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鴨子上路的失智症共照中心面臨斷糧,超過26萬失智症家庭如何是好?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失智症家庭看到去年曾提供服務的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今年還持續提供服務,要知道他們真的是在「做功德」,因為衛福部連去年該付的經費尚未核銷和撥款,今年連計畫都還沒公告,更遑論經費在哪都不知道,即使真心想為失智症家庭服務,只是不知道今年的糧在哪。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如果失智症家庭看到去年曾提供服務的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今年還持續提供服務,要知道他們真的是在「做功德」,因為衛福部連去年該付的經費尚未核銷,也未撥款,今年連計畫都還沒公告,更遑論今年經費在哪都不知道,即使真心想為失智症家庭服務,只是不知道今年的糧在哪。

衛福部去年由照護司「倉促」選了十九個醫療機構及一個民間團體掛上「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招牌,沒有任何事先完善的訓練、沒有任何長期規劃,只有公告「106年失智照護服務計畫徵求說明書」,挑選就上路了,先讓衛福部長陳時中去年四月能在世界衛生組織(WHA)會場外,能夠以此「紙上成績」露臉,現在這二十家失智症共照中心今年面臨可能斷糧,讓全台超過26萬失智症家庭怎麼辦?

倉促上路的失智症共照中心,難於無米之炊

失智症共照中心是推動失智症社區支持網的關鍵,因為一個家庭單獨面對家中失智症長者十分辛苦,往往是形成家庭悲劇的肇因。社區支持網是可協助讓家庭能夠持續走下去,包括學習:對疾病的認識、照護技巧與知識、與患者溝通技巧、喘息服務、不同病程的照護計畫等,甚至還要靠政府提供的喘息服務。衛福部雖然在2013年提出第一份《失智症防治照護政策綱領暨行動方案》,但被戲稱為紙上談兵的失智症政策,毫無具體行動的行動方案。

為配合長照2.0將失智症服務納入,去年底,再次推出新版《失智症政策綱領》,試圖希望在2020年內,全省規畫建置完成63處失智症共照中心、368處社區服務據點。

大餅剛畫出,立即出現窘境,原因是去年剛成立的二十個失智症共照中心至今尚未領到去年第二期款項,今年已經過了三個月,新的計畫內容一改再改,都已經快有二十個版本,仍無法定案,所有共照中心今年前三個月似乎必須停擺。根據衛福部過去做法,要先公告計畫,承辦機構送件,經衛福部審核後,才能確定,再由衛福部與該縣市政府先簽約,由地方政府與承辦機構簽約,這還不代表簽約就可直接拿錢運作。

目前共照中心可能僅得到去年的開辦費,第二期款項還不見蹤影,所幸這其中十九個承辦單位是醫療機構,礙於面對上級主管機關衛福部的情面,分別運用醫療機構內的基金會或特別基金先行墊付,維持消極運作。所謂消極運作是指人事費用部分為主,總不能讓已經約聘的照管師等人員離職三個月,等衛福部新的計畫公告及款項撥出,有錢付薪資時再約聘回來,至於其他該有的活動則不得不停擺。

沒有經費撥出,必須面對的選擇方案:一是完全停擺,另一是借貸或挪用別的經費先行墊付,但瞭解衛福部往例運作模式,他們大多採循方式是經費尚未撥出前,先採取消極運作,將墊付款項壓到最低的可能。

失智症照護計畫移交長照司,共照中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去年倉促成立的共照中心都還需要時間,一邊練兵,一邊打仗,但現在還要面對「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的窘態,原因出在:去年的「失智照護服務計畫」是由照護司所規劃,既是初次提出,承辦機構也是初次承接,尚有許多內容需要討論、修正,雙方都還在磨合期。衛福部去年為解決長照業務分散在部內許多不同單位,希望事權統一,成立長照司籌備單位,今年即將照護司手上的「失智照護服務計畫」轉移給這新單位。

這一下問題嚴重了,讓共照中心的運作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因為換了一批人來負責這項業務,新人新氣象應是好事,但新手上路,問題百出。首先,新接手的人不瞭解去年所討論的內容,對於要核銷去年的費用,有著不同見解,致使費用核銷得延宕時日,讓所有承辦機構至今無法領到去年第二期款項。

更嚴重的是:去年照護司所擬的「失智照護服務計畫」,到長照司籌備單位有著不同想法,大幅修改原計畫,致使今年計畫初稿讓所有共照中心大吃一驚,以個案延續性及服務次數的規定為例,去年規定一個個案可提供諮詢服務十六次,今年縮減為十二次。

臨床研究提出,阿茲海默症患者確診後平均餘命是八至十年,失智症的病程是從輕度持續發展到重度,個案服務應是連續性的,且每一個案狀況差異均存在,需求也不一致,衛福部卻為年度費用計算便利,忽視需求者的權益,改以十二次諮詢服務來計算,換言之,一個月最多一次,如果家屬有更多的需要,就看共照中心是否願意做功德,因為衛福部是不付錢的。

這一部分理應尊重各共照中心對個案的評估,諮詢服務次數不宜做僵硬的規定,應給予適度的裁量空間。

此外,每一個案諮商服務一次衛福部給予300元,一個據點從去年十五到三十個案今年縮減到二十個,倘若一天能訪視兩個個案,一個月有二十工作天,換言之,這一萬二千元是讓共照中心做為約聘個管師的費用,還包括勞健保費用,共照中心若要能聘大學畢業的個管師,得另必闢門路找經費,真是在做功德。

還有去年要求共照中心建立友善失智社區環境,結合食衣住行育樂各類商家,提供實質友善失智服務內容,包括商家服務人員教育訓練、建立協助通報共照中心有疑似個案需服務之機制、友善服務提供及配合辦理失智宣導活動等,今年計畫書完全刪除。

衛福部如果希望失智症家庭能自行照護,友善失智社區環境是一重要支持要素,一方面讓社區民眾與商家認識這一疾病,接受失智症患者生活在社區中,另一方面,能協助失智症家庭,當患者遊走在社區時,能給予適當的協助,減少家庭照護壓力,降低社會成本,這是要有行動計畫與步驟,去年計畫完全不見具體內容,讓各共照中心自行發揮,如何能見到具體績效。

今年計畫書被刪除經費的部分還有在共同照護平台上所召開社區失智共同照護聯繫會議、開發失智識能教育網路傳播教育方案等項目,有共照中心就反映不提供聯繫會議的費用是代表聯繫會議不必召開?還是要共照中心自己掏腰包做功德?

朝令夕改的失智症政策可能與全球行動綱領接軌嗎?

政策執行是希望順利推動達到預期目標,因降低各種不必要的變數或影響,甚至應能持續瞭解政策標的者的意見,做為政策修正的重要依據。衛福部長照2.0政策應是一持續性政策,即使不是十年計畫,也應配合蔡英文政府任期至少有四年,雖然政府預算編列是年度方式編列,衛福部在考量政策執行的有效性及政策賡續時,就應考慮跨年度的經費與計畫公告等相關配合方式,一方面讓承辦機構能順利推動政策,另一方面,則是提供給失智症家庭的服務不致停擺。

衛福部陳時中部長去年二月上任後,曾瞭解參與長照2.0的服務團體被核銷經費的行政程序所困,經費核銷拖延超過半年,曾誓言要改善行政程序,所以計畫成立長照司以單一窗口來因應,但目前看來長照司籌備單位反而是製造問題的新單位。

去年,衛福部長陳時中曾向當時的世界阿茲海默症協會執行長馬克(Marc Wortmanann)自誇台灣失智政策與全球行動綱領,會讓台灣的失智照護體系成為典範,說明台灣長照2.0計畫推動的失智共照中心設計,強化失智個案與照顧者支持系統,強化地方政府對照顧失智個案及支持失智照顧者的量能,提升失智早期診斷及延緩失智。馬克當時表示,台灣失智政策是與全球行動綱領接軌。現在回想這段談話似乎十分諷刺,如何讓失智症共照中心能順利走下去才是當務之急,台灣超過26萬失智症家庭之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伊佳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