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術稱帝的愚蠢決定:老闆想的跟你不一樣

袁術稱帝的愚蠢決定:老闆想的跟你不一樣
《三國志十二》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袁術滅亡的原因,在於他認不清時局、認不清自己的實力,但你是否感到疑惑,當袁術做出如此愚蠢的決定,身邊的人怎麼沒有阻止他呢?事實上,有兩個人曾試圖勸阻袁術⋯⋯

西元197年,袁術僭號稱天子。

袁術擊破揚州刺史陳溫,一度有機會站穩徐州、揚州,成為三國富豪榜第一人。他對外結交呂布為盟友,同時派孫策掃蕩江東,眼看諸事順遂。然而,當袁術僭號之後,一切都變了樣——當時局勢混亂,第一個跳出來說要當皇帝的笨蛋,自然是人人喊打。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不陌生,呂布、曹操、孫策發兵討伐,袁術在眾叛親離之下狼狽逃難,死前想吃蜂蜜而不可得,最後嘔血身亡。袁術滅亡的原因,在於他認不清時局、認不清自己的實力,但你是否感到疑惑,當袁術做出如此愚蠢的決定,身邊的人怎麼沒有阻止他呢?事實上,有兩個人曾試圖勸阻袁術──

珪中子應時在下邳,術並脅質應,圖必致珪。珪答書曰:「昔秦末世,肆暴恣情,虐流天下,毒被生民,下不堪命,故遂土崩。今雖季世,未有亡秦苛暴之亂也。曹將軍神武應期,興復典刑,將撥平凶慝,清定海內,信有徵矣。以為足下當戮力同心,匡翼漢室,而陰謀不軌,以身試禍,豈不痛哉!若迷而知反,尚可以免。吾備舊知,故陳至情,雖逆於耳,肉骨之惠也。欲吾營私阿附,有犯死不能也。」《三國志‧袁術傳》

袁術和陳珪都是公族子孫,當袁術開始做起皇帝夢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位滿腹智謀的好友,袁術寫了封信給陳珪道:「秦朝腐敗之際,群雄並起,只有智勇兼具的人才能獲得成功,現在正是英雄挺身而出的時候,我和你是老朋友,如今想要成就大事,你就是我最可靠的心腹了!」

1-2
《三國志11》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陳珪

袁術嘴上說得漂亮,實際上他劫持了陳珪的二兒子,心想陳珪非投靠他不可。不過陳珪義正詞嚴地回信道:「秦朝暴虐,自取滅亡,怎能和漢朝相提並論!何況現今曹將軍英明威武,正興兵平定暴亂、匡扶漢室,我以為你應該同心為國家出力,想不到你竟然圖謀不軌、自尋災禍,這怎能叫人不痛心呢!我身為故友,所以向你直言,若要對我威脅利誘,我絕對寧死不從!」

陳珪這一席話,讓人打從心底為他鼓掌。曹操當時確實是亂世中的一線曙光,至於後來是否黑化成為大魔王,在此暫且不論;陳珪與陳登父子假意依附呂布、暗中聯絡曹操,分化了袁術和呂布的同盟,對於穩定時局有莫大功勞。話說袁術被老朋友陳珪打臉之後,是否就此清醒過來呢?沒有,大老闆的思維不是我們所能猜透的,他找來了下屬,召開員工大會。

術會羣下謂曰:「今劉氏微弱,海內鼎沸。吾家四世公輔,百姓所歸,欲應天順民,於諸君意如何?」眾莫敢對。主簿閻象進曰:「昔周自后稷至于文王,積德累功,參分天下有其二,猶服事殷。明公雖弈世克昌,未若有周之盛,漢室雖微,未若殷紂之暴也。」術嘿然不恱。《三國志‧袁術傳》

「各位都看到了,如今劉氏衰弱、國內混亂,身為袁家四世三公的正統繼承人,我也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現在我想順應民眾、符合天意登上大位,各位覺得如何?」 袁老闆不愧是經營之神,短短幾句話道盡了職場上各種幹話: 第一:我做決定都不是為了自己,我是為了大家好啊!第二:各位聽完都沒有回應,所以大家都贊成,對吧?

1
《三國志11》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閻象

眾人不敢答腔,眼看這個「應天順民做皇帝」研討案即將通過,袁術的主簿閻象忍不住站了出來,他進言道:「從前周朝君王乃至周文王,累積了許多功勳恩德,仍然服從於殷商;袁家雖然興旺,恐怕不如周朝強盛,而漢朝衰弱,卻也並未像紂王那樣殘暴不仁。」 閻象說得合情合理,如果換作一個有氣度、有判斷力的老闆,或許會稱讚他犯險直言的勇氣,選擇罷手。然而,袁大老闆哼了一聲,只當作沒聽見。

三國之中,袁紹與袁術可說是失敗者的典範,常常淪為茶館中的笑柄,但平心而論,將兩人擺在一起,實在是委曲袁紹了。

袁紹能夠破公孫瓚、滅黑山賊,統整北方,既得民心又有忠臣死士擁護,仍有其過人之處;相比之下,袁術論氣度、論見識,恐怕還輸他這位同父異母的哥哥一大截。袁術不聽勸阻,依據編造的符命,堅持做他的皇帝夢,設置公卿百官,奢侈放蕩的程度變本加厲,後宮數百人享用綾羅綢緞、山珍海味,而士兵們飢寒交迫,江淮之間財物耗盡,壯丁紛紛出走,剩下的人們相互殘殺爭食。

這樣的天子當然不可能長久,袁術僭號僅僅兩年便逝世,最後,留下了一個歷史疑問。《三國志》沒有寫明袁術稱帝的國號和年號,《典略》記載說「建號稱仲世」,《後漢書》則說「遂果僭號,自稱仲家」,至於這個「仲家」是不是國號,目前找不到明確的答案。

以漢朝建安元年為例,漢為國號、建安為年號;若袁術的國號為「仲家」,年號不詳,稱帝那年就是「仲家XX元年」,漢朝即漢家,伯仲叔季則是序數,如同「季漢」係指西漢、東漢之後的下一個正統漢朝,袁術以「仲家」為國號或許也說得通。

當然,亦有論者說「仲家」並非國號、而是年號,又或者只是袁術本人的自稱,這點已無從得知,有待更進一步的歷史考據。不過,或許我們也沒有那麼在意袁術就是了……

26904514_2003322366350673_53620142255567
Photo Credit: 說書人柳豫

本文經大豫言家-說書人柳豫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