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普亭「也覺得無趣」的俄羅斯大選,他的支持者和反對者是誰?

連普亭「也覺得無趣」的俄羅斯大選,他的支持者和反對者是誰?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亭在2000年俄國總統選舉勝出,「普亭的多數」即代表投票給他的選民,最後泛指所有支持政府和新任總統的所有民眾。

(中央社)
透過打壓政壇異己、嚴控輿論和激發民眾榮耀感,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預料將在18日的大選輕鬆連任,他18年來參加過3次總統大選,未嘗敗績。

雖然這次多名候選人已正式登記參選,但擁有壓倒性支持的總統普亭,連任沒有懸念。眼見勝券在握,普亭(Vladimir Putin)本人似也覺得無趣。

除了較不知名的右翼政治人物及共產黨候選人外,雅夫林斯基(Grigory Yavlinsky)是這次選舉少數可供選擇的人選之一。但是到目前為止,這位中間偏右的政治人物仍缺乏民眾支持。他2012年未能獲得可供核實的足夠連署人數,而無法正式登記參選總統。

而蘇布查克(Ksenia Sobchak)是唯一的女性角逐者,她也把自己塑造成強烈「反體制」、與所有人立場相左的候選人。

俄羅斯境內合格選民將近1億900萬人,全國約有9萬4500座投票所,海外則有180萬名選民,369個投票所。選民只需在他們心儀的候選人名字旁的空格打勾後,投下選票即可。而候選人必須獲得過半選票才能直接當選,否則票數最多的前兩名將進入3週後的第2輪投票。

假如普亭獲得第4任期,他自2000年首次當選總統,2008年改任總理,以尊重總統只能連任一次的憲法規定。但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2012年總統卸任後,俄國國會將總統任期由原本的4年延長至6年。這意味著普亭可以持續掌權至2024年,屆時他已經72歲了。

由於俄羅斯憲法規定總統只能連任一次,意味下個任期屆滿時已72歲的普亭不能再續任。目前尚不清楚,普亭屆時是否將如2008至2012年轉任總理,繼續掌控俄羅斯一切,或乾脆修憲取消連任限制。

支持普亭的選民號稱「普亭的多數」

俄羅斯社會輿論研究中心(VCIOM)3月4日公布的民調顯示,普亭(Vladimir Putin)支持度近70%,遠遠拋開其他候選人。有趣的是,調查中「難以決定支持誰」的選項為10.7%,較其他7位候選人的個位數支持度還高。

到底誰在支持普亭?普亭的群眾為何?許多民調及研究機構多年來長期追蹤分析,有明確的答案。

支持普亭的一大群人被稱為「普亭的多數」(Putin's Majority),這項政治用語在1999年末出現。當時俄國國會下議院選舉在即,被認為是種選舉伎倆,普亭陣營企圖在下議院組成多數聯合,以便推動政策。

普亭在2000年俄國總統選舉勝出,「普亭的多數」即代表投票給他的選民,最後泛指所有支持政府和新任總統的所有民眾。

2012年,普亭再度當選總統,俄羅斯社會輿論研究中心同年9月推出「普亭的多數」調查報告,對支持他的族群有更具體的定義:

普亭的多數,並不是以民族、社會階級、財富多寡等指標來劃分。這個族群唯一的特徵就是希望明天過的和昨天一樣。這個社會群體在數量上遠超過其他群體,他們的保守思想,讓唯一的候選人不斷當選。

根據2017年俄羅斯社會輿論研究中心的數據指出,「普亭的多數」認為,前幾項重要的事務為「穩固國家」、「安寧生活」和「加強國防力量」。

維持國家穩定除了是「普亭的多數」的訴求,也是他認為俄羅斯要強大的必需條件。他在2012年的年度記者會表示,國家發展最重要的條件就是穩定。本月初也在公開場合提到俄羅斯經歷過許多不容易的事,所以在生活各方面,維持穩定變得至關重要。「穩定」也成為普亭選舉攻防的武器。

2017年底舉行的年度記者會上,普亭接受另一位候選人蘇布查克(Ksenia Sobchak)提問時,曾吐槽她的競選口號是「全部反對」。

普亭直嗆:「妳現在是反對在場的人?還是所有人?」「妳難道希望我們像烏克蘭一樣,經過一次又一次政變嗎?」「我相信,絕大多數俄羅斯公民都不希望烏克蘭的情況發生在俄羅斯。」普亭指的是2013年底,烏克蘭親歐派在基輔展開的反政府示威活動。

普亭參與過2000年、2004年和2012年的總統大選,2008年擔任總理。期間除了系統化的壓制反對派聲音,「普亭的多數」需要「穩定」的關鍵共識,也是他能連續掌權18年的原因之一。

不過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曾表示,根本不存在「普亭的多數」,這是用來塑造除了普亭外沒人可選的假象。納瓦尼認為這些人投給普亭,不是對他滿意,而是沒有其他人選。

俄羅斯的「反對力量」到哪去了?

蘇聯解體後,俄國解除報禁,民眾可以辦報,經營媒體,表面上看來已擁有言論自由,但俄羅斯政府仍可將手伸進媒體干預。隨著紙媒式微,電視成為俄國民眾資訊主要來源,然而俄羅斯主要電視頻道皆為國營,批評府的新聞少之又少,若遇到民間反對聲音或聚眾抗議,這些新聞多被冷處理,甚至完全不被報導。

網路媒體興起,資訊傳播有多元管道,俄國出現如Dozhd、Meduza等媒體,反對派有更多發聲機會,也能在社群平台自製節目,宣傳理念,或直播抗議,但始終比不上電視的傳播力道。

俄國政府除了掌控電視媒體,還曾封鎖部分反對派的網站或帳號,以「換掉普亭」(Vmesto Putina)為訴求的活動,官方網站就遭封鎖,Vkontakte(俄國版Facebook)上的帳號也被註銷。

2012年大選前,10萬俄國民眾上街進行反貪遊行,之後普亭便立法,讓未經許可的公開集會成為違法行為。普亭還制定更嚴格的網路言論規範,建立一份聯邦政府「極端」網站黑名單,允許政府有權封鎖任何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