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在現代可能是網路酸民:亂世梟雄曹操不為人知的生活情趣

如果生在現代可能是網路酸民:亂世梟雄曹操不為人知的生活情趣
《三國志十三》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更細心一點去看,其實史書反應了曹操在私生活上,有一個完全不同於「奸詐」跟「霸氣」的面向。這個面向過去比較少被人注意到,卻是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可以讓我們更加立體的去了解曹操這個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講到曹操,大家會想到什麼呢?過去因為《三國演義》流行的關係,曹操在民間大都不脫「奸人」的形象,給人一種奸詐狡猾、心機深沉的感覺。近年來隨著遊戲、漫畫等大眾文化的流行,身為「正史」的《三國志》開始逐漸受到一般大眾的重視後,曹操的形象也開始得到翻案,變得比較正面。

大眾文化雖然替曹操洗刷了長期以來所背負的奸詐形象,取而代之的卻都是集中突顯曹操「雄才大略」的「霸氣」。這讓曹操的形象變成好像日日夜夜都在謀劃統一天下,就跟現代那些汲汲營營於擴張事業版圖的工作狂CEO一樣。根據史書的記載,這確實是曹操在面對公事時的態度。

但如果我們更細心一點去看,其實史書反應了曹操在私生活上,有一個完全不同於「奸詐」跟「霸氣」的面向。這個面向過去比較少被人注意到,卻是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可以讓我們更加立體的去了解曹操這個人。這篇文章希望著重在這個部分,透過史料試著去猜想曹操的私生活是什麼樣子。

曹操在歷史上的「奸詐」形象雖然是透過《三國演義》才廣為流傳,但其實造成這種形象的材料來源很早。這些材料大致上有兩個來源,分別是《曹瞞傳》跟《世說新語》。其中《世說新語》因為成書於南朝劉宋時間較晚,加上性質被歸類為筆記小說(個人認為更接近現代的八卦雜誌),通常不會被當成正式的史料。但《曹瞞傳》成書於稍晚於曹操時代的吳國,而且在裴松之替《三國志》作注時引用為補充的材料,所以《曹瞞傳》的內容一般也被視為是《三國志》正史的一部分。

曹操
Photo Credit: 骏 朱 Public Domain
曹操在大眾文化中的形象充滿霸氣,但在私生活裡可能不是如此。
沒形象的曹操

雖然身為曹操的粉絲,我個人認為《曹瞞傳》負面詮釋曹操的立場非常鮮明,但也無法斷言《曹瞞傳》的內容必然是虛構或錯誤的。《曹瞞傳》裡對曹操的評價大致有兩個方向,分別是「佻易無威重」跟「酷虐變詐」。前者說的講好聽是曹操做人隨和沒有架子,講難聽就是說曹操「沒形象」;後者則是曹操歷史上奸人形象的來源。不過今天重點既然放在私生活,就先不討論曹操到底奸不奸詐這個歷史評價的千古論戰。

《曹瞞傳》裡具體的講到曹操在生活中如何的不計形象:

太祖爲人佻易無威重,好音樂,倡優在側,恆以日達夕。被服輕綃,身自佩小鞶囊,以盛手巾細物,時或冠帢帽以見賔客。每與人談論,戲弄言誦,盡無所隱,及歡恱大笑,至以頭沒柸案中,餚膳皆沾污巾幘,其輕易如此。

除了愛聽音樂,跟演藝人員整天鬼混之外,曹操非常喜歡說笑諷刺。如果生在現代,曹操有可能也是那種喜歡在網路上譏刺嘲諷別人的網路酸民。而且當曹操講完幹話時,會開心的笑得前翻後仰,「頭都埋進桌上的餐具裡,沾的衣服都是食物。」

這段記載如果是真實的,那私底下的曹操形象,還真是跟現在大眾娛樂中充滿威嚴、穩重的印象完全不同。除了這些二手的記載,曹操自己是怎麼談自己的生活呢?

從《魏武帝集》中搜集的曹操作品來看,可能也是為了要教育子孫,留下來的內容大多是強調自己在物質上需求上相當節儉。像是曹操在〈內誡令〉中說自己每件衣服都要穿到十年才捨得丟掉;禁止在家裡擺放薰香類的東西;還有曹操說他用銀器是因為身體有疾病的需要,並不是因為喜歡銀器。

photos_23080_1500358496
中視《軍師聯盟》劇照
《軍師聯盟》中,于和偉飾演的曹操形象,同樣是詮釋曹操霸氣的形象。

曹操「睡夢中殺人」之謎

《世說新語》裡有個故事,講的是曹操說自己會睡夢中殺人,還故意殺了一個人來證明這件事,希望用這種手段來杜絕刺客謀殺自己。這個故事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曹操自己寫的一篇文章或許可以作為一個旁證,讓我們自己想想曹操有沒有搞什麼睡夢中殺人的騙人把戲。在〈追稱丁幼陽令〉裡曹操在回憶他跟一位好朋友「丁沖」的友誼:

昔吾同縣有丁幼陽者,其人衣冠良士,又學問材器,吾愛之。後以憂恚得狂病,即差愈,往來故當共宿止。吾常遣歸,謂之曰:「昔狂病,儻發作持兵刃,我畏汝。」俱共大笑,輒遣不與共宿。

曹操回憶以前有個同鄉好友丁沖,因為自己很喜歡他的才幹,喜歡到兩個人晚上會一起睡覺。但因為丁沖曾經得過精神疾病,雖然後來好一點,但曹操就不敢跟他一起睡了。曹操說:「如果你哪天半夜忽然精神病發作,拿刀砍我怎麼辦,我會怕怕。」接著兩個人哈哈大笑,曹操就送他回家不一起睡。

從這篇曹操自己寫的自述,可以看到曹操在睡覺時應該沒什麼防備。而且這篇是「令」,是一篇公開的正式文告,如果曹操真的希望大家覺得他會睡夢中殺人,幹嘛公開自己睡覺其實怕被人砍這件事?

這件事還有一個案外案。丁沖除了跟曹操交情很好,據說也是跟曹操獻策掌握漢獻帝「奉天子以令不臣」的主要謀士之一,但《三國志》卻沒有替丁沖立傳。在《晉書・陳壽傳》裡,記載陳壽曾經跑去找丁沖的後代索賄:「可覓千斛米見與,當為尊公作佳傳。」但因為丁沖的後代不理陳壽,陳壽就故意不幫丁沖寫傳記。不過也有另一種可能是問題出在曹丕,因為丁沖的兩個兒子是支持曹植的主要謀士,最後因為政爭因素被曹丕處死。所以也有可能是因為曹魏內部的政治因素讓丁沖的記載被忽略。

曹操的手作小確幸

除了這些記載,曹操還有一個很少人知道的嗜好,那就是他很喜歡「手作東西」。曹操擅長手作的東西有文獻記載的一個是「鑄刀」還有一個是「釀酒」。在〈軍策令〉中,曹操自己提到剛起兵時,跑去跟刀匠一起鑄起兵要用的刀械。

就像現代那些嘲笑年輕人沈溺「小確幸」的長輩一樣,當時有個人笑他說:「當慕其大者,乃與工師共作刀耶?」起兵應該重視大方向、大戰略,跑去做鑄刀這種小事幹嘛?曹操回答:「能小復能大,何害?」曹操說,能做好小事自然也能做好大事,有什麼關係呢?

到了後來,鑄刀似乎成為了曹操的生活樂趣,而不只是作戰的需要。在〈百辟刀令〉裡,曹操說他去年(不知道是哪一年)鑄了五把刀,今年剛剛完成。值得一提的是曹操決定把這五把刀都送給自己的兒子,第一把是送給任職「五官將」的曹丕。這很合理,畢竟在〈立太子令〉中曹操明說他讓曹丕當五官中郎將就是確定立他為繼承人的意思。

但剩下的四把贈送的順位卻是依照「吾諸子中有不好武而好文學,將以次與之。」從這裡可以看出來,曹操或許是一個機車的老爸,明明是喜歡文學的兒子,我偏要送你刀子;本來就喜歡練武的我就偏偏不送你。這也可能是為了鼓勵喜歡文學的兒子練點武功,畢竟當時天下也還沒統一。雖然沒有文獻記載,但可以猜測愛好文學的曹植應該也收到了一把,不知道曹植拿到刀子時有沒有一臉囧樣?

7_20170629150659_55isi
中視《軍師聯盟》劇照
親自鑄造寶刀是曹操的手作小確幸。

除了鑄刀,曹操另一個得意的技能是釀酒,而且得意到特別寫了一篇奏摺跟漢獻帝炫耀。在〈奏上九醞酒法〉中曹操說:

臣縣故令南陽郭芝,有九醞春酒。法用麵三十斤,流水五石,臘月二日清曲,正月凍解,用好稻米,漉去曲滓,便釀法飲。曰辟諸蟲,雖久多完,三日一釀,滿九斛米止。臣得法釀之,常善,其上清滓亦可飲。若以九醞苦難飲,增為十釀,差甘易飲,不病。今謹上獻。

曹操說他家鄉以前的縣令郭芝,會釀一種「九醞春酒」,這種酒也有驅蟲的效果。曹操打聽到這種做法,又改良把「九醞」增加為「十釀」,「現在不只可以驅蟲,味道還很好喝。實在是居家旅行,必備良藥。」跟皇帝你一起分享(奏摺禮貌上是用「上獻」)這種好喝的米酒釀法。

除了釀酒,曹操對魚類研究也頗有心得。在名為〈四時食製〉的文章中,曹操列出了各種魚類的名稱,他們的活動地區。這些魚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身體哪個部位可以做成什麼東西,都一一列舉出來。如果不是曹操特別偏好魚類研究或是特別愛吃魚,這也有可能是曹操自己紀錄的魚類手作心得。

兩段讓曹操刻骨銘心的婚姻

最後來談一下曹操的愛情故事。講到曹操的愛情,一般人都會因為唐、宋文人還有《三國演義》裡亂寫的情節,去瞎湊曹操跟小橋(這不是錯字,史書裡用的就是這個「橋」)的關係。但實際上曹操自己就有兩段深刻的愛情。第一段是曹操的元配丁夫人,第二段則是後來成為「武宣卞皇后」的卞夫人。

photos_23223_1501147068
《赤壁二:決戰天下》劇照,中環國際娛樂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發行
因為後代文人亂寫的關係,大眾文化喜歡把曹操跟小橋湊在一起。

在《三國志》正文裡,只有寫到丁夫人跟曹操離婚,但沒有寫發生了什麼事。而裴松之在注解中引用了曹魏時代「魚豢」寫的〈魏略〉,詳細的描述了曹操離婚的細節:

太祖始有丁夫人,又劉夫人生子脩及清河長公主。劉早終,丁養子脩。子脩亡於穰,丁常言:「將我兒殺之,都不復念!」遂哭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欲其意折。

丁夫人雖然是曹操的元配,可是沒有生孩子,而是把另一位早逝的劉夫人留下的曹操長子「曹昂」視如己出。但曹操在收降軍閥張繡時,發生了一生中最嚴重的一次外遇。這個讓曹操犯下大錯的女士是張繡的伯母。正史裡沒有提到這位女士的姓名,《三國演義》裡,則虛構這位女士姓鄒,所以後代為了稱呼方便都叫這位女士「鄒氏」。因為曹操納這位女士為妻,讓張繡心生不滿,於是在夜裡發動兵變攻擊曹操。曹操雖然逃過一劫,但猛將典韋跟長子曹昂都為了掩護曹操逃走而戰死。

在這件事發生後,丁夫人非常痛恨曹操外遇搞到連親生兒子都害死了。於是常常哭著對曹操大喊:「是你殺了我兒子!」雖然史書沒有提及,但在曹昂戰死後的那幾年,也是曹操準備迎戰袁紹,面對生涯最大危機的日子。可以想像曹操白天面對袁紹方面的進攻壓力,晚上回到家又要面對一個受傷母親的嚴厲指控。在這樣的心理負擔下,曹操決定讓丁夫人回娘家住,希望能讓他冷靜一點。

768518_0
《蒼天航路》木棉花發行
日本動畫《蒼天航路》中的丁夫人形象。

從外遇害死兒子這件事情來看,曹操稱不上是個好男人。但他面對丁夫人所採取的態度,在中國的歷代君主中應該還算是有良心。古今皇帝面對自己不喜歡的老婆,往往是關入深宮,甚至是下獄凌虐或是處死。曹操讓跟自己感情決裂的丁夫人回娘家,在古代算是很有風度的做法。而且從後續發展,可以看出曹操其實還是愛著丁夫人:

後太祖就見之,夫人方織,外人傳云「公至」,夫人踞機如故。太祖到,撫其背曰:「顧我共載歸乎!」夫人不顧,又不應。太祖卻行,立於戶外,復云:「得無尚可邪!」遂不應,太祖曰:「真訣矣。」遂與絕,欲其家嫁之,其家不敢。

過了一陣子,曹操想要復合,就親自到丁夫人家去找她。當時丁夫人正在織布,外面的人通報「曹操來了。」丁夫人繼續織布沒有反應。曹操到了丁夫人面前,摸著她的背柔聲說:「跟我一起坐車回去好嗎?」丁夫人不說話,連看也不看曹操一眼。曹操走到屋外,又問一句:「我們之間真的沒有可能了嗎?」丁夫人還是不理他。曹操難過的說:「我們真的分手了。」

曹操在分手後,還跟丁夫人娘家表達,如果有好男人願意娶她,丁夫人要再嫁也可以。但是丁夫人的娘家大概是感受到曹操還是很愛她,不敢讓丁夫人另外出嫁(就算娘家敢嫁,大概也沒人敢娶)。雖說曹操不是個好老公,但是從願意讓前妻再嫁這一點來看,曹操的風度仍是超越中國歷代男性的父權觀念甚多。

p2477304024
中視《軍師聯盟》劇照
武宣卞皇后

而談到在與丁夫人分手後,另一個讓曹操重視的女人,就是曹丕、曹植的母親,後來成為「武宣卞皇后」的卞夫人。《三國志・魏書・后妃傳》記載卞夫人本來為「倡家」。「倡」字在古代指歌女,但也通同「娼」。所以卞夫人可能是歌女出身,也可能是性工作者,總之是從社會底層出身。但卞夫人靠著對曹操有情有義,跟高超的品德,在丁夫人與曹操決裂後成為了曹操心目中最「有母儀之德」的王后人選。

武宣卞皇后,琅邪開陽人,文帝母也。本倡家,年二十,太祖於譙納後爲妾。後隨太祖至洛。及董卓爲亂,太祖微服東出避難。袁術傳太祖凶問,時太祖左右至洛者皆欲歸,后止之曰:「曹君吉凶未可知,今日還家,明日若在,何靣目復相見也?正使禍至,共死何苦!」遂從后言。太祖聞而善之。建安初,丁夫人廢,遂以后爲繼室。諸子無母者,太祖皆令后養之。

卞夫人在二十歲的時候被曹操在老家納為小妾帶到洛陽。而卞夫人從小妾翻身的關鍵,是在董卓進洛陽時發生的一件事。當時曹操為了到關東發起「討董卓聯軍」,化妝後逃出洛陽。在曹操逃走之後,袁術當時在洛陽到處亂說曹操已經被董卓殺害。聽到這個消息,留在洛陽曹操府邸裡的人都想逃亡回曹操的老家。卞夫人就在這時挺身而出,說曹操現在是生是死還不知道,如果他明天回這個家卻看不到我們,那以後有什麼臉再見他。就算真的大禍臨頭,跟曹操一起死有什麼不好?後來曹操在聽到這些話之後,就對卞夫人另眼相看。

不過相對於丁夫人,歷史記載裡比較少提到曹操跟卞夫人的愛情細節,而是提到許多卞夫人的德行。像是替曹操撫養其他早逝夫人的兒子,還有卞夫人的度量。像是在丁夫人過去因為是大老婆,又撫養長子曹昂長大,所以對卞夫人的態度很高傲。但在丁夫人跟曹操離婚後,卞夫人不只沒有狹怨報復,反而常常趁曹操不在家,送很多東西給丁夫人;或是請丁夫人回曹操家裡看看,但當丁夫人來到時,卞夫人不把自己當大老婆,而是以自己還是小老婆的禮節尊重丁夫人這位前妻。

初,丁夫人旣爲嫡,加有子脩,丁視后母子不足。后爲繼室,不念舊惡,因太祖出行,常四時使人饋遺,又私迎之,延以正坐而己下之,迎來送去,有如昔日。丁謝曰:「廢放之人,夫人何能常爾邪!」其後丁亡,后請太祖殯葬,許之,乃葬許城南。

卞夫人時常這樣做,直到丁夫人說自己已經跟曹操離婚,要卞夫人不要再這麼常邀請自己才停止。等到丁夫人過世後,卞夫人還希望曹操出錢替丁夫人辦後事。不過曹操雖然立卞夫人為王后,但直到臨死前,曹操心中最掛念的還是跟丁夫人那場失敗的婚姻。

後太祖病困,自慮不起,歎曰:「我前後行意,於心未曾有所負也。假令死而有靈,子脩若問『我母所在』,我將何辭以荅!」

在曹操臨死前,最後的遺憾不是沒有一統天下,或是感嘆赤壁大敗之類的。反而是覺得自己一生最後悔的,就是跟丁夫人離婚。曹操最怕的就是等到死後遇到曹昂的魂魄問他:「我的媽媽在哪裡?」曹操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或許曹操的一生,在私生活上最具有教育意義的,就是讓天下男人在外遇前要想清楚,免得像曹操一樣抱憾終身。

p2477302521
中視《軍師聯盟》劇照
電視劇裡曹操與卞夫人。
同場加映:諸葛亮的口臭疑雲

在整個《魏武帝集》裡最謎的一篇文章,非曹操寫給諸葛亮的〈與諸葛亮書〉莫屬了。大家或許都很好奇,曹操寫信給諸葛亮這麼有趣的事,為什麼無論是正史的《三國志》小說的《三國演義》,或是後來的大眾文化都沒有提及。

原因出在不知道是因為散佚,還是原文真的就這麼短,其中只有一句:「今奉雞舌香五斤,以表微意。」

這個雞舌香,現代叫做「丁香」,是一種香料,在古代據說是用來治口臭的口腔衛生用品。因為這個原因,在中國有一些文章冒出:「據說諸葛亮有口臭」的說法,或是推論這是希望挖角諸葛亮的意思。

按照既有的史料,我們大概永遠都不會清楚曹操幹嘛送諸葛亮雞舌香,也不知道諸葛亮收到這樣的禮物後作何感想。不過按照前面《曹瞞傳》提到曹操愛講幹話作弄人的性格,說不定曹操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的意圖,只是想整整諸葛亮也說不定。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