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法官騒擾女助理僅「輕判」一年俸祿,受命法官:只是「未成功的婚外情」

前法官騒擾女助理僅「輕判」一年俸祿,受命法官:只是「未成功的婚外情」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靜慧向司法院請辭職務法庭法官,她說:「不是憤怒請辭,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夠,無法說服其他法官,就讓賢吧!」

(中央社)
前北高行法官陳鴻斌被控與助理有異常互動案,司法院職務法庭在8日婦女節當天改判陳姓法官罰款新台幣200多萬元;職務法庭法官謝靜慧9日受訪表示,自己無法說服其他人,因而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務(什麼是職務法庭)。

(2018.3.12. 23:00更新)

本案受命法官陳志祥今天上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的廣播節目「蔻蔻早餐」,談論陳鴻斌案。節目一開始周玉蔻便質疑,這樣的改判結果,難道是要鼓勵法官性騷擾,還是有官官相護的情形發生。

陳志祥說,法官不一定很聰明,但法官一定不會是笨蛋,「如果我們維持原判決,社會會給我們很多掌聲,說我們不會官官相護、懂得自律;但在看了相關資料發現,原判決認定有問題,重新審理後認為這不是性騷擾」。

陳志祥表示,原判決認定陳鴻斌利用法官職權涉嫌性騷擾有8件犯罪事實,但再審後發現其中5件不成立;憲法有比例原則、刑法有罪刑相當原則,犯輕錯給予輕度懲罰,犯重罪給予重度懲罰,法官逾越分寸當然要受處罰,但陳鴻斌並非利用職權、非性騷擾;陳鴻斌可能是要試圖發展婚外情,但並未成功。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上午到監察院前舉行記者會並遞交陳情書,由值日監委陳師孟接下陳情案。司改會陳情指出,做出再審判決的職務法庭組成有瑕疵,依法職務法庭的審判長應該是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但再審判決時的審判長並非公懲會委員長;因此司改會要訴請監察委員對此案提起再審。

監察委員下午也發布新聞稿指出,本案調查委員王美玉、方萬富將於收到判決書後,研究提起再審。

此外,監察院更在職務法庭審理過程中力陳,縱使陳鴻斌歷年考績優秀,也不能免除違失行為責任。但職務法庭的再審判決不採納上開見解,反在婦女節這一天作成與目前性別平等觀念差異甚鉅的判決,對此,監察院深表遺憾。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今天也表示,將敦請監察院檢視這個案子有沒有再審理由。他表示,這個個案也突顯制度或全面問題,未來司法人員在法官性別意識提升,考慮在法官在職進修中明定,每年要有一定時數關於性別平權意識的在職教育。

監察院在民國104年10月通過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的彈劾案,送交職務法庭決定。

職務法庭審理後,在105年10月判決陳鴻斌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的其他職務。陳鴻斌提起再審之訴,職務法庭8日(婦女節當天)將原判決廢棄改成罰款,罰款計算基準為陳任職時最後一個月的俸給,罰12個月,總額為200多萬元。

不過9日傳出,本案職務法庭五名合議庭成員之一的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長謝靜慧不滿判決結果,因而辭去職務法庭法官。

謝靜慧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確實在8日案件宣判後遞交辭任書,但她強調評議過程中,大家經充分討論下,看法一定會有所不同;就最後結果來說,「可能是我的能力不足,無法說服其他法官」,所以才決定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務。

《聯合報》報導,謝靜慧表示:「我這樣做是希望讓被害人知道,不是所有法官都是這個看法,至少這樣我比較心安。」此案與婦女職場人身安全有關,「判決結果與我過去受的教育或承審相關案件的認知,差距很大」。

謝靜慧強調此案關乎「一個法官有這樣的騷擾行為, 罰錢就可以嗎,難道職務法庭要告訴國人說,這樣的行為可以繼續當法官?」謝靜慧還說,法官要有基本準則,「如果性騷擾的法官不用被免職,當然他也會認為狼師可以繼續幹,難不成這樣的法官可以對別人嚴格一點,對自己寬一點,這樣也不合理呀」。

《自由時報》報導,63歲的陳鴻斌前年被判免職後,司法院將他轉任北院司法事務官,陳雖火速申請退休,銓敘部仍核定他以司法事務官俸級退休,陳另打行政訴訟爭取以法官退休,尚在訴訟中;依陳的年資推估,他目前月退俸比法官身分退休約少十萬元。這次職務法庭判決讓他「恢復」法官身分退休,將由銓敘部審議決定他的退休身分,因職務法庭判決即確定,不排除會讓他以法官退休。

「法官改革司法連線」指出,如此一來陳鴻斌的退休金可從6萬變成18萬,罰216萬的差額1年半就可以扯平。

判決出爐後,法官內部「法官論壇」譁然,有法官質疑「若試行親吻只是輕微性騷擾,什麼才是嚴重?」還有法官留言:「歷史會記得職務法庭在婦女節這一天做出這樣的判決。」

職務法庭判決說明新聞稿指出,原判決認定應懲戒事實有八件,但本庭認定應懲戒之事實有三件(偷吻女助理嘴角、稱絕對不會原諒她接受男性邀約、擋住辦公室大門阻陳離去),本庭認定應受懲戒,但其情節較之原判決所認定者為輕。其餘五件之事情,本庭認為懲戒事由不成立:

第一件是在辦公室內短暫之擁抱,第二件是購物時代女助理付帳,第三件是買相機送女助理,第四件是邀請女助理上山照相被拒(以上經合議庭認定為並未逾越當今社會的社交規範,且本案當事人贈送助理照相機,係在該助理因公受傷後不久,依行政院規定的「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第4條,長官可以基於獎勵、救助或慰問,對於其部屬餽贈財物),第五件是所謂在女助理續聘會議上掩飾女助理之疏失(此部分不成立,乃因所屬審判庭王庭長到庭證稱,實際上該庭早已知悉女助理之疏忽未影印卷宗資料的行為,並無掩飾情形)。

而這3件被認定的犯罪事實包括,陳鴻斌約女性助理到政治大學河堤邊手牽手散步約半小時,之後兩人進入汽車後座聊天時,陳鴻斌要女助理閉上眼睛,在未經女助理的同意下親吻她的左嘴角;女助理睜眼說「這是只有男朋友才可以對我做的」,陳鴻斌就中止行為,並說「那我誤會了」,隨即開車載助理回家。

另一件是,陳鴻斌知道女助理跟別人出遊,便說「如果有那種事情讓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原諒妳」;女助理答「就是不要跟有婦之夫搞婚外情」;陳鴻斌回「對啊,對啊」。

還有一件是,陳鴻斌邀女助理至他的新辦公室,要討論物品如何擺設;女助理認為該話題與公務無關,要離開辦公室;陳鴻斌認為對話尚未結束,便起身將辦公室門扶住,阻止女助理離去,但在女助理大聲表示要離去時,陳鴻斌隨即中止行為。

合議庭改判理由包括:陳鴻斌擔任法官近30年,除了其中有3年考績獲乙等,其餘均獲甲等,「表示陳鴻斌素行尚佳」;陳鴻斌在助理異議後立即中止不當行為,顯然還有自制力,而且陳還幫助理找對象,可見他已懸崖勒馬,並非原判決所稱無反躬自省,「表示陳鴻斌深具悔意」。

職務法庭認定,在無必要剝奪陳鴻斌法官身分的原則下,選擇較重的罰款做為懲戒,「表示罰鍰已是最高額」,而陳已因此案而離職辦理退休,不可能再回任法官。

職務法庭為任務編組,此案審判長為最高行政法院法官林文舟、受命法官基隆地院陳志祥、陪席法官高院謝靜慧、台中高分院郭瑞祥、台中地院陳添喜。謝靜慧去年12才月遞補擔任職務法官,接任未滿3個月就辭職。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表示,司法院尊重獨立審判。

「中華民國法官協會」在10日發表聲明,「任何人均應享有不會受到壓迫或騷擾的權利,但在職場中,如位居上位之主管利用職務權力結構下的上下地位關係,要求部屬配合與工作無關事項,甚至進一步侵害對方意思決定自由與身體自主權,無異是擅自將基於職務所產生之上下服從關係延伸至私領域,乃濫用權力壓抑他人之行為,於理自所不容。法官尤其應以更高標準約束自身言行,對於他人權利之尊重、職場倫理之遵循,更不能有任何的讓步與妥協,且應時時自我警惕,相互要求以提升對權利價值之體悟。」

婦女新知基金會則在今日發表聲明指出,「對於受騷擾的助理而言,面對來自於有核定其職務內容、差勤、平時考核、年終考核及重新遴選聘用之權力的法官,這些示好、送禮、肢體碰觸,以及要求其不能與其他人交往,整體構成敵意的工作環境。職務法庭法官居然認為只是提供交換,施予好處,對被害人而言就不叫性騷擾?」

「職務法庭以陳法官介紹助理交往對象的行為作為陳法官已有悔意的依據,令人匪夷所思。對照先前陳鴻斌法官曾有「如果陳助理卻接受其他已婚男性邀約,出遊逍遙,甚至發生婚外情,將不會原諒」的情況,也鑑於兩者之間存在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以及陳法官已有性騷擾助理的事實,陳法官介紹助理去跟其他男性交往,對被害人而言不但不是一種有悔意的表現,反而是一種持續干預與騷擾助理私生活的行為。」

「處罰是否適當,往往只能與相類似案件進行比較。對照過去校園性騷擾案件的處理,不少涉及性騷擾的老師就算事後賠償或道歉,學校向來都是解聘,剝奪騷擾者教師身分。職務法庭讓有性騷擾事實的法官保有原來的身份,很容易讓人有司法維護自己人,無能自律的印象。即便如職務法庭所言,陳法官已經辦理退休,已不可能再回任,此一保留陳法官之法官身份的決定,顯示職務法庭對於法官專業倫理的期待甚低。這樣的判決釋放出來的性別訊息是什麼?難不成法院是性別友善職場的化外之地?」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