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風險》:歐元激化極右翼運動,是歷史一大諷刺

《德國風險》:歐元激化極右翼運動,是歷史一大諷刺
Photo Credit: Wolfgang Rattay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元的首要意義,是在克服納粹與大屠殺等歷史負債下被催生的產物。德國在歐洲統合的夢想中努力「克服過去」,而法國則是從恐德的情緒下將遏制德國當作外交方針。

文:三好範英

德國在整個統一的過程中,放棄自己的貨幣究竟是多大的關鍵?也就是說,若不放棄馬克,是否仍可以成就兩德統一?柯爾難道沒有拒絕密特朗的要求,將德國統一的問題與共同貨幣切割,貫徹實現政治整合的選擇嗎?就這一點,史學家的分析與當事人的看法各有不同。

現今德國最具代表性的歷史學者海因里希.奧古斯特.溫克勒(Heinrich August Winkler)在2011年11月24日接受我的訪問時,回答如後。

「前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唯恐德國統一後再度掌握霸權,要求盡速將象徵西德強勢經濟的馬克轉換成共同貨幣。柯爾(Helmut Kohl)既不想破壞德國與法國的友好關係,也不願意因德法關係惡化而損及實現統一的大夢。因此,柯爾與密特朗的談判,可說是在雙方各有在意的議題上進行的政府協商。其一是貨幣同盟,另一則是政治同盟。結果在《馬斯垂克條約》簽訂下,實現了貨幣同盟。政治同盟雖然是追求的目標,卻始終未能在有形的法律約束下取得共識。」

「美國只要德國留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裡就夠了,但密特朗卻不然,他還要求加入貨幣同盟,也就是德國必須在貨幣政策的領域裡放棄主權。如果德國不這麼做,大概就無法統一了。」

而曾經參與主導兩德統一的前德國內政部長沃爾夫岡.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則正面反擊「德國統一是犧牲德國馬克交換得來的結果」這種說法。他認為「歐洲貨幣同盟對德國統一而言,不過就是扮演了一個配角罷了。」

如今閱讀柯爾等當時主導兩德統一的決策者的回憶錄,大部分關心的是「歐洲境內整體的安全保障結構」(柯爾在1989年11月28日提出的10項提案)。當時包括美國、蘇聯等與歐洲相關的各國,最關心的是德國統一後的安全保障問題:是否續留NATO,以及國界劃定等問題。

長期採訪歐元新聞的記者大衛・馬殊(David Marsh)也說「從歷史的記載來看,德國並非放棄馬克以交換兩德統一,無論有沒有包含歐洲貨幣同盟在內的這些政治進程,德國都會統一。德國的統一或許在長期追求統一貨幣的進程中增加了一股力量,但在形成新貨幣秩序的過程中,德國並未因為統一而做出很大的妥協。」

'Grexit' sour vodka schnapps are displayed at home of German entrepreneur Dahlhoff in Ham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歐元是大屠殺的總結

一般流傳的「德國為了換得統一被認同,因此放棄了馬克」的說法,其實沒有可以佐證的歷史資料。能夠獲得確切歷史資料佐證的是「德國統一」和「接受貨幣同盟與暫緩政治同盟」的交易。

就結果論,德國確實放棄了貨幣主權,或許與一般流傳的看法沒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但是對於包括柯爾在內的德國當政者來說,雖然政治優先於(或同時整合)貨幣的原則最後變成共同貨幣先於政治,不過卻也是實現歐洲聯邦夢想的一個階段。

讓貨幣優先統一並非是放棄歐洲統一大夢,而是讓原先被預設為歐洲統一終點的貨幣統一,提前到中間階段而已。柯爾並不是為了德國統一而被迫接受貨幣同盟,而是想為實現貨幣同盟找出積極意義。

在前述《國際政治》的訪問中,柯爾說:「當然,我也希望決斷能夠更往前一步,特別是在1990年代初期,面對歐元與政治同盟的決斷時。但如果當時我執意要達成自己的期待,需要長期奮戰,那麼今天應該就沒有歐元。我認為自己所做的讓步是正確的。認為歐元有結構上缺陷的看法是錯誤的。歐元確實並沒能達成我的期待,但方向正確卻是更重要的。」

強化歐盟的權限、實現政治同盟的歐洲整合,一直是德國歷任執政者的歐洲政策。

德國所倡議的具理想主義色彩的歐洲統一概念,早在柯爾之前就已經開始。外交部長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在施密特執政期間,於1981年11月提出了「根舍—可倫坡計畫」(Gensher-Colombo Plan,後者為義大利外長),是以強化政治合作架構為目的的歐洲政治合作(EPC)。

柯爾也強調了政治整合的重要性,主張歐洲統合是「和平與自由」問題,屢屢倡議歐洲統合並不是單純以經濟利益為目標,最終應以政治整合且更進一步實現歐洲合眾國的目標。歐洲統合乃德國一貫的理念,特別是對柯爾本人而言。柯爾做為「歐元浪漫主義者」,他對於共同貨幣的期待,以及將統一後的德國整合進歐洲的意志,可以說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

日本前駐德大使有馬龍夫在回憶錄中也表達了他的見解:「貨幣整合是奠基在柯爾總理的理念上。」

歐元的首要意義,是在克服納粹與大屠殺等歷史負債下被催生的產物。德國在歐洲統合的夢想中努力「克服過去」(Vergangenheitsbewaeltigung),而法國則是從恐德的情緒下將遏制德國當作外交方針。歐元就是這兩國共同作業下應運而生的政治貨幣。若說得激情些,或可說歐元是納粹和大屠殺所造就的。

話說回來,因為納粹與大屠殺等歷史教訓而產生的歐元,如今卻又成為激化民族主義與右派政治運動的一個因素,可謂是歷史的一大諷刺。

我們回溯歐元成立的過程,會深深感覺到歐元就是歐洲固有的現象。沒有歐洲特殊歷史條件的累積,成就不了歐元,歐元模式也應該不是可以適用在其他地區的普遍性體制。對日本來說,想從中獲得明智的指引,就必須有這樣清楚的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