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就是在做一場精采的表演藝術

TED就是在做一場精采的表演藝術
Photo Credit: urban_data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urban_dat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urban_data CC BY SA 2.0

作者/羅佛佐

我說:「TED是一個表演藝術團體。」

每當別人問我,我們到底在做什麼時,我都是這樣回答。想當然的許多人都會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說:「啥?」,然後我都會很高興的再說一次:

「TED 是一個表演藝術團體。」

我很喜歡聽講座和和參與分享會,看著很多講者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講著其自身的「故事」或「想法」。但同樣的,我也常常看到許多的聽眾在台下不知不覺地點起頭。我自己都睡過好幾百場演講,就算講者是諾貝爾得獎人也是一樣,無聊了,自然就睡了。尤其通常一場講座都是超過1個小時以上。

大二時,在一堂化學課上,老師放了一部TED影片叫「第六感科技」(The Sixth Sense Technology),當下就被這個影片深深地吸引,覺得這個印度研究生怎能如此厲害,有想法、有技術又能講得這麼好。整個演講的過程看起來這麼的流暢,完全沒有「阿」、「嗚」、「喔」的停頓。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阿!當下就趕快抄下T、E、D三個字,回家後趕快google這三個字。

熟悉TED的人都知道,TED是一個最多只讓講者講18分鐘的舞台,讓觀眾在5天內,一次聽上百個講者分享其自身的研究與經歷。說穿了就是一個「演講聽到飽」的一個聚會活動。而特點是,他的門票要價7500美金(大概是22多萬新台幣)。開玩笑這門票竟要價22萬,而且還沒加機票!更重要的想參加這個大會,還不是你有錢就可以去,申請時要交幾篇文章(essay)去審核。

簡而言之,這是一個給「有錢」又「有想法」的人去的聚會活動。我曾聽過TEDxTaipei的Jason說過,他問Chris Anderson(TED現在的持有者)為何要收這麼貴,Chris Anderson說:「唯有從1%的人身上收取最多的錢,才可以使得TED的影片免費的放在網站上給全世界的人(99%)免費點閱。」

站在活動參加者的角度來看,你交了4-5篇文章,又花了飛機票飛到美國加州,也付了7500美金。你會「期待」TED是怎樣的活動呢?

我想我期待的就是像最後在網路上看到的那些演講一樣,一定要看到無懈可擊的演講!如果演講本身會讓你想睡覺的話,肯定當場撕破臉吧。

很自然的,將一個18分鐘的演講包裝得好,自然是籌辦者的必要工作。使講者講得順、能讓觀眾驚艷,成功的就不只是講者而是活動本身。

我們的詮釋是,這就像做一場「知識性的表演」。

利用「呈現的藝術」讓一個好想法無瑕地傳遞給聽眾。

參與過表演藝術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個很「人性」的工作,需要表演者絕對的投入並與導演不斷地溝通,以達到該呈現的張力。這無法用製造業的思維來衡量一個設計好的模板(開版),可以隨便找一個「材」就可以大量製造。每個參與者的獨特性,是一場演出的重要資產。

我想TED也是一樣的。找尋獨特的講者,他本身的故事、想法、內涵,是無可取代的,但他可能欠缺的是如何「呈現」的技術,以及如何在一個大題目下和其他講者共同扮演本次主題的元素。

在TED的社群裡,組織者都有共同的頭銜:「策展人」(Curator)。 策展的是「人的想法」、「人的經驗」、「人的故事」。我們利用一個主題,串連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人,來共同表達這個主題的意義。想法可以被取代,但人無法被取代。這樣的工作和一個新聞人很像,為什麼新聞要報導這個人或是特定的事件?那是因為,我們期望透過這個人、這個事件,發覺那背後更大、更深層的問題。

儘管我們是這樣認定TED活動的想法,但這樣的想法對很多台灣人是很陌生的,我們最熟悉的表演藝術團體,是像雲門舞集那樣,有音樂、舞蹈、聲光等配備的場合。很少人會把知性的、靜態的活動也當作表演藝術的一部分。

但仔細想想,「相聲」也是一種表演藝術。表演藝術會有這樣的名詞,特色在於「表現性」這件事,但演講不是很注重表現性嗎?就像Toastmaster或卡內基,以及市面上許多簡報術或教人說故事的書等,都在著墨「表現性」這件事情上。只是今天的演講者,不是專職的表演工作者,而是該領域的專家、學者或是政要等,他們在舞台上用18分鐘傳遞一個理念與想法,並不斷契合每一個段落的主題,並成為整場活動的一個演員。

鐘樓怪人、獅子王、貓,這些經典的百老匯影集,一場的門票費都所費不貲,為什麼呢?儘管費用這麼貴,還是有那麼多人要去看呢?因為參與的演員要不斷揣摩劇本中角色的心理、還要努力表達出角色在面對困難決策時的「想法」,因此我們能在看表演的過程中,從演員身上感覺到加西莫多悲壯的生命,從獅子王中看到那些人性的正反面,好像從他們身上看見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個部分。

同樣,TED從1989年以來,也同樣有許多令人省思的短講,像Brene Brown的「脆弱的力量」(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Simon Sinek的「偉大領袖如何鼓舞商業行為」(Kn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等。他們用幽默、同理心、示範等技巧,讓聽眾了解為什麼「脆弱」是你值得擁抱的情感、為什麼告訴別人「為什麼」永遠是一個偉大領袖溝通的第一要務。

這樣的「經驗」和我們所熟知的表演藝術如出一轍,我們從他們的故事瞭解為什麼這些「想法」很重要,而且我們發現他所講的和我們所經歷的是同一個世界,我們可以因為採納或理解後讓生命變得更好。透過「情感」包裝「真實」就是故事,那是我們為什麼克服財務與地理困境的目標。

獨一無二的故事,永遠是那麼的稀少與難得,但傳遞了卻無法被接收,又有什麼用呢?所以用「呈現的藝術」建立講題與聽眾的關係。讓觀眾能完全瞭解以及記住講者想表達的想法。

TED的slogan是「Ideas worth spreading」,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平台,讓更多的好想法能傳遞出去。所以我們的使命是要幫助講者的想法能「有效」地被觀眾們接受。

傳遞想法只是一開始,如何傳遞才是真正的挑戰。

所以每當別人問我:「TED到底在做什麼?」時,我都回答:「我們在做表演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