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精神:《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崔桓、車長葉蔚琳

流浪狗精神:《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崔桓、車長葉蔚琳
Photo Credit: 《1987:逆權公民》/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裏的「流浪狗」為何如此令作者感到深刻?故事裏的角色處境不同,何以能戰勝恐懼?作者橫跨故事與現實世界,分享一些感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沒想過最深刻的一句對白,是「我當自己是一隻流浪狗」
MV5BOTFiZGEzZjgtYmI0NC00MzAwLWI4NzYtNWZm
Photo Credit: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IMDb

世事總有巧合的時候,適逢葉蔚琳被九巴「秋後算帳」之事沸沸揚揚,看了一夜報導;另外,又在上映場數愈來愈少之際,終於看了《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電影中有一句看似不起眼的對白,觸動了一些感受,久久未能平伏,總覺得,不管是故事還是現實世界,那些勇於抵抗威權逼迫的人,即使每個人的性情不同、面對的處境不同,都懷著相似的鬥志和精神。

還記得去年,被邱吉爾生前那句鬥志高昂的話觸動:「我們都是蟲,但是我相信自己是一隻螢火蟲。」

看過《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之後,則很喜歡漢城檢察官崔桓那句:「才沒有甚麼主子,我當自己是一隻流浪狗!」

一般情況說這句話,好像有種喪家之犬的失落感,但是,故事裏的崔檢察官絕非藉此示弱。說這句話的時候,反共小組的「領頭」朴處源處長,親自帶隊包圍崔桓,他們不希望以私刑虐殺大學生的事件曝光,恐嚇崔檢察官別再要求驗屍,否則政府之內誰也保他不住,後果自負。

他們在後巷互相對峙之際,以為「又是」一輪互相恫嚇,說些大義凜然的話,豈料,崔桓大聲說「才沒有甚麼主子,我當自己是一隻流浪狗」,這是面對威嚇之下,給予自己堅強的理由,其意有所指:

為了守住職責應有本份,誰人都不會是主子,只向自己的辦事原則交代,誰敢上前阻止就咬誰,可冒死相搏,鐵了心迎來犧牲。期間,更機靈借表妹嫁了給外國記者施壓(光州事件後,政府面對國際輿論更感壓力),讓自己能夠按程序安排驗屍。

面對壓迫,誰人不恐懼?——給予自己一個堅強的理由
MV5BNTZlNjk2NWItMWRkNC00MDY5LWFhMmUtZTBl
Photo Credit: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IMDb

如果說邱吉爾有著「螢火蟲的精神」,即使感覺再卑微,也要奮力發光發亮。那麼,電影裏的崔桓,便有著「流浪狗精神」,沒有任何威權能打倒恰如其分的原則,冒死反抗也絕不後悔。兩者均有傲骨嶙峋的鬥志——為自己打氣,給自己一個堅強的理由。

老實說,威權面前,只有偽善又說話響亮的政客,才會高呼「無畏無懼」。實際上,在壓迫的寒冬到臨,法治得不到彰顯,人治處處,每個公民頭上猶如掛起一把刀,心裏怎可能沒有絲毫恐懼?

只要把社會上每一位角色孤立來看,不管是檢察官崔桓、獄警韓炳龍、記者尹相參、反對黨領袖金正南、牧師金昇勳、學生妍熙、李韓烈、朴鐘哲,他們看起來萬般脆弱,威權包圍之下喘不過氣,在承受巨壓的過程之中,他們跟崔桓都有一個共通點:給予自己一個堅強的理由。

MV5BYjY1NDIzZjAtNWY0My00NDg1LThjNzItMjhm
Photo Credit: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IMDb

獄警韓炳龍怎麼跟自己和外甥女說?他由組織工會,遭革職及復職,到私下支援反對黨領袖,原因就是「知道做這件事與他人福祉攸關,無比正確」,不管是要求提升職員薪金或改變制度,擔起了便無法罷休,一旦干涉其中,就要把對的事情做到底。

尹相參呢?他以前撰寫工會運動的文章為何被激讚?就是他有一種如實反映真相的筆調,不會添加太多主觀色彩,只是把不同角度的板塊連結起來,呈現在大眾面前;而「呈現事件真相」就是給予自己堅強的理由,緊守記者崗位,不管在廁所等待醫生口供多久,不管採訪期間被打傷,不管追縱核心人物遇上何種困難,他都要將有利呈現真相的東西拿到手(崔桓直覺到他的執著,留下了死因報告)。

妍熙呢?她原本有著不理世事,享受生活和自保的年輕人,可是,當威權壓迫過甚,波及身邊所愛,包括韓炳龍、李韓烈,她給予自己堅強的理由,就是「不可讓所愛白白犧牲」,亦從身邊人的遭遇,了解社會其他人的遭遇。

現實世界的葉蔚琳,也找到她一個堅強的理由
MV5BNGQ5YWY3ODEtZDAzMS00YTBhLWI2ZTktMTA1
Photo Credit: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IMDb

由此種種,整部電影猶如編織一座「民主運動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內有社會上各式各樣的人,最終每一層的人都守住基本的價值底線,默默在抵抗顯性與隱性的兩大敵人,顯性自然是指總統金斗煥、反共小織朴處源等人的威權打壓;隱性則是每一位角色跟內心的恐懼鬥爭。

每一個都不是在前線高喊正義、自詡英雄的人,可是,只要每個公民都沒有封閉自我,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個堅強的理由」,就像一隻隻無須向主子交代的「流浪狗」,漸漸形成抵抗強權的社會效應,當中一層一層、一點一滴,終於成就了塔尖上「南韓六月民主運動」的壯舉。

回想葉蔚琳一度被九巴革除車長職務,期間她與九巴交涉的錄音流出,我們能從中聽到當時的氣氛異常緊張,不久前葉蔚琳等人更到警處報案,指九巴解僱遞上支票時帶有恐嚇成分。事件至今,我們知道葉蔚琳一再拒絕簽收7萬多元的支票,之前好一段日子,冒著龐大壓力代表不少車長爭取更合理月薪,早已宣言有犧牲的心理準備。她在事件之前,恪守工作崗位,九巴公司提出解僱的理由,全發生在工運期間的事,她在事件之後,會理智妥協,會信任九巴安排,會懂分寸進退,會守基本原則。

這段日子,我們從現實世界的葉蔚琳身上,看到崔桓、韓炳龍的精神,面對車長同事的整體福祉,面對公司不合理的權力對待,她哭過,也抵受過不同的壓力與恐懼,但最終,她找到給予自己堅強的理由:

「做正義的事情,絕不後悔,死而無憾;正義必然長存,真理永遠得到支持。」

或許,不論我們在怎樣的時代、面對怎樣的人、遭遇怎樣的處境,只要清楚知道在做正確的事,只要坦誠面對內心的恐懼,運用各種方法應變,堅持下去,相信我們終於會找到、並給予自己一個堅強的理由。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