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來看,把任期改成終身制的獨裁者,通常不是絕對腐敗的那個

從歷史來看,把任期改成終身制的獨裁者,通常不是絕對腐敗的那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的「成功」的領導者,也都只是將問題敷衍粉飾,拖延時間而已。當交班時間到來,繼任者——通常是被權力所腐化的那一個——就成了那隻被壓垮的駱駝。

文:Hao Chuang

中國修憲完成,國家領導任期制正式廢除。大多數人都將這次改變形容為「終身制」,並且舉出「絕對的權力必將導致絕對的腐敗」這句格言,對習近平和中國的未來抱持悲觀的態度。

不過,從歷史上看,修改國家體制,開啟無任期制度的獨裁者,通常不是絕對腐敗的那個。這是一個微妙的現象,但其實不難理解。要把任期制改成終身制,這個領導者必須有一定程度的聲望和強大的掌控力,才能壓制住反對的聲音。這些人都經過了殘酷的實戰鬥爭,證明了他們的能力,攫取了大部分的「人心」的承認。

這些人不是英雄也是梟雄,大多都是白手起家。他們看待權力的態度,其實是兢兢業業的,因為他們的權力都是從他人手上搶來的,自然也就特別在意有可能奪權的敵手和外在環境的變化。而來自於奮鬥經驗的謹慎,讓他們在處理各種大小事務上特別小心,也就比較不容易犯錯。

只不過,歷史也同時給了我們幾個例子,雖不腐敗但卻失敗的例子。法國的兩個拿破崙,他們都是經由民選上台,然後修改制度開始帝制獨裁,但卻都在晚年失敗下台,下台的原因也都相同:主動發起對外戰爭。

另外,歷史也給了我們幾個善終的例子。武則天奪取了李家的唐朝天下,但卻在晚年將政權交還。佛朗哥發動內戰推翻民選政府,但死前又指定舊王室接班讓西班牙實施君主立憲重啟民主。

究竟習近平的修憲,最終會以怎樣的狀態結束?最差的例子可能是王莽篡漢,王莽不僅終結了西漢,自己也不能維持新朝政權,最後造成全國大亂,生靈塗炭。

人類總是喜歡說「歷史不斷重演」,但這只是選擇性失憶的結果,或者說史家下筆詩意的表象。歷史雖然常常看似相同,但細微處還是有所不同,而且一點點微小的不同就會造成結局的巨大差異。

習近平取消任期制,這個重大改變,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目前恐怕還很難遽下斷言。

我覺得,關鍵可能在於習能否成功化解中國內部日漸增加的內部矛盾,這個矛盾的來源在於中國的資本化。近四十年來中國「走資」成功的負面效應中,最嚴重的就是貧富差距的增加,低端人口生活面臨的懸崖墜落。資本化同時也助長了分離主義運動的興起,從西北到西南,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成為了民族尺度上的貧富不均、政治社會地位不均的受害者。這對原本就蠢蠢欲動的民族自決意識,會有加倍加成的效果。

關於「內部矛盾」這一點,我倒是悲觀的。我不認為習近平或者任何一個中國領導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原因之一是歷史上還沒有人做到過。所謂的「成功」的領導者,也都只是將問題敷衍粉飾,拖延時間而已。當交班時間到來,繼任者——通常是被權力所腐化的那一個——就成了那隻被壓垮的駱駝。

本文經Hao Chua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