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lie:我不會因前雇主的性騷擾而討厭台灣,但我需要時間走出來

Millie:我不會因前雇主的性騷擾而討厭台灣,但我需要時間走出來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細細閱讀One-Forty「我是移工,也是媽媽」專題,會發現許多女性移工的夢想或許並非「遠大的抱負」,僅僅是「希望可以好好被對待」,而這樣的想望,一如每個人心裡所念,並無二致。

文:陳子琳
攝影:Chace Lin、Kenny Mori

兩年多以來,One-Forty認識了許多東南亞的移工,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她們時常分享著移工旅程的點滴;她們為何而來;而「女性」的身分,使她們比起其他人又可能遭遇什麼樣的困境。因此,我們規劃了「我是移工,也是媽媽」專題,共有三篇文章,內容包含了女性的聲音、自我的展現、遭受性暴力,以及為人母的堅強等等。細細閱讀後,會發現她們的夢想或許並非「遠大的抱負」,僅僅是「希望可以好好被對待」,而這樣的想望,一如每個人心裡所念,並無二致。

今天想與你分享Millie的故事,一位遭受性暴力的媽媽,如何為了女兒堅強。

Millie年輕、纖細,她留著一頭長髮,捲翹的睫毛覆在大眼上,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我悄悄地打量著這個菲律賓女孩,一邊想著她真的好漂亮。當我們對到眼的時候,我們下意識地和對方笑笑。後來,我們有機會開始聊天,我問起她來台灣多久了,她回答說大概一年而已,所以還不太會說中文。對著初來乍到的她,我想起了也剛在異國開始工作的朋友,沒有多想什麼,我問她會不會不習慣在台灣的工作和生活、老闆對她好不好。

她看著我,戲劇化卻又那麼真實地,眼裡蒙上了一圈水霧。她很快地擦擦眼淚,跟我說聲抱歉,說因為「那件事」是在幾天前發生的,她到現在只要想到老闆,就會很害怕。


到今年三月,我來台灣就滿一年了。

我的家鄉在菲律賓一個靠海的村落,我爸爸是個漁夫,我的童年基本上都泡在水裡度過。每次游泳我都想像自己是隻美人魚,一浮出海面就會看到落難的王子,接著我們會戀愛、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可是,當然啦,這樣的機會一次都沒有。

我在20歲的時候交了第一個男友,他長得很帥、很受女孩子們喜歡,那時還很年輕的我也不意外。很快地,我們有了一個女兒,但沒過多久他也出軌了,所以先前說要結婚也就不了了之。我的女兒很漂亮,集結了我和她爸爸的優點,臉蛋尖尖的、眼睛圓圓大大的,真的好可愛,我的家人也一直和我說可以讓她去當模特兒呢!

女兒長得很快,我在她三歲的時候就開始出國工作,先後去了四個國家。我都是在契約結束後短暫回菲律賓見她。上次見到她是三年前,那時她已經到我的肩膀了,現在,她應該已經和我一樣高了,應該是吧。

讓女兒過好一點的生活,是我唯一的希望

女兒也很聰明,她每學期的成績都是九十幾分,這一定是遺傳我的!我小的時候呀,每天上學都遲到,因為我上學前要先幫家裡賣魚、賣完才能去學校,即使這樣,我的成績還是很好。只是家裡太多小孩了,高中畢業的時候,媽媽很抱歉地對我說沒有辦法讓我繼續唸大學,不然,我應該也會讀得很不錯吧!

現在,我把希望都放在女兒身上,我希望她可以無憂無慮地讀完大學、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不要和我一樣辛苦,一直在國外工作,被人家欺負也不能說。

我在女兒三歲的時候就決定出國工作,因為菲律賓的薪水真的很低,像我只有高中畢業的話,一個月的薪水最多也才台幣一萬而已。但我要自己養女兒、加上我的爸爸媽媽很老了沒辦法工作,所以我需要更多的錢撐起我的家庭。

我第一份在國外的工作做了四年,我的工作是照顧他們的小孩和整理房子,雖然很少有休假但我還是做得很開心,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小孩呀!他們就和我的女兒一般大,我照顧起來也更用心。

我本來想在那個家庭繼續做下去的,只是當契約結束時,女主人把我帶到房間要我把全身的衣服脫掉,內衣內褲都是,他們要確定我沒有帶走他們家裡的任何東西。我照做了,他們後來才跟我解釋是因為家裡另一個菲律賓移工有偷東西、所以他們才這樣再三確認。我那時很難過,覺得自己不被信任和尊重,所以我拒絕他們續約的提議,決定到其他地方工作。

one-forty-post-0309-2
本圖僅示意圖,非故事本人。|Photo Credit: One-Forty

換了幾個地方,最後我選擇了台灣

我輾轉換了幾個國家工作,而當我聽說台灣的薪水幾乎是菲律賓的兩倍時,我很心動,咬著牙和仲介借了 80,000 披索就來到台灣。我的工作是到苗栗的一個家裡照顧阿嬤,阿嬤已經八十幾歲了、二十四小時都要臥床。我一來台灣就直接去醫院,因為那時阿嬤的情況比較緊急,於是我也在那裡住了好幾個月。

待在醫院的時候,那裡的護士小姐教我很多東西,像是餵阿嬤吃飯的時候要從鼻胃管一點一點地餵、也要確定她的姿勢不會被嗆到;還有幫阿嬤洗澡的時候要先把她固定在椅子上,不然阿嬤滑倒的話就糟糕了。這個工作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很不簡單,但我還是很努力地學。

我覺得阿嬤很可憐,因為她自己的小孩都不願意碰她。我很尊重老人家,我的動作都輕輕的、從來都沒有嫌棄她。我這麼做不是因為我很有愛心,而是我希望我自己老的時候,也能被這樣好好對待。

「我很漂亮」不是侵犯我的藉口

後來阿嬤情況比較好了,我們就回到她苗栗的家,家裡還住著阿嬤的兒子和他的太太。他太太每天早上六點出門,晚上十一點才回家,我基本上都沒辦法遇到她。阿嬤的兒子沒有工作,每天待在家裡,我到他們家的前幾天他都一直盯著我,我心想他應該是要確認我有沒有好好照顧他的媽媽吧,因此,我也很努力地做好我的工作。

但我不知道的是,他是有意圖的。這個男人安分了一陣子,後來就開始對我上下其手。在我自己的房間、在阿嬤的病榻前,他會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摸著我的腰和胸部,不管我怎麼哭喊或打他都沒有用。於是,他就這樣在自己老母親面前猥褻了請來照顧母親的看護。我每天都沒有辦法睡覺,我希望這個惡夢快點結束,但他卻越來越肆無忌憚。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