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黑人女議員之死:巴西上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完成她的「遺願」遏止貧民區暴力

LGBT黑人女議員之死:巴西上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完成她的「遺願」遏止貧民區暴力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出身貧民區的黑人女性市議員佛朗科深受底層人民支持,遇害後,她19歲女兒桑托斯寫道:「他們不只殺害了我的母親,也殺死了她的4萬6,000名選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巴西里約熱內盧女性市議員瑪麗埃麗.佛朗科(Marielle Franco)在當地時間14日晚間遭槍殺身亡。出身貧民區、身兼黑人女性、LGBT等特殊身份的佛朗科,是許多底層人士的政治寄託,她的死,也引起巴西10幾個城市、上萬人聚集,抗議里約州政府的無能及暴力。

現年38歲的佛朗科是巴西里約熱內盧的社會主義自由黨(PSOL)議員,14日晚間,佛朗科結束在里約市中心拉帕區(Lapa)舉辦的黑人女性賦權座談會,在返家途中遭遇槍擊。

佛朗科的頭部中四槍,載送她返家的39歲的司機葛梅斯(Anderson Gomes)也身中三槍,兩人當場死亡,而坐在佛朗科旁的助理被子彈碎片擊中,僅受輕傷。凶手犯案後逃逸無蹤。

警方表示,槍殺案發生前,佛朗科的座車可能已被跟蹤4公里,而兇手使用的是9mm手槍,但卻能在車輛並排行進中,穿透罩有黑幕的車窗玻璃,精準的射中目標,手法俐落,因此不排除專業槍手犯案,里約檢察官已朝政治謀殺的方向偵辦。

《新頭殼》報導,16日,警方發現,兇手所使用的彈藥竟是2006年12月29日,由CBC公司出售給聯邦警察的批次,刑警和聯邦警察將調查彈藥是否被挪用。

佛朗科出身貧民區、身兼LGBT、黑人女性等特殊身份

(中央社)佛朗科現年38歲,出身巴西的「馬雷」(Mare)貧民區,是里約治安最糟的地區之一,多年來,馬雷貧民區多次成為販毒黑幫和警方駁火的地點,貧民區居民也深受其害。佛朗科在19歲成為未婚媽媽,但她帶著孩子持續在在夜間修習課業,之後獲得獎學金進入聲望崇高的里約天主教大學就讀,主修社會學,後來在佛羅明斯聯邦大學獲得公共行政碩士學位。

2006年,佛朗科成為里約州社會主義自由黨議員佛瑞索(Marcelo Freixo)的助理。當時,由退役、貪腐軍警所組成「民兵組織」掌控里約超過100個貧民區,他們控管天然氣、電視線路,向居民收取保護費,民兵組織與販毒集團也時常發生槍戰,威脅貧民區住戶的安危。2008年,佛瑞索受任成為民兵調查委員會主席。

2016年,佛朗科投身里約市議員選舉,自稱「貧民區養大的黑人女性和母親」,身兼黑人、女同性戀等特殊身份的佛朗科,最後以4萬6,000票、第五高票當選,進入以順性別、白人男性為主的里約市議會。一直以來,貧民區居民、黑人及女性都被執政者漠視,獲選的佛朗科成為這些選民的希望寄託。

佛朗科當選里約市議員後,擔任市議會婦女委員會主席,致力婦女及兒童青少年安全,上任不到兩年,已推動兩個法案,其中一項迫使市府調查里約熱內盧市婦女受暴狀況。

近期,她也強烈批評總統泰梅爾(Michel Temer)2月開始讓軍方接管里約熱內盧的命令,兩週前,佛朗科才被任命出面協調一個委員會,以提防接管里約熱內盧的軍隊濫權施暴。

里約熱內盧治安糟糕,總統授權軍方接管

《上報》報導,里約熱內盧幫派勢力強大,槍戰、平民老百姓死傷消息時有所聞,根據巴西國家統計局資料,2017年里約熱內盧被殺死的人數達2,125人,比2014年增加37%;2017年謀殺死亡人數比2016年多出8%,比2015年多出26%。

面對逐年攀升的犯罪數字,加上國家長期政局混亂、經濟衰退,里約也警方無力遏止。今年2月,總統泰梅爾簽署了一項法令,授權軍方接管里約熱內盧,與警方共通掃蕩橫行貧民區的販毒集團和幫派,但接管里約的軍隊同樣引起爭議。

《轉角國際》報導,遇刺之前,佛朗科才於星期日公開質疑里約軍警,在阿卡里(Acari)大貧民區濫殺無辜。佛朗科表示,里約軍警在阿卡里的掃毒過程中,涉嫌非法處決兩名無辜的男孩,並將屍首棄置在大排水溝內。此一暴行不僅於法無據,濫殺平民的作法也證明了中央政府「武裝掃黑」、「反毒戰爭化」的政策,毫無作用。

阿卡里事件對里約的掃黑行動,造成了很大的輿論壓力,面對濫殺指控,里約警局只表示:事發當時確實在阿卡里區,遭到幫派突襲而開火;但卻拒絕正面回應行動的傷亡細節,與兩少年屍首的相關問題。

10多個大城市串連抗議,連黑道也出來撇清「人不是我殺的」

致力於黑人、婦女、貧民權益的佛朗科遇害,引起全國民眾怒火。15日傍晚,佛朗科的喪禮結束後,數萬名里約熱內盧的居民,自發性走上街頭,不只表達哀悼,還包圍里約州議會,抗議政府的無能與暴力。

《衛報》報導,哀悼現場,曾與佛朗科合作,21歲傳播系學生巴博薩(Jefferson Barbosa)讚揚佛朗科是「政治希望的象徵」。20歲的里約街區卡車司機助理馬修斯(Matheus de Santos)也說,「她是LGBT運動、黑人運動的偉大代表。」

28歲的貧民區社運工作者、新聞系學生梅吉斯(Daiene Mendes)表示,「佛朗科不僅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們反抗的重要象徵。是她,讓我們這些來自貧民區的黑人女性,知道自己能夠去挑戰那些對我們不屑一顧的執政者。」

《獨立報》報導,佛朗科的19歲女兒桑托斯(Luyara Santos)則寫道,「他們不只殺害了我的母親,也殺死了她的4萬6,000名選民。」

聚集的群眾,除了對佛朗科的死表達哀悼,也對巴西現狀提出抗議和怒吼:包括巴西的菁英階級的腐敗、嚴重的貧富差距,還有黑幫、民兵和軍警時不時在貧民區上演的暴力駁火。

《轉角國際》報導,在里約市區內爭奪地盤的兩大黑幫「紅色司令部」與「正宗第三司令」,紛紛透過線人,向媒體澄清「佛朗科不是我們殺的」。媒體報導的風向,也逐漸將涉案嫌疑者,指向了那些遊走黑白兩道的地下民兵組織。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