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探花Jaylen Brown哈佛演講:籃球員還是知識份子?誰說我不能兩者兼得

NBA探花Jaylen Brown哈佛演講:籃球員還是知識份子?誰說我不能兩者兼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度被譽為「全美最強高中生」的2016年NBA探花Jaylen Brown,立志要成為「球員工會主席」,以下他將討論「體制化的體育與教育」、「蓄意的不平等」、「體育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以及「為什麼運動員應該用自身影響力發聲,推動社會進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GT

一講到Jaylen Brown,你的第一印象不外乎是「2016梯探花」、「華人球迷暱稱杰倫」的籃球員,但或許你並不知道他同時也是個充滿自我想法又熱衷學習的高知識學霸。

他是名非常特別的球員,進入NBA第二年了仍沒有聘請任何經紀人,所有的代言、合約談判全都由他自己處理,他曾經透露當他確定將加盟塞爾提克那刻起,平時他除了磨練球技外平時的課題就是與忘年之交也是前活塞傳奇控衛Isiah Thomas以及一票NBA相關專業人士學習,獨自搞懂勞資協議、NBA的相關條款,並同時請教打球的觀念。

高中時代一度被譽為「全美最強高中生」的Jaylen當然也是NCAA各校爭先恐後追逐的對象,但他卻拒絕了Duke、Kentucky、Kansas這些耳熟能詳的一級名校,轉而就讀UC Berkeley(柏克萊大學),原因非常與眾不同:「這裡的師資與設施非常傑出。」

每一名NBA球員生涯的第一目標多半會是「奪得總冠軍」、「成為最棒的球員」,但Jaylen卻立志要成為「球員工會主席」,他認為聯盟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為了培養自己的號召力,去年他趁著參與拉斯維加斯夏季聯賽期間邀請許多一、二年級生參加一場由他自掏腰包舉辦的小型聚會,其中像是隊友Jayson Tatum與同梯好友Ben Simmons、Marquese Chriss都有參與其中。今年明星週Jaylen更是在洛杉磯與一些風險管理公司、NBA球員工會合作舉辦了一場名為Tech Hustle的午宴餐會,非常多來自各界的名人都共襄盛舉。

3月初,Jaylen更是受邀參加了哈佛大學教育研究學院進行一場演講,受到熱烈歡迎與回響,以下就是整場演講的全文(不含Q&A),若有興趣觀看整場演講的朋友,也可以參考下面的影片連結(不含QA約20分鐘)。

  • 演講者:Jaylen Brown,(鋒衛搖擺人)波士頓塞爾提克隊
  • 主持人:Jal Mehta,哈佛大學教育研究院助理教授
摘要

Jaylen Brown是誰?他曾自學西班牙語、現在正在學阿拉伯語;他會下棋彈琴,也對政治、教育、種族主義等話題很有研究。噢!他同時也是個塞爾提克人。驚訝嗎?Jaylen從小就被認為太聰明所以不適合打籃球,在現今社會中四肢發達、頭腦又好的人是很罕見的,特別是對於年輕的黑人。

然而運動員可不只會打籃球,他們還可以是投資者、企業家、哲學家、慈善家等業餘愛好者,他們透過打球的經歷來成長、學習並從中塑造他們豐富的人格。他在喬治亞長大、在柏克萊打球,現在效力於塞爾提克,Jaylen將運用他的經歷作為基礎討論「體制化的體育與教育」、「蓄意的不平等」、「體育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以及「為什麼運動員應該用自身影響力發聲,推動社會進步​」。

演講全文

我不想站在講桌後面,那對我來講太過拘束,我想要到處走動。我會拿著我的I-Pad演講,畢竟現在是2018年,小抄已經升級成這個。很多人來到這裡都想聽我聊聊我的NBA生活,我保證後面我一定會提到它們,但我想先從我的教育經歷揭開序幕,從高中就讀亞特蘭大公立學校再到修習UC Berkeley的研究所教育課程,我都經常被問到:「Jaylen,你對自己的定位是籃球員還是知識份子?」我卻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這個問題,因為我討厭把這兩者切割開來,「為什麼不能兩者兼得呢?」「我為什麼不能文武雙全呢?」

在我開始進入正題前,首先我要感謝哈佛大學給了我這個機會,我非常榮幸來到這裡,同時我也很緊張以至於我差點忘了致謝。當我告訴我朋友我決定要來這裡演講時,他們說:「天啊!Jaylen你打算談些什麼?」說實話我根本沒打算我要幹嘛,我只想簡短談談一些與我有關又能夠引起你們共鳴的事情,在思考安排過程時,我腦海中立刻出現一個話題:「教育體系中的蓄意不平等」。

有一種不平等並不像種族歧視那樣顯而易見卻更有威脅性,那就是社會階級的劃分、學稱「分軌制度」(Tracking),Jeannie Oakes是提出這套制度的其中一人。先讓我介紹一下何謂分軌制度,就是把學生劃分等級、分班上課的制度。Oakes舉例說:「有一種隱藏課程是根據社會階級讓學生分班,意味著只有高級子弟才可以上標準課程,老師會教他們如何把課堂所學運用到社會上,至於其他學生則被認為是在浪費資源。」

我剛到柏克萊念書時,我們在暑假被要求參加新生訓練以加快適應大學生活,他們安排了一場分級考試,目的是要根據你的興趣把你分到相對應的班級,因此我被分到了「教育領域班」,我記得第一堂課我翻閱課本看見了Oakes的分軌制度,當時我的感覺是 「天啊!我目睹了這一切卻沒做出反駁,我經歷了這些卻沒發現我身處其中。」這件事情刺痛了我,眼淚在我眼眶裡打轉,我感覺我被騙了,我第一次覺得我沒有掌控我的人生。

這件事情含括了整個教育,我卻不知道它的存在。我要把我在全球貧窮課中學到的一句話送給你們:「知識能幫助你們的只有這些,你可以終身使用它、實踐它、掌握所有消息,但唯有你因為親身經驗感到不舒服,你才能說自己是一名知識分子。」這就是我的經歷,我看見了分軌制度的消極影響,我看到了它帶給自尊心的挫折、我看到了反對行動以及制式化的觀念。從幼稚園開始的分級考試就把你固定在一條軌道上,假設一直到高中你都依舊對此一無所知,那麼你將繼續在這條軌道上度過餘生。

我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在學者口中稱作「填鴨式教育」(Banking concept),這個觀念是由巴西教育學家Paulo Freire提出,對於這套理論他的說法是:「老師說、學生聽;老師選擇課程內容、學生全盤接受;學生沒有餘地進行批判性思考和獨立思考,把訊息吃進去後再吐出來。」他說填鴨式教育是一面鏡子,映射出社會整體的應用性;他還說應用是關鍵、是貫穿教育最重要的元素。的確教育是通往成功的鑰匙,但應用才是引擎,兩者必須合而為一才能發揮用處。

但現在,2018年,是時候行動了,因為美國人認為有些人天生就是個贏家、有些人天生就是個魯蛇。而有些事就像我剛才說的分軌制度等等一樣依然存在,它們決定了一個人的終點在哪裡,可能是政界巨頭、法官或政府官員,而有的人則是住進我們的監獄,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Jaylen,你是個優秀的NBA球員,你是個百萬富翁。」是的,這是事實。但如果我沒有了籃球,我又會在哪裡呢?難道因為我避開了這些障礙,我就可以忘記那些被阻礙住的人嗎?如果沒有了籃球,今天的我會怎樣?我該如何挖掘我的才能?是用積極的態度面對生活還是成為恐怖分子?這就是現實生活中正在發生的,是每個孩子一睜開眼就要面對的事情。

Daniel G. Solorzano對「Counter Spaces」的定義是:「一個給學生發洩不滿、找到有相同體驗的朋友非課堂場所。」Counter Spaces很重要,而體育在社會中扮演的就是這個角色。別誤會,體育是有積極的作用的,作為一名從中受益的NBA運動員,我要從正反兩面談論它,我要為更多的人發聲。

你或許覺得我的想法很瘋狂, 體育跟Counter space一樣可以當作是釋放壓力的「出氣筒」。體育確實是很正面,它能使人們團結在一起。今天我母親也在現場,我可以告訴你們她起初讓我接觸體育的原因是因為她希望我培養健全的人格,讓我從中培養領導力、紀律性。但體育是自由又具備創造性、表達性的,在很多方面它可以救我們一命。但另一方面,它也可能是種社會控制機制。在我們社會中,如果少了體育,很多運動員和觀眾可能就無法接受他們的社會角色,而且我可以證實這一點。

剛剛我說教育體制中有分軌制度,而研究證明體育也存在分軌制度。體育是階級化的,在美國我們認為體育是超越階級的存在。但事實證明我們對於運動選擇和社會階級息息相關。

比如上流社會因為擁有更多財富與資源,他們從事的運動傾向於高爾夫,馬球,滑雪等。我相信他們多半把運動當作拓展社交圈、應酬,而不只是運動或消磨時間。至於中下層階級,情況就有所不同了,他們大多選擇不用花錢又有很多人可以共同參與的團隊運動,比如籃球、棒球、足球或舉重。通常這些運動都很劇烈,因為他們需要一種方式培養陽剛氣質,我不會對這個話題說太多,但我著實認為這是個問題。很多街頭、貧民區的小孩認為為了生存培養男人氣魄很重要,如果有了男人氣魄就不會被欺負。

RTX4YN8K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從事中下層階級運動的運動員大多是少數人種,是因為我們能得到的機會和資源寥寥無幾。我能打進NBA,並非我基因比別人好或是我比普通人跑得更快、跳得更高,而是因為我接觸其他運動的機會有限,我只能心無旁鶩、盡我所能地強化我的球技。

即使在體育界中,你也能看到不平等,就如教育中的不平等一樣。拿兩位運動員舉例,當媒體介紹LeBron James時,說他是頭猛獸、怪物,他不是人類、他不真實。當媒體介紹JJ Redick時,說他很聰明,以技術取勝。媒體真正的意思是什麼?這影響了我們的潛在意識嗎?為什麼會這樣?有種說法是少數人種或非裔美國人的運動基因更強,這就是為什麼少數人種可以稱霸NBA、NFL,但他們卻也是在暗示「白人更聰明」,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少數人種或非裔美國人並非基因比白人強,每個坐在觀眾席上的球迷都看得到我們是多麼努力地打球,說我們不真實、不是人類其實是在貶低我們為了磨練自己技術所付出的努力。

我們在有限的資源與機會中做到今天這一步,人們卻會認為是因為基因的不同而不是社會觀念、社會結構的形成。事實上Redick、LeBron並沒有不同,當然LeBron就是LeBron。但他們都是透過努力訓練來提升自己的技能才能有現在的成就,生理上他們並無太大不同。

我從13歲起就開始努力為進入NBA做準備,到選秀會是七年、到現在是八年。這七年當中我都在強化我的技術,我的確有天賦,但若不是我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並獲得經濟支援,我今天很難以一名塞爾提克球員的身分站到這個講台上。社會教育中的確有很多事物否定了青少年運動員的努力。有成千上萬個想要進入職業聯賽的學生在申請NCAA一級學校;也有成千上萬的學生申請進入一般大學去爭取工作,但卻只有一部分的人做到他們心中所想。

這就是適者生存的美國夢。

「教育」、「運動」是最能讓我熱血沸騰的兩件事,同時也是好好運用就可以帶來巨大影響力的兩件事。舉個近期熱門的「閉嘴去打球」事件(某主持人在節目中隔空喊話叫LeBron少談政治專心打球),我相信很多人都聽說了這件事,我也曾在媒體面前發表過觀點,但我今天依舊重申一次,因為這正是我來這裡的原因。

這種觀念已經我們在社會中持續了10~15年了,上一代的運動員基本上是沒有發言權的。即便是今天我來到這裡,我也擔心會有一些阻礙、可能媒體也會斷章取義造成誤解。但說實話我不害怕,因為這種觀念存在太久了,是時候改變了。你看現在有很多運動員身兼政治家、資本家、時尚設計師、音樂家,甚至某些運動員比一些你們最愛的政商大老和政府官員更有影響力。

如果你們不信,可以去問問你們的兒子或女兒:「你們願意跟Tom BradyKyrie Irving出去玩還是波士頓市長出去玩呢?」我保證他們可能連接觸都不想接觸市長。運動員主動發聲創造影響力最好的例子是Colin Kaepernick(「國歌事件」),不論你們喜不喜歡、同不同意他的觀點,他讓人們變得「不那麼舒適」才是最重要的。過去這250年甚至更長久的時間內,有一群人比其他人過的「舒服」太多了,現在他們也該走出舒適區,體會一下他人的感受了!

(註:NFL球員Kaepernick上季在演奏國歌時單膝跪地,以抗議種族歧視和警察執法暴力,而這樣的行為引發球迷不同觀感,據美國民調顯示,許多人不認同他的做法,認為他不愛國。)

最後,我要再次引用剛剛說過的一句作為結尾:

知識能幫助你們的只有這些,你可以終身使用它、實踐它、掌握所有消息,但唯有你因為親身經驗感到不舒服,你才能說自己是一名知識分子。

如果你做到了,那麼恭喜你,我為你高興。如果你沒有做到,那麼我也會鞭策你去做到。

謝謝大家,我是Jaylen Brown!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運動視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