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權力真空醞釀新衝突:以色列介入敘利亞內戰,意在伊朗?

中東權力真空醞釀新衝突:以色列介入敘利亞內戰,意在伊朗?
以色列總理納坦尼雅胡│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以色列與伊朗此次看似擦槍走火的衝突來看,很明顯是中東權力嚴重失衡的結果,也就是說伊拉克海珊政權跨台,加上敘利亞持續多年的內戰,已經使這個地區成為列強權力競逐的場域。

今(2018)年2月10日,以色列空軍一架F16戰機越界追擊伊朗的無人機,並在敘利亞境內執行襲擊伊朗的無人機發射裝置任務時,被敘利亞航空火砲擊落,墜毀在以色列境內,機上的以色列空軍飛行員一重傷一輕傷。這起事件使得中東局勢又再一次吸引全球的目光,外界紛紛擔心在「伊斯蘭國」(ISIS)逐漸被弭平之際,中東是否又將陷入另一波新的衝突。

幾個世紀來造成中東局勢紛擾不休的原因,主要有宗教衝突、民族主義、石油等,究其實「權力平衡」才是操弄這些因素背後的幽靈。就以色列與伊朗此次看似擦槍走火的衝突來看,很明顯是中東權力嚴重失衡的結果,也就是說伊拉克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跨台,加上敘利亞持續多年的內戰,已經使這個地區成為列強權力競逐的場域。

敘利亞內戰地圖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游承穎

變調的友誼:以伊關係惡化,海珊垮台後的中東真空

回顧歷史,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伊朗是穆斯林世界中第二個承認以色列的國家,雙方一直維持親密互動。以色列遭到周圍阿拉伯國家封鎖的年代,以色列和伊朗簽署石油供給協議,從1959到1971年的12年間,以色列從伊朗進口將近90%的原油,甚至在以阿戰爭期間,伊朗也從未停止對以色列的石油供應;而以色列則為伊朗培訓軍事人並進行情報合作,當時學界甚至將兩國關係界定為「戰略聯盟」。直到伊朗伊斯蘭革命後,兩國雙邊關係急轉直下,伊朗從此拒絕承認以色列的國家存在。

第二次波灣戰爭之後,美國在伊拉克境內的駐軍人數曾經高達16萬人,然而自從美軍於2011年撤出伊拉克之後,出現了一如當時前美國國防部長蓋茲(Robert M. Gates)所警告的「權力真空」,該地區的派系鬥爭與武裝衝突從未停歇。

隨後發生的敘利亞內戰使得該地區的局勢雪上加霜。「伊斯蘭國」趁著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權利真空坐大,盤據伊拉克及敘利亞北部地區多年,製造了多起恐怖攻擊威脅全球安全。而什葉派穆斯林居多的伊朗,對於伊拉克、敘利亞境內的民兵以及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都有極大的影響力,也因為這場戰爭勢力範圍迅速延伸。

伊朗快速崛起,「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

中東地緣政治版圖最大的變化,就是這20年來伊朗的快速崛起,特別是近年來聯合同樣以什葉派為主的伊拉克,其勢力不斷延伸;向西北支持什葉派分枝阿拉維教派的敘利亞阿薩德(Bashar Hafez al-Assad)政權和黎巴嫩真主黨;向西南支持葉門境內的胡塞武裝組織(Hussein Arms),造成一股中東新崛起的政治軍事力量,被稱為「什葉派新月地帶」或稱「什葉派走廊」。

為了與遜尼派瓦哈比宗(Wahhabism)的沙烏地阿拉伯爭奪中東霸權,伊朗對奉行瓦哈比宗極端主義的「伊斯蘭國」進行嚴厲的打擊,獲得國際上普遍的支持。同樣的原因,伊朗對以色列的敵視也逐步增溫,何梅尼(Ayatollah Ruhoullah Khomeni)時代就以支持巴勒斯坦兄弟消滅以色列為職志。2005年當選的激進派總統馬哈茂德(Mahmoud Ahmadi-Nejad)一席「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的言論更是引起全世界的震驚。

在這種雙方都視對方為自己嚴重安全威脅的情況下,以色列除了在2015年極力阻止伊核協議,宣稱「會用一切方法防止伊朗取得核武」,這兩年更是加大對敘利亞境內伊朗軍事設施的攻擊力度。以色列尤其懼怕伊朗利用目前敘利亞的混亂局勢,增加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特別是伊朗資助黎巴嫩真主黨直接介入敘利亞內戰,並試圖控制戈蘭高地,建立伊朗直通地中海的陸上通道,讓以色列猶如芒刺在背。

敵視到對抗,以伊關係惡化讓中東前景難樂觀

姑不論美、俄、中等強權在此一地區不同程度的介入,中東地區的力量顯然已經發生變化。特別是伊朗在去(2017)年9月下旬展示其最新研發的彈道導彈,其射程達2,000公里,可覆蓋以色列全境。以色列也全面回擊,去年一整年以色列空軍越界轟炸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設施超過60次,甚至發射導彈擊毀伊朗的軍事基地,但從未發生以色列戰機被擊落的事件。

這次以色列戰機擊落事件,顯示以色列和伊朗很可能已經從彼此敵視升級到直接對抗,中東恐將陷入更嚴重的衝突及對抗。

敘利亞內戰關係圖_copy-5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游承穎

除此之外,土耳其近日對敘利亞北部軍事同盟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SDF)所屬成員庫德族人民保衛軍(Kurdish militia group,YPG)展開軍事行動,加上美國宣布將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三萬人的邊境安全部隊,中東的前景恐怕讓人樂觀不起來。

倒是以色列迅速與沙烏地阿拉伯改善關係,乃中東權力平衡的自然現象。至於伊朗在中東的勢力擴張導致國家的沉重負擔,終於在去年年底爆發大規模的群眾示威活動,民眾抗議政府罔顧民眾生計卻花大錢支持黎巴嫩、敘利亞、葉門與巴勒斯坦武裝運動;另也有評論指出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是因為過度強調伊朗威脅論,方能在大選中一再獲勝,則是中東均勢的另外一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