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柯文哲幸運,我敢驕傲承認我是墨綠:台北市長辯論後有感

我比柯文哲幸運,我敢驕傲承認我是墨綠:台北市長辯論後有感
Photo Credit: 柯文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更可悲的是,台北市這群對台灣前途思考不甚清楚的選民中,絕大部分根本不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他們就是一直支持國民黨,不斷地投票選出國民黨的民代或官員來殘害自己的生命和靈魂。

一、國民黨的陰影讓上一代的人不敢承認自己是台獨

「我說過我是墨綠,當時是為了向這個社會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我這樣講是為了台灣社會的和諧,可是你今天在講我是墨綠的時候,你是在撕裂這個社會,謀的是你個人的政治利益。我看待陳水扁跟看待你一樣,你們都是我的病人。」

柯文哲在辯論會中所說的這段話讓部分台獨派同志氣到跳腳,他們紛紛批評柯文哲不是真的墨綠。不過在筆者看來,柯文哲這段話之所以引起爭議,有兩個重點要去思考。

第一個明顯的重點是柯文哲使用的動詞不精確,筆者認為,「我說過我是墨綠」這一句,如果改成「我表態過我是墨綠」,或者改成「我勇敢表態過我是墨綠」,意思會更接近柯文哲所要表達的原意。

第二個要談的重點是,柯文哲從兒童到成人的這段時期,當時的政治環境是非常高壓的統治。我們可別忘了柯文哲的祖父在二二八事件時被國民黨惡整過。他的祖父被放出來以後,就臥病在床直到過世。柯文哲一家人不但要面對白色恐怖,還要隨時提醒自己就是犯人的家屬。柯文哲和他的家人們,必然過得戒慎恐懼,我想有同理心的人自然都可以理解。

也許以下這個情境可以幫助我們理解柯文哲的心態。很抱歉我想不出更好的比喻,在此我先聲明我有很多同志朋友,我絕對支持同志族群爭取婚姻平權。

海東國是一個對同性戀極度不友善的國家,海東國的C黨更是長期地打壓同性戀者。在海東國的社會中同性戀者長期被污名化,因此只有少數的人——不論是異性戀或同性戀——肯坦承自己支持同性戀者爭取自己的法律權益,因此可以想見,同性戀者向社會大眾坦承自己的性向的人數更少了。

A大夫長期默默支持同性戀者爭取自己的法律權益,也常常參加同性戀公民團體的社運集會,不過他本人幾乎不直接提及他的性向,因為他知道他如果大辣辣地坦承他的性向,他在日常生活中會遇到很多阻力。有一天,一名C黨大將B先生受到槍擊。C黨長期反對同性戀者爭取自己的法律權益,多次發表反同性戀言論,同性戀者對B先生當然是沒有好臉色,直覺認為這場槍擊案是C黨自導自演,認為B先生的槍傷是假的。此時急救B先生的A大夫出來說話了:「B先生的槍傷是真的,我是同性戀者,我出來講還有問題嗎!」

A大夫知道他如果表態他的性向,他日後會很不方便,但為了不讓受到槍擊的B先生生理受創之後還要受到這種心理挫折,為了一個病人的名譽,為了讓社會大眾釋疑,他還是這樣做了,只因為他認為他是個醫生,他必須出來說句話。

過了數年以後,A大夫與B先生一同出來參選首都市長。在辯論會中,B先生狠狠地大力抨擊A大夫是同性戀者。A大夫最後痛苦地回應:「我當年勇敢表態我是同性戀者,是為了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是為了社會的和諧;你現在說我是同性戀者,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

有沒有覺得,我如果把上述情境中的「海東國」一詞換成「台灣」,「同性戀者」一詞換成「台獨份子」或「墨綠」,那麼此情此境,豈不恰如彼情彼境?

順便提一下江梅的找碴。她認為,柯文哲之前參加台獨派團體的活動,然後又宣稱中華民國是自己的底限,是一種前後不一。江梅說這種話我一聽就知道她沒搞過台獨。接受台灣國是A型台獨,接受中華民國是B型台獨,部分支持A型台獨的人,都會很痛苦地、很無奈地接受中華民國作為底限,這是基本常識。

二、台獨份子真心護台灣卻長期被污名化

「台獨份子」或「墨綠」在台灣被污名化已經幾十年了,直到現在還是。筆者在機車上裝個有台獨字樣的擋泥板,居然被好心友人警告小心被打,大家就可以知道台獨份子在台灣被污名化得有多嚴重。套句基進側翼發起人新一老師常說的話,「借問一下,你甘會問美國人你是美獨分子嗎?」台灣人是台獨份子,沒有什麼好訝異的。

國民黨流亡到台灣建立山寨中國以後,長期在台灣實施戒嚴統治,把黨外人士、台獨與中共視為「三合一敵人」,說台獨份子是跟中共是一夥的,是毒蛇猛獸。這種宣傳在當年是很有威力的,直到現在還有某些泛藍人士認為台獨份子跟中共一樣,既然都是要終結中華民國,顯然雙方是同路人。這真是皮相之論。

沒錯,在手段上台獨份子跟中共都試圖終結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但是在目的上,台獨份子這樣做是為了避免台灣被獨裁中國併吞,要讓台灣的民主制度可以繼續成長和茁壯,中共這樣做則是為了滿足它身為大中國主義者的虛榮心,並且緩解自己在威權統治中所累積的民怨,兩者在目的上天差地別。

不過這種宣傳當年是很流行的,這表示在無孔不入的國民黨毒素的洗腦下,台灣人是不可能太聰明的,以至於等到台灣開始流行­「藍綠一樣爛」這個口號的時候,相當於預告了台灣人會有一場超級政治災難。這個等一下我們再來談。

猶記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的候選人辯論上,趙少康與黃大洲兩人聯手夾擊陳水扁的台獨信仰,當時陳水扁一直閃躲,為何?因為當時的台灣社會民智尚未大開。趙少康說「身為台灣人,不搞台獨、不搞暴力,有什麼好悲哀的啊」;黃大洲說「不要再搞什麼台獨,我看這會毒死我們」,這些話放到今天來看,都是笑話。

要說搞台獨,1949年以後的中華民國本身就是一個搞台獨的政權,中華民國來台灣以後與原廠中國勢不兩立,中華民國來台灣以後的稅金是台灣人賺來繳的,中華民國政府擁有的資源絕大部分來自台灣這塊土地,這些泛藍人士居然指責台獨,這難道不是自虐嗎?都到今天這種局勢了,你泛藍人士那麼討厭台獨,那你自己搬到中國住就好了,不要住在台灣;如果你不喜歡中國的威權統治,那你就要想想辦法把台灣民主制度維持下去。徹底的台獨,就是為了要徹底擺脫跟威權中國之間的法理糾紛,這個道理是很簡單的。

要說暴力,國民黨統治下的國家暴力還少嗎?冤錯假案一堆,多少人含冤橫屍法場,多少人含冤坐穿牢底,趙少康和黃大洲敢去檢討國民黨在戒嚴時期幹了多少壞事嗎?面對真正的暴力,這些泛藍人士永遠捉小放大,永遠雙重標準,可悲的是,至今還有很多人相信他們這一套。

我們不禁感嘆,難怪當警察執法過當痛打人民的時候,居然有台灣人對被打的同胞冷言旁觀、冷嘲熱諷;我們不禁感嘆,在至少將近二十年以前,泛藍人士就已經開始釋放毒素訊息,把街頭運動一律醜化成暴力,搞街頭運動就一定要搞「和理非非」,一定要當乖寶寶,難怪國民黨至今屹立不搖。泛藍人士永遠不明白,國民黨是個畸形的黨,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是畸形的台灣,人民被國民黨的官逼到反,確實會出現部分過激的行為,但是問題的根源出在哪?不就是出在國民黨的畸形統治上嗎?

趙少康當年還說民進黨是納粹法西斯呢!對比一下國民黨和民進黨在歷史上的所作所為,趙少康根本就是罵錯對象了嘛。

至於說搞台獨會造成中共攻打台灣,這需要仔細澄清。國民黨流亡以後,不但盤據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還口口聲聲要攻擊、消滅中共,請問跟台獨主張相比,是誰的主張比較危險?中共打不打台灣,它的主要考量從來就不是我們喊不喊台獨,而是打下台灣對它來說是否划算。如果要讓中共覺得打下台灣很不划算,那應該怎麼做呢?不過就是勤修軍技戰備、爭取國際支援、人民要有一致的抵抗意識三個大原則罷了。這些都是老生常談,這三點如果都做到,誰敢動我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