬油、黑心油、飼料油什麼都來(不要忘記2011年塑化劑,2013年銅葉綠素,還有一連串的食安事件),彰化檢察官對魏應充的起訴書指出,2007年開始進口飼料油沒錯,但之前是拿飼料油去做飼料,2012年1月開始拿飼料油做食用油。網友整理2008年之後,我們的進口食用油原料產地和種類整個大翻轉(可參考這篇文章),結果現在馬總統怪罪綠營執政的縣市地方政府沒有好好清查餿水油。

一樣嚴重的是,2010年起馬總統大力推動與讚揚台商鮭魚返鄉,現在大家知道這些鮭魚返鄉吸金、炒房地產、賣黑心產品(而且都是用人民的納稅錢,幾乎所有資金都是TDR或跟銀行借款),結果馬政府全部推給阿扁,甚至叫蔡英文負政治責任。奇怪,之前馬總統大力讚揚頂新是大補藥,之前連勝文和其家族與頂新這麼密切的關係,最後竟然又是阿扁跟蔡英文要負責了,真的是太神奇了吧!

不要忘記,我們是選政府出來解決問題的,不是選你出來推卸責任的。就算我們退一步來承認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是前朝遺毒好了,而馬政府執政6年都還無法解決問題,那是不是該負起政治責任了呢?還是說,其實最近很紅的「次元切割刀」(出處:天龍無間道第二話)掌門人其實是馬總統呢?

推薦閱讀

Photo Credit: David Reid @ Flickr CC BY SA 2.0
人權角度

從人權角度來看,阿扁就算執政表現再怎麼爛,但是根據台中榮總醫院的診斷證明,他現在確診的病情有:輕微帕金森氏症,腦部病變,重度憂鬱,重度呼吸中止,一天漏尿四十餘次。他是一個犯人,而我們政府把一個犯人關成這樣,這是對我國人權紀錄的重大恥辱。就算是一個犯人,也必須享有最基本的人權保障。「犯罪者不應該享有人權」這種想法,是落後國家的象徵。

讓我來引用菜市場政治學一篇精彩文章、討論「應報」概念的這段話:

「在人權的概念中,人之所以為人,和其他動物不同,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尊嚴,一旦失去了尊嚴,一個人就不再是「人」了。當一個人的身體或是心理可以被他人任 意地支配或侵犯,這個人是沒有尊嚴的,因此,在現代民主國家以及國際人權的概念中,首先要保障的是生命的神聖不可侵犯,以及個人的身體、心理健全完整,接下來才是各項基本自由權。職是之故,就算是要懲罰最殘忍的罪犯,也只能剝奪他的基本自由,而不能把他當作動物般對待,去毀損他的身體四肢,或者是屈辱他的心靈意志。」(吳俊德,2014)

公平正義的底線在於人權。「我們必須把犯罪者當人看待,不能毀棄他的人性尊嚴;同時,更不能為了伸張正義,讓被害者、家屬或是執法人員成為另一個犯罪者。」

道德角度

再從道德角度來看,阿扁是一位病情嚴重的病人,我們到底要多沒品,才能對一個病人如此的糟蹋?就算再有深仇大恨,我們做人也要有品,有個道德的底線。我們不會去對一個病人指指點點,例如我們不會在連勝文受到槍傷的時候還去質疑他家族的三代公務員致富過程,也不會在邵曉鈴車禍的時候去質疑胡志強施政表現不佳。

阿扁過去執政表現固然糟糕,他的家人與親信捲入許多弊案固然令人感到生氣(先撇開阿扁被定罪過程的種種司法爭議不談,以及最近一連串特偵組包括阿扁洗錢、燒公文等的不起訴簽結不談),但是今年已經2014年,他是2008年卸任總統,距離他卸任台北市長更已經有16年之久了,到現在還要每件事情都扯到他,大家不會覺得很莫名其妙嗎?

我們的總統,我們的執政黨,千方百計要讓這社會保有仇恨跟對立,並且把所有的過錯都推給在野黨和前朝政府。離選舉還有最後幾週的時間,可以預見的是各種抹綠、抹獨會繼續舖天蓋地而來,畢竟有一方陣營的廣告經費無上限(更神奇的是,完全不會超過競選經費上限所規定的8千萬元,因為他們總是說那些廣告都是支持者做的、友人送的,都不是自己買的就是了)。當有人想盡辦法要跳脫藍綠的時候,另一邊則是想辦法要讓大家繼續被「非藍即綠」的思維方式制約,繼續散播仇恨的種子。

而我們可以用選票來決定我們要認可以及提倡什麼樣的政治價值。

Photo Credit: 連勝文FB專頁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方隅』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