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分析公司疑違規用Facebook用戶資料,包括為美國總統大選打「攻心戰」

數據分析公司疑違規用Facebook用戶資料,包括為美國總統大選打「攻心戰」
photo credit: REUTERS/Toby Melvill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據分析公司借心理小測驗收集個人及相關親友資料,建立5000萬人的龐大數據庫,在選舉時打「攻心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Facebook(FB)於上星期五(16日)「自行拆彈」,宣布禁止一家專注做政治及商業數據分析的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做用FB,意味該數據公司涉及不誠實使用從FB得到的用戶資料。據《紐約時報》及《衛報》等媒體報導,涉及的FB用戶多達5000萬。Cambridge Analytica為美國總統特朗普2016年競選團隊所聘用。Cambridge Analytica否認指控。

Cambridge Analytica是由共和黨富商Robert Mercer投資,2014年由「美國前國師」班農(Steve Bannon)任行政主席。目前Cambrdige Analytica一名前僱員Christopher Wylie(2014年底離開公司)已經成為告密者,不單接受《紐約時報》、英國的《觀察家》(即《衛報》周日版)的訪問,更提供Cambridge Analytica的一些資料,包括電郵、帳單等。

「他們根本不會理會所謂的法規。對他們來就,這是一場戰爭,一切都是公平的。他們要在美國打一場文化戰,而Cambridge Analytica就是這場戰爭的武器庫。」Wylie說。

「我們利用FB數以千萬計用戶的資料去建立數據模型,我們要盡量掌握這些用戶的資料,針對他們的心魔。整家公司都是建基於此。」

《紐約時報》在事件未曝光前已展開調查,並曾向FB查詢,報道指FB當時的回覆是刻意淡化事件的規模,質疑有多少數據仍然外洩。

《觀察家》報道指,FB其實在2015年底已經知道大量用戶數據被不當地收集,但FB沒有公布,就連補救措施也是相當有限。

不過,FB副總裁兼副法律顧問Paul Grewal在周五表示:「這是一個騙局。」又說FB禁止Cambridge Analytica,Wylie和一位俄裔美國學者研究員Aleksandr Kogan使用FB。「我們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所有相關數據被徹底刪除,並對所有違規者採取行動。」

FB在《紐約時報》和《觀察家》刊出報道前就「自行引爆」,周五搶先披露事件,又說最根本問題是Cambridge Analytica的研究員向FB撒謊,並堅持數據是被違規使用而不是遭盜取,因為都得到用戶的同意。

據Christopher Wylie的說法,Cambridge Analytica先是向劍橋大學學者Aleksandr Kogan提出合作——如何利用FB用戶資料以得知人們的政治取向。Kogan遂透過自己成立的研究公司Global Science Research(GSR)與Cambridge Analytica研發出一個名叫thisisyourdigitallife的軟件。

只要願意下載軟件並做一個心理小測驗,就可以獲取小額獎金。軟件開發者聲稱,小測驗可以反映一些連父母或親密伴侶也不知道的一面。

結果有大約27萬人下載了該軟件,並在以FB註冊時,同意讓相關公司收集個人資料作為學術用途。報道指,軟件不單收集用戶資料,連用戶的親友資料都一併收集,所以GSR和Cambridge Analytica能憑這27萬用戶,建立出一個涉及5000萬人的龐大數據庫,透過這些資料和演算法,Cambridge Analytica可以找出哪些人是所謂的「游離選民」,並重點向他們發出選舉相關的廣告。

問題是,整件事看來是合法的,因為用戶都同意了。連FB都表示,Kogan等人是透過合法途徑取得FB用戶資料,但違規把資料傳給第三方。公司在2015年已把thisisyourdigitallife軟件下架,並發信要求所有持有受影響用戶的公司銷毀資料。據Wylie說,那封信要拖到2016年下半年才收到。

Cambridge Analytica發聲明,堅持由始至終都遵守FB的規則,也有跟足指引,在研究完成後銷毀所有FB用戶的資料。

事件引發政客、輿論大力批評FB。「無論是容許俄羅斯人購買政治廣告,或是大規模收集個人資料,很明顯,在沒有監管下,這個市場就注定成為欠缺透明和充滿欺詐的地方。」維珍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Mark Warner說。

華盛頓一個組織Center for Democracy & Technology總裁Nuala O’Connor批評,FB過往沒有設定足夠的監控制度,卻只是依賴合作軟件開發商自己自律。她又點出,FB在2015年底已知道有關事件,卻要到上周五才公布,實在拖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