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證據證明」跟「有證據否定」的界線,到底在哪兒?

「無證據證明」跟「有證據否定」的界線,到底在哪兒?
Photo Credit: U.S.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證據有效」、「無證據有害」是否代表「無效」和「無害」?這得視乎有多少研究證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科學或醫學的討論中,不時會遇上「目前沒有證據證明…」的說法,有某些情況下,聽起來會有點奇怪。比方說,假設有人擔心X藥物會有Y副作用,而專家表示「目前沒有證據證明X會引起Y」,即使是事實似乎也不能令人釋慮。

如果是只懂尋找邏輯謬誤的「謬誤俠」,相信很容易就會指這是「訴諸無知」謬誤,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一件事,不代表有證據相信那件事不會發生。

fallacy_man
Image Credit: Existential Comics
哲學漫畫《Existential Comics》其中一集曾畫過「謬誤俠」(Fallacy Man),諷刺胡亂指摘別人犯下各種謬誤的人。

不過,現實沒有這麼簡單。不理解這種說法的意思,會影響我們理解風險及機率,所以我想談談這個問題。

所謂「沒有證據」其實可以指很多不同情況,不能一概而論。假如我說︰「你都找不到一個外星人給我,這就證明外星人不存在」,這的確犯下訴諸無知的謬誤,因為「你」無法提供外星人存在的證據,不代表外星人不存在,畢竟宇宙這麼大。

試設想另一個情況︰小明跟小強說外星人住在自己家中,卻無法提供任何證據,小強在小明家亦看不到外星人。這時小強可以根據小明沒有證據一事,認為他在說謊,因為外星人住在自己家中的話,不難提供證據,除非他有很好的理由解釋自己為何沒有證據。

疫苗爭議

舉一個現實例子,韋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在1998年發表研究(論文現在已被撤回),被用作支持「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及德國麻疹(MMR)疫苗會導致自閉症」的流言。[1]

其後醫學界的研究結果,均未有顯示疫苗跟自閉症有關。不過這樣說聽起來有點難令人釋疑,畢竟目前沒有證據顯示兩者有關,不代表未來有一天我們不會找到新證據,科學不是會自我推翻的嗎?那麼擔心還是有道理啊。

不是這樣的。

完整一點表達的話,應該這樣說︰萬一疫苗會導致自閉症,那麼一些大型研究在分析數萬以至數十萬人的數據後,對比「有接種疫苗」跟「沒有接種疫苗」的群組,理應發現兩組的自閉症比率有差別。不過結果就是沒有差別,所以我們沒有證據顯示兩者有關,「疫苗導致自閉症」的假說不成立。

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研究都得出相同結論後,這些「沒有證據」便累積成「疫苗跟自閉症無關」的證據。至此,若新發現要推翻過往結論,就需要強而有力得多的證據,不僅能夠顯示疫苗與自閉症有關,還需要解釋為何過往的發現有誤,否則我們無法輕率推翻以往累積的證據。

再者,「科學會自我推翻」不代表學界目前所有共識都將會被推翻,單單提出「科學會自我推翻」並不是甚麼有力理由,重點仍然是機率——證據越多,被推翻的可能越小。

順勢療法

另一個例子是「順勢療法」(homeopathy,又譯作「同類療法」)的療效。這種另類療法宣稱要以引起症狀的物質去醫相同症狀,例如咖啡令人提神就用來醫治失眠,洋蔥就用來醫治流眼水。除此以外,順勢療法又認為極度稀釋——甚至連一個分子也沒有——的「溶液」有療效,嚴重違反現有的科學理論。

即使聽起來如此荒謬,仍然有人相信順勢療法,因此醫學界亦進行過多次實驗。不論是系統性文獻回顧(systematic review)[3]抑或澳洲國立衛生和醫學研究理事會(NMHRC)[4]、英國下議院科學及技術委員會[5]的報告,均指出沒證據顯示順勢療法有效,病人所感受到的療法很可能是安慰劑效應。

順勢療法支持者或會堅稱,「沒證據有效」並不等如沒有效,不過得面對同一問題︰這個「沒有證據」並非在沒有調查下的斷言,而是在大量研究後仍然沒有證據,那為何我們要相信順勢療法有效呢?

研究不可能測試所有病症,所以還有不少疾病未曾進行實驗,甚至基於倫理考慮不可能做實驗。那麼,相信順勢療法能治好這些疾病,又是否合理?當然不合理,假如順勢療法有效,將會大幅修改主流科學理論,自然需要極其有力的證據支持,因此舉證責任在其支持者身上,他們亦需要解釋為何過往大量研究有誤。

小結

科學沒有絕對的結論,但透過大量研究、辯論累積得出的學界共識也不是那麼容易推翻。當見到人說「沒有證據顯示…」時,我們要問的應是「在甚麼情況下沒有證據?」,而不是說「那不代表不可能啊」——畢竟機率、風險有高低之分,由0.0001%至99.9999%都是「有可能」,問題在於這是哪一種「有可能」。

我們對事物的信任和擔憂,應該要建基於證據,而非任由恐懼情緒擺佈。雖然不可能完全精準去算出要有「42%信任」或「73%懷疑」之類(人工智能或者可以),但至少我們可以謹慎而不杞人憂天,也不輕信。

相關文章︰

註︰

  1. RETRACTED: Ileal-lymphoid-nodular hyperplasia, non-specific colitis, and 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 in children (Wakefield et al. 1998)
  2. Using the combined vaccine for protection of children against measles, mumps and rubella (Demicheli V et al. 2012)
  3.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 of homeopathy (E. Ernst 2002)
  4. Homeopathy Review (NHMRC)
  5. Evidence Check 2: Homeopath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mittee)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