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殖民的建國發展(下):菲律賓

後殖民的建國發展(下):菲律賓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馬可仕只在意於保住總統大位時,他宣示的各種改革,越來越受人懷疑。因為「裙帶資本主義」而分潤給親信的利益,使得大膽的土地改革案停滯不前。

文:米爾頓.奧斯伯恩

本文上篇請見:後殖民的建國發展(上): 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

菲律賓組成獨立政府時,並沒有什麼憲政上的困難。美國早在一九三五年就承諾會讓菲律賓獨立,所以一九四六年七月四日歡慶美國國慶的同時,美國也將主權移交給菲律賓。為了紀念十九世紀對抗西班牙的歷史,菲律賓將國慶日訂在六月十二日, 並以美國為藍本,做出憲政安排。

獨立的菲律賓採總統制,並搭配參、眾兩院制的國會制衡。但是,與美國不同之處在於,菲律賓的參議員是以全國為選區,所以參議員就變成競選總統的先行跳板。也因此,政治人物對政黨的忠誠度不高,只要有利可圖的話,隨時都可以從原來的黨派跳槽。

如前所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菲律賓已經擱置了戰時與日本人合作的問題。原因是,有太多菁英階級的人士與日本人合作,以至於沒辦法花長時間來審理和處理相關的懲處,所以乾脆集體抹除這段記憶吧。這種態度是菲律賓政壇的根基,而且一直延續到現在。雖然少數非菁英背景的人可以進入政壇,但菲律賓的政治基本上由菁英階層所壟斷。

Malacañang_Palace_1940
Photo Credit:Philippine government
1940年的菲律賓總統府:馬拉坎南宮

這些精英大多數都來自大地主家族,而其家族利益已經擴展至政治、經濟,還有社會等生活的每個層面。在一九四五至四六年間的總統大選,和接下來的國會議員選舉中,就算候選人本身沒有,但他周邊的親戚或親信之中,一定有人曾與日本人合作,這樣的說法絕非誇大其詞。如同前述,這跟戰時虎克黨形成強烈的對比,虎克黨對抗日本人,並受到反對菁英壟斷的農民大力支持。因此在一九四六年選戰後, 菁英們群起反對勝選的虎克黨議員進入國會。

獨立後菲律賓的第一任民選總統是曼努埃爾. 羅哈斯(Manuel Roxas)。他是典型的菁英階級,與菲律賓的糖業利益緊密相關,崛起於戰前的菲律賓自由邦時期,並與一九四三年日本人給予菲律賓的「獨立」有關。由於麥克阿瑟將軍的支持,才掩蓋掉他與日本人合作的過往。(在日本人戰敗後的一兩個月中,麥帥曾在菲律賓扮演總督的角色。)

羅哈斯當選為總統後不久,就於一九四八年去世。菲律賓的政治總伴隨著相似卻令人沮喪的歷程。大多數學者認為,美國所支持的菁英政治結構不利於改革。虎克黨仍舊在呂宋挑戰中央政府,而且賄賂與貪腐已經成為日常政治運作的一部分。

非菁英階級出身的拉蒙.麥格塞塞(Ramon Magsaysay),與大多數菲律賓政治人物不同,他曾是活躍的游擊隊員,在戰時奮勇對抗日本人。憑著卓著的戰時功績,季里諾總統於一九四九年欽點他以國防部長的身分入閣。在國防部長任內,他重新點燃與虎克黨的戰火,並於一九五三年當選為總統。

當麥格塞塞總統拔擢有才華的人進入政府服務時,由菁英階層緊握的菲律賓政壇看似就要瓦解。然而,當一九五七年麥格塞塞墜機身亡時,他試圖改革政治的主張,也人亡政息。儘管為了緩和虎克黨帶來的挑戰,他所規劃的土地改革方案都還沒有全面實施,也還來不及對重要的社會與經濟生活做出改革;政治依舊緊握在菁英階層手中,並從大片土地中攫取個人財富。然而,麥格塞塞在位期間,菲律賓的部分經濟結構確實發生了重要的轉變。隨著跨國企業與既有菁英地主合作,擴大對菲律賓的投資, 在都會地區,特別是馬尼拉,開發大規模的建設。同時,穩定的社會狀態,使得更多的年輕人得以接受高中以上的高等教育。

出身律師, 並謊稱在戰時擔任游擊隊長的馬可仕, 在一九六三年當選參議院主席,並進一步在一九六五年以振興菲律賓為口號,當選菲律賓總統。在第一任期間,馬可仕好像達成了他要轉變政治體質的目標,但事實上,菁英階級依然主導菲律賓的經濟;不過因為美軍駐紮呂宋,帶來了表面上的繁榮,但是菲律賓從越戰中得到的金融附帶利益,完全無法流向平民大眾。馬可仕承諾改革政府以及他端出的政策大餅,讓他在一九六九年大選獲勝,成為第一個成功連任的菲律賓總統。他依舊維持戰時英雄的形象,而他的妻子,伊美黛則成功地塑造出關懷社會弱勢的形象,實際上卻過著極度奢華的生活。

473px-Marcos_Clark_Air_Base_cropped
Photo Credit:Al Ramones & Domie Quiazont
馬可仕和妻子伊美黛

後殖民協議破裂於馬可仕第二任總統任期之內。無論菲律賓政情如何變化,一九四六年的憲政安排仍然適用。但是,一九七二年九月,馬可仕無視憲法的存在,聲稱面對共產黨的威脅,為了捍衛民主而宣布戒嚴。事實不然,只因為憲法禁止總統只能連任一次,所以在第二任總統任期結束前,以戒嚴排除憲法規定。他自認為是菲律賓未來不可或缺的人物,而且他也準備好要監禁他的上千名對手,同時不給他們任何上訴的機會。雖然菁英階級中的多數人士,都反對他的政策和生活方式,但是少數的商業團體菁英,和保守派的軍官、士兵都支持他。部分中產階級,還有那些以改善城鄉貧窮問題為訴求的候選人,也都支持他進行包括土地改革在內的政治革新。此外,隨著尼克森總統入主白宮,馬可仕強烈的反共誓言,讓他得到美國的支持。

宣布戒嚴的正面理由,很快就被戳穿。當馬可仕只在意於保住總統大位時,他宣示的各種改革,越來越受人懷疑。因為「裙帶資本主義」(註一)而分潤給親信的利益,使得大膽的土地改革案停滯不前。伊美黛不改豪奢的生活享樂,還毫無限制把國家基金花在浮誇宏偉的飯店和文化中心等大型建築上,以此展現這個政權的威望,卻也成了馬可仕時期政治空轉的象徵。最終腐敗特權和裙帶資本主義成了首都的生存方式,但是鄉間的發展卻侵蝕了政府的權威。

在一九八○年代早期,復甦的共產黨不但招募成員,還透過武裝派系,新人民軍(註二),確立自己的地方勢力。同時,天主教主導的馬尼拉政府,與菲律賓南部島嶼的少數穆斯林社群之間,一直無法和解,尤其在大島民答那峨島(Mindanao)上,局勢越加緊張。軍隊經常採取的是無差別的暴力,不管是敵人或無辜的農民,一概加以掃蕩。再加上經濟停滯不前,而馬可仕則身受慢性病的困擾。然而,他竟能在一九八一年暫時宣布解嚴,還舉辦了一場作弊的選舉,讓他得以再掌權四年。

一九八一至八五年是現代菲律賓的歷史中最黑暗的一段時期。當經濟越來越失序,而且各省的治安越來愈亂時,馬尼拉的政壇變得前所未見和超乎尋常的腐化。隨著伊美黛繼續他的奢糜生活,而且仍聲稱自己是「小人物」時,馬可仕本人則為了治療,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軍方的關鍵人物持續支持馬可仕, 並由此獲得好處,軍方由馬可仕的左右手,佛爾將軍(General Fabian Ver)領導,他是馬可仕的表兄弟。

一場無情的暗殺,推翻了馬可仕的獨裁統治。一九八三年, 馬可仕的政敵,班尼格諾.艾奎諾(Benigno Aquino)從美國流亡歸來,並決意挑戰總統大位。當他在馬尼拉機場走下飛機時,遭軍方安排的槍手狙擊頭部身亡。艾奎諾的身亡集結了對抗馬可仕的各方勢力,包括非常重要軍方成員,和廣大的天主教社群。這股聯合勢力推舉艾奎諾的妻子柯拉蓉.艾奎諾139 為代表。菲律賓政治非常強調出身的家族背景,和她的先生艾奎諾一樣,她也是強大的許寰哥家族成員,許寰哥家族有華人血統,在馬尼拉北部的邦板牙省(Pampanga)擁有龐大的地產。

Philippine President Corazon Aquino at White House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柯拉蓉.艾奎諾(Corazon Aquino),華文媒體通常簡稱艾奎諾夫人,菲律賓第十一任總統,亦是菲律賓及亞洲首位女總統

一個看似不可能的候選人推動了政治革命,艾奎諾夫人在一九八六年二月的選戰中,出馬挑戰馬可仕。經認證的計票結果,由艾奎諾夫人勝出,但是逐漸病重的馬可仕和他的支持者,拒絕承認敗選。結果對馬可仕政權的不滿,引發了群眾的憤慨,成千上萬的馬尼拉民眾,和大多數宗教人士,包括神父和修女, 都湧進街頭抗議官方操弄選舉,並要求馬可仕下台。

幾經猶豫, 天主教馬尼拉總教區的樞機主教辛海棉(Jaimie Cardinal Sin),公開向大眾廣播,並呼籲軍方不要與示威者對峙。到了二月底, 馬可仕逃亡海外,而艾奎諾夫人正式擔任總統,可算是回歸後殖民協議,但是馬可仕能順利發布戒嚴,已經說明了一九七二年之前,菲律賓的民主政治有多脆弱。即使在一九八六年二月「人民力量革命」(People Power revolution)勝利後,脆弱的政治生態還一直存在。

註解:

  1. 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或稱為官僚資本主義、朋黨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密友資本主義、關係資本主義,描述一個經濟體中,商業上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企業、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員之間的關係是否密切。
  2. 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菲律賓國內的一支反政府武裝,隸屬於菲律賓共產黨。

相關評論:

書籍介紹

南向,面對東南亞,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米爾頓.奧斯伯恩
譯者:王怡婷

「由一位最出色的歷史學家所寫的東南亞概述——第九版加入了亞洲金融風暴和恐怖主義,並獻給喜歡吳哥窟或古馬來亞世界的人。米爾頓.奧斯伯恩以獨樹一幟的眼光,檢視過去如何影響今日東南亞各國的邊界關係和分離主義運動(separatist movements)、追尋身分認同,及這個區域仍面臨的關鍵性挑戰。加深我們對東南亞的認知的同時,這本優秀的入門書也提醒我們,歷史本身的重要性。」

螢幕快照_2018-03-16_上午2_33_50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