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六甲:列強的兵家必爭之地,異鄉游子的落腳處

馬六甲:列強的兵家必爭之地,異鄉游子的落腳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396年,巨港王子拜里米蘇拉為對抗敵國來到馬來半島。打獵時倚靠在一棵樹下休息,隨行的狗將一隻鼠鹿逼向河岸,被逼急的鼠鹿卻反將狗弄進河裡......

文:林梓鈞

馬六甲,世紀遺落的舞臺

1396年,巨港王子拜里米蘇拉為對抗敵國來到馬來半島。打獵時倚靠在一棵樹下休息,隨行的狗將一隻鼠鹿逼向河岸,被逼急的鼠鹿卻反將狗弄進河裡;王子對鼠鹿的勇氣深感敬佩,決意在此地建立王國與敵抗爭,因此就以靠著休息的這棵樹的名字將這裡命名為「馬六甲」,現在的州徽也有鼠鹿的圖騰。

360px-Coat_of_arms_of_Malacca
Photo Credit:The State Government of Malacca CC BY 2.0
IMG_20180301_134046
橋上一隅,處處皆景

葡萄牙人曾說過:「擁有馬六甲,就能掐著威尼斯的咽喉。」

西元1511年,匯聚東西方的地理位置的馬六甲,召來葡萄牙人垂涎,戰神─阿爾布克爾克攻克此地,作為貿易轉運站,壟斷航線;西元1641年崛起的荷蘭,為擊退商業競敵,藉柔佛王朝之力占據,但因雅加達仍是遠東政治貿易中心,因此忽略了馬六甲的商業價值;隨著荷蘭在19世紀捲入拿破崙戰爭,無力經營海外殖民地,遂將馬六甲交英國託管;掌控整個馬六甲海峽的英國,為戰略需求將重心設在新加坡,直到1948年海峽殖民地被取消後,馬六甲正式成為馬來亞聯合邦一部分。

IMG_20180301_134925
Gereja Christ,馬來西亞最古老並仍在開放的新教教堂

列強爭先前往表演的舞臺,如今曲終人散,散落一地的劇本,是道不盡的故事

名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馬六甲,留下大量磚紅外牆的荷蘭式建築,但大量資金湧入,哄抬房地產價格,住民被迫選擇搬遷, 整排老屋早已無人居住,僅剩商業價值,民宿、大同小異的紀念品店, 除了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感概外,我看到了文創的價值與必要性。文化不是產業,卻有加值的成效,若能透過將文化融入在地,產出能表達歷史的商品,或是深度體驗的旅行,匯集更多為馬六甲說故事的人,將可重新定義屬於21世紀的馬六甲。

IMG_20180301_135404
多為空屋,缺乏善加利用的超美排屋

會館,藏著對家的思念

鄭和下西洋,落腳麻六甲帶來了第一批的華人移民,其後為開採錫礦、建設基礎設施,中國移工逐漸湧入,甚至在戰爭期間,為躲避戰亂而來的華人也不在少數。遠離家向數百公里的寂寞,讓文化匯集了同鄉人,望著記憶中熟悉的生活方式,是彼此紓解相思的方法,異鄉游子們建立了「會館」,如海南、福建、廣東會館,處理同鄉人大小事、傳承自身方言,集體在異地生活。

隨著移民落地生根,多代後的子孫對馬來西亞的認同感已大過中國,會館功能雖已沒落,但仍如信仰中心,祭祀著唐山祖,扮演如長輩的職責,庇佑著世世代代。

IMG_20180301_125948
位於雞場街的海南會館,館內祭祀媽祖

馬六甲的房屋上都刻印著年分,述說成家的當年,有些房子標示著「民國」,除了台灣,竟然還有地方以民國計年,原來喬遷至海外生活的華人,相當關注中國動態,因此刻上民國表達共進退的決心。

IMG_20180301_130832
刻印著民國的建築,圖為知名的咖啡廳─Jonker 88

文化的價值之一即是凝聚認同感, 靠著共同的生活記憶團結海外同鄉異客,營造地方、發揚產業,相互之間有了牽繫,更容易理解體諒且壯大族群,當故事不斷說下去,將能創造更大價值。

IMG_20180301_191636
欲征服馬六甲海峽的男人

若再有機會前往馬六甲,我不會安排緊湊行程前往數個景點,而是選擇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的吃飯、看書和散步,靜靜的享受這座城市豐饒的韻味。

關於作者:「我想探究每件事情、行動背後的原因」,是我對於分析感到興趣的起點,目前在華通擔任工廠與業務之間的橋梁,專職蒐集市場資訊,並藉著理工背景訓練的邏輯思維,梳理產業鏈複雜的關聯,進而思索出對於營運的最佳策略,並在實務上努力實踐。希望透過我的雙眼,闡述社會與產業的現況與議題,共同釐清世界的脈絡!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