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蔣因濫稅丟了中國,現在政府還搞「稅法二二八」

老蔣因濫稅丟了中國,現在政府還搞「稅法二二八」
Photo Credit: Jun Li @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國初期,蔣介石任由冀朝鼎浮濫徵稅,又有柯遠芬之輩浮報功蹟,導致國共內戰時大敗共產黨,更導致使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但時至今日,台灣的政府卻還在使用同一套徵稅制度,民怨四起,難保歷史不再重演。

文:梁心玖

二二八事件迄今已71年而傷痕未逾,政客鼓譟、青年造事,有如在消費二二八的剩餘價值,卻少有人探討背後的真正導因,其實在死傷之下,二二八事件真正的遠因是國民政府濫稅,而濫稅政策的發明人是冀朝鼎——一位潛伏在國民黨最高財經決策層的匪諜。更可悲的是,台灣政府至今仍在忠實執行冀朝鼎政策,就連對岸的惠台31條措施等政策,也是在延續國共內戰至今都不曾改變的經濟戰略。

以下先解讀二二八事件和冀朝鼎的背景,以瞭解冀政策成功之因。

二二八的遠因是中國官場千年不改的貪污惡習,逼人民不得不反。文官平常可以對人民任意課稅,遇到饑荒或洪水,若上級撥發賑災或工程款,就有機會中飽私囊;武將則是設法藉機滋事,或把小偷誇大成叛軍亂黨,若上級派兵平亂,即可加官晉爵,而撥下的糧餉被層層貪污,到了基層士兵手上根本吃不飽,只能淪為盜匪,出征移防就是沿途姦淫擄掠。

1912年孫中山革命只是革掉滿清皇室,各省督軍以下完全照舊。1928年蔣介石北閥也只是微調各省督軍地盤,中下階層官員一樣不變。1945年二戰中國雖然勝利,但貪官治國基本架構依舊。中國學者袁浩著《台灣不教的中國現代史》:「國民政府要從農民手中透過稅收拿一元,就不得不讓基層鄉紳與官吏拿二元甚至三元,幾千年歷史概莫能外」。

戰後這些貪官去台灣和大陸的淪陷區接收前政府的財產,就成了「劫收」到自己口袋,民眾的財產被任意掠奪,致民怨沖天,猶如在各地堆滿了汽油,只等待一絲火苗。大約同時,共產黨經濟決策者陳雲卻是以武力消滅原有的基層鄉紳與官吏,進行血腥的土地改革,免除了中間剝削,讓共產黨地盤的農民自留收入比以前多,共產黨才能獲得大部份農民支持,並以由窮鄉僻壤徵得的稅與糧,抗衡領有富庶地區的國民黨。

文官亂:亂下稅收猛藥的政府,有如公然搶劫

「天才」經濟學家、時任中央經濟研究處處長的冀朝鼎,看到中國官場惡習是共產革命的大好機會,於是發明了一系列濫稅、貨幣、外匯政策,用意在促使人民恨透國民政府,終至民怨如燎原怒火,民怨沸騰,國共內戰只打了兩年,國民政府就敗亡,造成三千多萬軍民死於內戰,也在台灣引爆了二二八事件。

冀朝鼎之父是北京大學法律系主任,冀是芝加哥大學法學博士和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他考察中國各地寫下博士論文《中國歷史上的基本經濟區與水利事業的發展》,被同在中國各地考察古科技的英國科學巨擘李約瑟稱讚為:「在中國歷史上探索發展變革的最傑出的英文著作」,兩人成莫逆。這篇論文也讓美國財經學界和政界刮目相看,舉凡中國相關問題,皆諮詢冀。

1941珍珠港事變後,美國與中國結盟,大量援助中國抗日,也由冀居中運作。冀由此進入國民政府財經決策最高層,受到行政院長宋子文、財政部長孔祥熙重用。宋孔兩人背景類似,少年就讀以英語為主的教會學校,青年赴笈美國,並未真正瞭解中國基層,宋更是不能讀寫中文,只能講聽簡單華語,收訊息發政令多依賴冀,因而宋根本不知冀政策闖了多大禍。

冀的政策,一言以蔽之:「與民爭利」,使台灣與大陸人民同受其害,例如重要民生物資(米、糖、菸、酒等)皆由政府專賣,又背負數倍於貨物本身價值的重稅,這使得盛產稻米的台灣竟有許多人買不起白米,甚至餓死,雖然政府能因而獲利,但大部份利益也都落入貪官私囊。

Public Domain
1950年代的冀朝鼎

同樣荒唐的是冀的貨幣政策,用槍桿子強迫人民以離譜的兌換率,拿汪精衛政府的中儲券和日本總督府的台灣銀行券,兌換國民政府法幣,不久後又要兌換金圓券、關金、銀圓券等(在台灣則另有臺幣,後來被新台幣取代)。每一次發行新幣,都是濫印鈔票製造惡性通貨膨脹,強迫財產歸公(其實是劫收入私囊),這讓許多人的財產一夕間變成壁紙,怎能不恨國民政府?以致於當時有人賦詩「蔣家天下陳家黨,宋家姊妹孔家財」,嘲諷四大家族以賦稅和貨幣政策掠奪人民財產,再加上駐防台灣的士兵有槍無糧,購物不付錢還美其名曰「徵收」,這就是光復初期台灣民眾見識到紀律蕩然的國軍,讓人民恨之入骨。

用這種餓壞了的槍桿子來實施離譜的賦稅和貨幣政策,不論在中國或台灣,都有如赤裸裸的搶劫,於是在1947年2月27日,在臺北的貧苦的單親媽林江邁販售私菸遭查緝員打傷,引起路人圍觀聲援,查緝員因害怕眾怒開槍示警,卻誤傷路人致死,第二天此事傳開後引爆人民與官方的流血衝突,這正是冀算準必然會發生的火苗。

武官壞:求功虛報戰果,遲早會被打臉

國民政府上有冀朝鼎政策,下層官員則有柯遠芬對策。柯為當時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職權名為治安,實為查緝共黨匪諜,而當時軍中對於匪諜已設有重賞。官民衝突對柯而言,正是加官晉爵的大好時機。

二二八事件衝突不久,官民皆有死傷,國民政府派國防部長白祟禧、監察使楊亮功及特派專員蔣經國來臺宣慰並且調查。柯遠芬帶楊亮功等人查看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上的數百具屍體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的奸匪暴徒。楊亮功私下對隨扈透露: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楊亮功即知曉柯在玩虛報戰果的古老官場詐術。柯又向白邀功:「奸偽已經混入群眾中,積極地在煽動」,又自誇:「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