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殖民的建國發展(上): 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

後殖民的建國發展(上): 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除了泰國以外的東南亞國家而言,「獨立」不只是換個領導人或換個政府這麼簡單。對東南亞人民來說,「獨立」涉及到政治、經濟和社會等各種層面的轉變

文:米爾頓.奧斯伯恩

前章提到的四個國家(印尼、越南、柬埔寨、寮國),它們的後殖民協議都因為缺乏西方民主議會制度,而遭到毀棄。然而在緬甸、馬來亞、新加坡和菲律賓,國會制度使得後殖民協議仍持續有效。當然,這不代表這些國家的國會制度完美無缺。然而,在每個國家的後殖民協議也都畫下句點,或在本質上發生了重大的改變。

緬甸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新當選的工黨政府承諾會讓印度殖民地自治,連帶對緬甸也是如此。而在緬甸,最大主要族群的緬甸人,一致要求獨立(其他少數民族的態度又是另一回事)。即便如此,緬甸政治黨派林立,也還有族群長期對立的分裂,獨立之路問題重重。也如前所述,因為翁山將軍和他的六個同僚慘遭暗殺,緬甸陷入了黨派之爭。

Aung_San_color_portrait
Photo Credit:wikipedia
翁山蘇姬父親:翁山將軍

雖然仰光政府面臨分離主義者所帶來的嚴酷挑戰,但還是一直延續至一九五○年代,主要是因為,那些反對政府的人因目標不同而分裂。但是政府的核心也產生了分裂。首相吳努試圖要提出種族多樣性的政策。比方,允許撣族自治。但是因為軍方一直都在跟分離主義者對抗,以維持中央政府的統一,所以堅決反對吳努的政策。隨著政治爭議不斷,和少數族群要求自治所帶來的威脅,以奈溫為首的軍方發動政變,在一九六二年三月放逐吳努,成立軍政府。

Ne Win_奈溫_緬甸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奈溫(Ne Win),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及獨裁者

雖然這場政變幾乎沒有流血,只有一人遭殺害,但是議會政治的結束影響深遠。當吳努被流放後,軍方建立了革命委員會(Revolutionary Council),持續統治緬甸十二年之久。雖然在一九七四年頒布新憲法,但仍由軍方主導統治。在一九八○年代,軍方領導者稍稍鬆綁讓經濟自由化,但在整個一九九○年代,軍方仍以少數民族持續挑戰中央政府為藉口,牢握大權不放。到了二十一世紀,因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翁山將軍的女兒)和相關民主人士的持續奮鬥,終於迎來二○○八新憲法的頒布,並在二○一一年成立平民政府。二○一二年的國會大選,翁山蘇姬順利進入國會。緊接著在二○一五年十一月的選舉,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簡稱全民盟)取得壓倒性的勝利,改變了緬甸政局。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一九六二年軍政府接管的同時,一度澆熄了緬甸人民對獨立的熱切盼望。而對一九四八年帶來獨立和議會制度的後殖民協議來說,要到將近五十年之後,民主制度才又重新回到這個國家。

馬來亞

當馬來亞於一九五七年八月取得獨立時,是立基於馬來人和華人這兩大族群的政治領袖,達成一系列的共識,而雙方的共識也同時取得了印度裔的同意。當時馬來領導人東姑.阿布都拉曼和華人領導人陳禎祿的關係相當友好。由於在憲法中載明馬來人是「這個國家的人民」,所以實際上,馬來人在公職上有保障名額,和獲得特殊的教育獎學金等「特別權利」;雖然人民享有宗教自由,但馬來人所信仰伊斯蘭教也在憲法確認為「國教」。在新憲法中,傳統的馬來國家統治者,蘇丹們還得輪流擔任馬來亞國王,承擔儀式性的任務。不過僅限於馬來亞一國,而與新的聯邦無關。

800px-Tcl
Photo Credit:wikipedia
陳禎祿(Tan Cheng Lok),馬來西亞華人公會的創始人及第一任總會長、成功的商人及政治家,致力於為海外華人爭取權益,同時力促民族和諧與平等,並積極參與馬來亞自治及獨立運動

以上這些憲政安排可以總結如下:馬來人將會占據政治主導的位置,但商業強項使華人仍可維持經濟方面的優勢。主導的馬來和華人政黨-分別是巫統,和馬華公會 -攜手主導馬來亞的國會,並組成「聯盟」。

726px-Parti_Perikatan_logo
聯盟(Alliance),是一九五一年成立於馬來亞聯合邦的政黨聯盟,由巫統、馬華公會及國大黨所組成

一九六三年九月,隨著原屬英國領地的砂拉越、沙巴和新加坡等加入,組成了新的馬來西亞聯邦,使得一九五七年的憲政安排破局。組成聯邦固然是出自首相東姑.阿布都拉曼的點子,但也是英國人急切想自東南亞脫身的念頭所致。雖然新加坡熱情加入了新聯邦,但是當時,新加坡的領導人並未發現,由於新加坡以華人為主,而引發了以吉隆坡為大本營的馬來政治團體的不安。對馬來人來說,新加坡就是華人的第五縱隊,不但會侵蝕馬來西亞的國家認同,也會影響到馬來人的特權和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憲法承諾。當新加坡領導人赤裸裸表現出,他們與馬來領導者有相同的權利,去競逐聯邦政府的領導權和公平競選時,東姑.阿布都拉曼和他的同僚決定,在一九六五年八月將新加坡趕出聯邦。

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聯邦是一個重大事件,但對後殖民協議最嚴重的破壞,是四年之後,到了一九六九年,馬來人和華人對彼此的不滿逐漸加深,因為雙方已經無法滿意於一九五七年的憲政安排。馬來人認為以經濟權利換取政治主導權的交易,越來越不划算。有些馬來人認為,作為執政黨的巫統無法協調馬來族群選民的利益,而且對推展伊斯蘭價值也不積極。所以馬來西亞伊斯蘭黨(PAS)趁勢崛起,訴求讓馬來西亞成為一個伊斯蘭教國家,與巫統競逐馬來人的支持。

與此同時,年輕的華人越來越不滿於在馬來西亞的次等公民地位,雖然有些人還能發財致富,卻永遠無法參與政治。由於上述的批評與不滿,支持一九五七年憲法的兩個主要馬來和華人政黨,它們的支持者開始轉向。當一九六九年五月舉行大選時,華人拋棄了「聯盟」,改支持帶有強烈華人色彩的新政黨候選人。與此同時,馬來西亞伊斯蘭黨成功瓜分巫統的國會席次。所以,雖然聯盟依舊繼續控制國會,但是席次急遽減少,還要面對突然崛起的華人政黨。

當新華人反對黨的支持者在首都吉隆坡舉辦遊行,歡慶他們贏得國會席次時,激怒了馬來人。馬來政黨的支持者在五月十三日舉辦反示威活動,引發了連續四天的公開暴動,馬來青年和華人針鋒相對,還導致超過兩百人喪命-非官方統計的死亡人數更多。「五一三事件」的結果就是宣布戒嚴和暫停國會,並成立國家行動委員會(註一),接管國家行政權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