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盟提案反對「同志教育」納入國教,教育可以和電影一樣「分級」嗎?

幸福盟提案反對「同志教育」納入國教,教育可以和電影一樣「分級」嗎?
Photo credit:  婚姻平權大平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發起公投的幸福盟理事長曾獻瑩澄清,「反同志教育」的公投不是反同志,有學者則表示,同志教育是廣義的性別人權措施,反問「你把它刪掉,我怎麼教小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選會今(14)日召開聽證會,審查「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案,雖然提案方表示不是反同志、而是主張同志教育應「適齡」實施,不過有學生團體在外抗議,表示「我們需要平等多元的性平教育」,並高喊「我們才是下一代,反同萌萌不要亂!」呼籲中選會應重視學生作為受教主體的聲音。

由公民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安定力量」等團體提出的公投案,一共有3案,其中一、三案分已在3月9日舉行完聽證會,今日聽證會則針對第二案進行討論,確認公投主文是否違反《憲法》、是否適用全國性公投等。

  1. 「你是否同意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
  2. 「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對未成年孩子施行『同志教育』?」
  3. 「是否同意在不改變婚姻為『一男一女』結合前提下,以專法保障同性別之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

會前反同、挺同的聲援者也到現場表達訴求。

少了性平,不是我們要的教育

《聯合報》報導,包括由80多個高中生團體發起的連署、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同志諮詢熱線等團體發起抗議,要求中選會應駁回此公投。

「(沒有性平教育)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教育」,代表高中生連署發言的成功高中學生周秉宇表示,截至今天已有80個高中生組織或班級等參與連署(包括建中、北一女、師大附中、中山女高、台中一中、台南一中等學校),他說,今天下午的聽證會對付諸公投決定與否,直接受到影響的是全台的高中、國中小學生,這不是一個在21世紀、注重人權的國家應該要有的教育。

《苦勞網》報導,周秉宇也說,反同志教育的公投案一旦通過,直接影響的是他們這些學生,群眾也高喊「我們才是下一代,反同萌萌不要亂!」呼籲中選會應重視學生作為受教主體的聲音。

《NOWnews》報導,同志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表示,性平教育已有法源依據,目前《性別平等教育法》中,已包含「適齡」的要素,也就是「國中、小該教什麼」等內容,呼籲各界捍衛六到十五孩童的「適齡性平教育」受教權,也期望教育部予以支持。

《風傳媒》報導,性平教育協會理事長、同時也育有兩個孩子的莊淑靜則提問:18歲才進行同志教育來得及嗎?「我們都已聽過,幼稚園或國小孩子會嘲笑同學『搞gay』,如果公投通過,校園那些被孤立、被嘲笑的孩子,有沒有可能因為同志教育來翻轉自己的處境?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變成被嘲弄的對象,更不希望孩子因為無知去欺負不同的同學,不要讓孩子的同志教育輸在起跑點上!」莊淑靜說。

幸福盟:中選會增加實質審查,逾越法定權限

《風向新聞》報導,曾獻瑩表示,針對第二案「適齡性平教育」公投案,目的在於規範教育內容不應放入不適合國中、國小學生的同志教育。

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3條規定,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曾獻瑩質疑,中選會卻在3月2日發文表示,禁止國中、小「同性教育」是否違憲,是否牴觸平等權、其他基本權或比例原則?曾獻瑩說,此公告所增加的議題是一個實質審查,已經逾越中選會的法定權限

安定力量秘書長游信義則進一步表示,中選會日前擅自更動幸福盟的公投主文用語,將「同志教育」改成「同性教育」,使公投主文的意涵顯得不清楚。批評中選會身為政府機關竟違法創造一個用語,製造公投主文的歧異性,造成本案公投主文意涵不明。

分級「性平教育」才是對孩子最好的?學者:把人權刪掉,我怎麼教小孩?

聽證會上,提案人曾獻瑩表示,「反同志教育」公投案的目的不是要仇恨,或歧視任何人。而是為了保護兒少身心發展,避免未成年兒少接觸不當的同志教育。「分級才是對孩子最好的」。他表示,提案並不反對同性戀權益應被保護,而是反對同性戀文化成為教育內容,特別是國中小。

游信義也主張,電影也有分級制度,國中小學生應接受「適齡」的性平教育,但教育部現在倡議的同志教育卻混淆孩子的性別認同和性傾向,因此希望透過公投改正。

不過中選會邀請的三位鑑定人: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東吳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硯和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劉靜怡,則一致指出下福盟提案有違憲疑慮,也質疑提案主文不夠明確。

劉靜怡表示,主文中所指的「國民教育」究竟是九年還是十二年國教,以及「未成年」的年齡為何都應釐清。另外,提案規定對象指的是「誰」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是否包括學校教師、其他團體和家長,也有疑義。

陳宜倩則主張,同志教育是廣義的性別人權措施,是不可分割的,包括了性別、人權等價值體系,反問「你把它刪掉,我怎麼教小孩?」覺得知識上會有點混亂。

《苦勞網》報導,教育部代表、特教司專委黃蘭琇表示,提案人對教育部的同志教育有誤解,以為是「同志養成教育」,但性平教育是希望培養學生尊重性別特質,肯定多元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營造無偏見和歧視的校園友善環境,以預防性霸凌的案件。她強調,目前性平教育是融入教學,不是單獨一門學科,若教學現場僅實施性平教育,沒有同志教育,實務上窒礙難行,也有違《性平法》的精神。

最後幸福盟同意將「國民教育」明確限定為「6到15歲」的國中小階段,並表示主文中的「未成年」可視為贅字刪除。而被規範不能實施同志教育的主體,則限定在教育部。

3月14日「反同志教育」聽證會直播

3月9日「反同性婚姻」聽證會直播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