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只有宜蘭的農地,可以長出五花八門的奇幻農舍?

為什麼只有宜蘭的農地,可以長出五花八門的奇幻農舍?
Photo Credit:宜蘭縣政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農業沒希望,不如蓋農舍」是一句完全錯誤的說法。不管農業有沒有希望,台灣人都是以炒地皮為最高目標。農業再怎麼發達,也比不上蓋農舍炒地皮。如果可以,全台灣的農民都會跳起來炒地皮,沒有這麼做只是環境條件不允許而已。

文:Hao Chuang

網路時代的特色之一就是,年輕人只知道Google,Google不到的東西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

宜蘭的「城鄉轉型」問題,早在上個世紀八○年代就開始醞釀。觸發的關鍵在於資本(我承認這是超馬的觀點)。更早之前,宜蘭的資本中心在羅東,產業是伐木。伐木是個好生意,只要「打點」好林務局和地方官員,根本就是無本生意,比搶劫還要好賺,大概就是那個時代的晶圓產業。

戰後台灣有幾個伐木業中心,阿里山下的嘉義,大雪山下的東勢,林田山下的花蓮,以及太平山下的羅東。這些地方,現在都成了「林業文化園區」,但其實應該叫做「林業資本化園區」才對。這些地方毫無文化可言,倒是充滿了資本,以及隨著資本而來的各種生活改變。這些歷史,說是資本聚積的歷史可以,說是「文化」不免污辱了語言。

八○年代,中央政府基於「延續十大建設」(白話講就是收拾爛攤子)的理由,繼續規劃了十二項建設。但是其中並沒有處理爛尾的蘇澳港。蘇澳港是十大建設,興建的理由是「繁榮宜蘭經濟」,但問題是蓋個港口這件事本身,對經濟一點幫助都沒有。如果當地沒有購買力也沒有產品需要輸出,光蓋個港口能幹嘛?

SuAo_Bay_Panorama
Photo Credit: SElefant @ CC BY-SA 3.0
蘇澳港

這其中當然有一點時間差,太平山開始伐木是在戰後初期,停止伐木是在1960-1970之間。蘇澳港的規劃本來是希望延續、承接林業停止之後的經濟動力問題,同時在搞的還有利澤工業區,也就是在利澤生產,在蘇澳出口。但這個規劃根本就是做夢,夢醒之後林業已經收攤,宜蘭經濟一整個往下掉,可說是民不聊生,大家吃樹根(咦?)

於是這時候,宜蘭的地方勢力開始向中央施壓,希望中央多投注一些資源在宜蘭。所以才有了王永慶蓋六輕的想法,當時石化業是明星產業,「污染」「環保」這兩個字還沒發明,宜蘭鄉下人更是連聽都沒聽過,只知道「錢最重要,沒錢萬萬不能」。

然後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陳定南和王永慶電視辯論,然後六輕沒了。宜蘭當地藉由伐木業累積的民間資本無處可去,於是動到了高速公路的頭上。這是由西部經驗得來的靈感,因為西部高速公路通車之後,沿線地價飛漲,出了一堆田僑仔,沒有發到財的,都希望政府趕快蓋第二條高速公路,讓大家都能繼續發財。於是有了北宜高的計畫。

高速公路就是炒地皮大賽。在宜蘭,炒地皮炒的最兇的,就是北宜高出口附近。藉由中央民代身分掌握到內線消息的某水系醬料民代和他的小生老婆。把頭城的土地從一甲二三百萬炒到一千萬。沒錯,當時宜蘭的農地還是用「甲」來算的,買來賣去都是算「甲」,哪像現在都用「分」「坪」來算。以現在的市價來看,一甲一千萬等於一坪三千塊,簡直是跳樓大拍賣。但是跟原本的一坪幾百塊相比,已經整整上漲了百分之N百。

不過天不從人願。北宜高的規劃和國三是一起進行的,本來的計畫是,國三台北段通車以後,就是北宜高通車。但是國三台北段1996就通車了。同樣在1990左右開工的北宜高,卻因為雪山山脈不高興,遲遲不能打通。所以水系醬料民代和他的小生老婆因此套牢,受傷慘重,從此退出江湖。

岔的有點遠了,總之,雪隧總算打通了,炒地皮的宜蘭人也終於解套了。推了一把的就是《農發條例》。這是偉大的李登輝博士總統任內最他X的德政之一。當初他還拿他農經博士的頭銜出來掛保證,說這樣對老農最好八拉八拉,但事實上巷子裡的都知道這就是農地炒作條例。

11083611_1070045166346417_59878100582613
宜蘭三星大隱,原本青翠的農田滿了農舍。Photo Credit: 「農舍非農用?全台百大經典豪華農舍」

這條例通過了,雪隧也通車了。然後宜蘭就完蛋蛋了。

其他什麼「台灣農業的未來?」根本是屁話,全台灣的農業都沒有未來,但只有宜蘭的農地可以長出五花八門的奇幻農舍。就算神仙下凡替台灣的農業找到未來,宜蘭人還是寧願種農舍不願種田的啦!為什麼宜蘭跟其他農業縣不一樣?答案只有那條雪山山脈也擋不住的田僑公路啦!那條公路就是為了炒地皮而蓋的,造成炒地皮的結果一點都不意外,根本就是意料之中,眾望所歸,計畫好的。

「農業沒希望,不如蓋農舍」是一句完全錯誤的說法。不管農業有沒有希望,台灣人都是以炒地皮為最高目標。農業再怎麼發達,也比不上蓋農舍炒地皮。如果可以,全台灣的農民都會跳起來炒地皮,沒有這麼做只是環境條件不允許而已,並不是他們比較愛農業,更不是因為農業有沒有希望。

事實上,台灣的農業從來就沒有「沒有希望」,或者應該說「希望」兩個字在農業的意義和一般人人生觀價值觀裡面的意義不一樣。所謂的農業,希望就在於種出食物來,也僅只在於種出食物來。至於賺錢,那並不是農業的希望,那是資本主義的希望。台灣只要氣候不變,水土保持作好,農業永遠都是有希望的,這是地理條件的因素,是位在亞熱帶的台灣的優勢。至於「賺錢」,那真的跟農業的本質無關。把「賺錢」當成希望,這真是最大最大的誤解。

只能說台北文青不意外。

本文經Hao Chua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