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澳電廠和天然氣發電一樣「乾淨」?學者:台電沒公布重金屬污染

深澳電廠和天然氣發電一樣「乾淨」?學者:台電沒公布重金屬污染
已拆除的舊深澳電廠廠房 Photo Credit: B2322858@Wikipedia 公有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賴清德表示,深澳電廠將會燒「乾淨的煤」,加上可比擬天然氣電廠的「超超臨界」機組,汙染不高。但中興大學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卻表示,這是因為國內制定的天然氣排放標準本來就太寬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深澳燃煤火力發電廠15日通過環差,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擴建後的深澳燃煤電廠屬於「超超臨界」燃煤機組,而且用的是「乾淨的煤」,排放的污染跟天然氣發電廠差不多。但中興大學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卻表示,那是因為台灣天然氣污染排放標準太寬鬆,且燃煤發電會排放出重金屬,呼籲台電將深澳電廠改建為天然氣電廠,停止燃煤。

15日,位於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燃煤火力發電廠擴建案,因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環評會議中投下「通過」票,以一票之差通過環評,引起討論。

16日,行政院長賴清德出席立法院施政報告總質詢,被問及深澳電廠的污染問題,賴清德回覆,「深澳火力發電廠所用的煤是用『乾淨的煤』,加上它的的設備是『超超臨界』的基礎,換句話說,這樣的發電排放出來的污染量跟天然氣的發電差不多。」

賴清德並表示,詹順貴本身有律師跟環保的專業,同時也有社會運動的良心,希望社會能夠支持行政單位的決定。並保證,未來行政院也會支持環保署嚴格監督整個環評的執行,深澳電廠的建置不至於影響北部的空污量。

對於賴清德「乾淨的煤」的說法,不少網友譏諷,「全世界只有民進黨用的煤是乾淨的煤」,認為這是執政黨為了推動電廠開發,掩蓋空汙事實,瞎掰出來的話術。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乾淨的煤」是學術用語,酸民好好去Google

《今日新聞》報導,面對外界質疑,徐國勇17日指出,煤炭有分很多種等級,有一般煤、亞煙媒、無煙煤等,而所謂「乾淨的煤」就是在指高等級的無煙煤,具有含硫量低而高熱量的特性,而次等級的則為亞煙媒;目前台電所使用的煤炭至少都是亞煙媒以上的等級。

徐國勇說,大家有燒過木炭都知道,有些木炭燒起來就會有一堆黑煙,但有些高品質的木炭,燒起來則一點煙都沒有,換句話說,含硫量越低,單位熱量越高,煤炭就會越乾淨。

徐國勇強調,深澳電廠所使用的就是最高等級的無煙煤,而且現在的煤炭要燃燒之前,會再經過去硫化的專業技術處理,所以對於環境的衝擊自然就會下降許多。

《聯合報》報導,行政院政發言人徐國勇今(18)日受訪時重申,「乾淨的煤」(Clean coal)是學術上的用語,不是賴清德發明的,並說很多人酸言酸語,「應該好好google一下」。徐國勇也說,燃煤仍然是現階段其他國家採用的發電方式,連重視綠能發電的德國也不例外,綠能發電占三成。

行政院表示,關於燃煤電廠空污改善,目前可以採取「源頭減量」、「製程改善」及「端末處理」三種方式。源頭減量就是使用比較乾淨,低硫、低灰、低汞且高熱值的煙煤及亞煙煤;超超臨界機組則有助於降低每度電的用煤量;而端末處理,像大林及林口電廠採用袋式集塵器,深澳電廠則共加裝兩道集塵設備。

台電:「超超臨界」,跟天然氣電廠一樣環保

2016年7月發行的第643期《台電月刊》解釋,國內首座使用超超臨界機組的電廠是林口燃煤火力發電廠。超超臨界機組與傳統亞臨界機組運轉原理相同,差別只在於使用的主蒸汽壓力與溫度。

除了碳排放的問題,燃煤電廠所面對的污染源還有硫氧化物(SOX)、氮氧化物(NOX)及粒狀物(PM)等排放。台電表示,林口發電廠的「末端處理」設備,採用最先進的空氣污染防制設備,如低氮氧化物燃燒器、選擇性觸媒還原法(SCR)脫硝設備、濾袋式集塵器(PRS)及海水法排煙脫硫(SWFGD)等環保設備。

《中央社》報導,針對「超超臨界」燃煤機組和燃氣機組的比較,台電表示,環保署規範天然氣機組環保標準排放上限為氮氧化物40ppm、粒狀物10mg/Nm3、硫氧化物為8ppm,燃煤電廠為70ppm、20mg/Nm3、60ppm。

目前台灣唯一一座運轉中的「超超臨界」機組——林口燃煤電廠——排放現況分別為16至23ppm、2至10mg/Nm3、5-10ppm;深澳電廠未來使用燃煤排放量預計為15ppm、8mg/Nm3、15ppm,已經接近天然氣機組排放量。

深澳電廠
圖表製作:關鍵評論網 李修慧|圖表設計:關鍵評論網 林奕甫

以林口新舊機組相比,舊機組為亞臨界,發電效率38%,新機組為超超臨界,發電效率逼近45%,若同樣發一度電,舊機組需使用434公克的煤,新機組只要366公克;若以林口兩部新機組年發電目標約100億度估算,使用燃煤量一年就差了68萬噸。

台電忽略「地形」影響,新北市政府自己做的空汙評估比台電高三倍

《人間福報》報導,關於深澳電廠汙染不高,莊秉潔直言「這是院長被事務官誤導」,莊秉潔表示,這是將超超臨界機組與天然氣標準值相比,但國內制定的天然氣排放標準本來就過於寬鬆。

根據莊秉潔換算燃煤、燃氣機組每度電排放汙染量,林口超超臨界燃煤機組,其氮氧化物排放是大潭天然氣機組的1.84倍,二氧化硫排放是138倍,粒狀物則是48倍。

新北市環境保護局13日發出新聞稿也表示,依據台電深澳電廠環評報告中的空品模擬結果,PM2.5日平均值最大濃度值落點於新北市九份老街、黃金博物館至陰陽海一帶,但報告書中卻未對此部分進行評估。因此,新北市環保局特別委託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莊秉潔教授進行評估,引用臺電報告書內空氣模擬設定及煙道條件,並以2013年氣象資料重新進行空氣品質模擬。

新北市環保局表示,台電使用的空氣品質模式為ISC,屬於高斯擴散模式,因深澳電廠處於非平坦地形,較無法準確評估其影響,而莊秉潔教授所使用的GTx軌跡模式,對於非平坦地形有較準確的評估。

評估結果發現,深澳電廠污染的主要影響範圍,除了原認知的新北市、臺北市及基隆市外,桃園市、新竹縣及宜蘭縣竟也在高影響範圍中,尤以宜蘭縣的影響竟然最高達7.499μg/m3,桃園市則為6.871μg/m3,新北市雖位列第三,但PM2.5最大日平均值貢獻量是6.075μg/m3,比台電評估報告中的數值1.933µg/m3足足高了三倍以上。

《自由時報》報導,曾任環境保護學會常務理事、看守台灣協會理事長的現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吳焜裕表示,排放係數都是推估出來,因此根據不同假設做出的模擬,經常有很大差異,做出來可能都不是很準確,但卻會引起相當多爭論。他已要求環保署空保處進行實測排放係數,也要求台電拿出資料,確實評估對環境造成的影響。

空污學者莊秉潔:再怎麼乾淨的煤都會排出「重金屬」

《天下雜誌》報導,莊秉潔說,相較於天然氣機組不會排出重金屬,燃燒煤炭發電,會排放戴奧辛、砷等重金屬致癌物質。過去研究報告也發現,舊深澳電廠運轉期間,深澳及鄰近鄉鎮呼吸道及肺癌顯著高於全國平均值。但深澳電廠評估報告完全未揭露重金屬相關排放資訊。

台電則解釋,為了降低燃煤電廠汞等重金屬,台電從採購燃煤源頭,即訂定採購煤炭含汞小於0.12mg之規範,比日本的0.15mg、中國大陸0.6mg還嚴格,並定有超過0.4mg就拒收標準。至於重金屬排放部份,台電採取了高效率的集塵防制設備,80、90%重金屬都可去除。

莊秉潔、詹長權等空污學者仍然建議,深澳電廠應該改成天然氣電廠,台電預計在基隆協和電廠退役後,在基隆港建天然氣接收站、把協和電廠改建為天然氣發電,可以拉一條專用天然氣海管到深澳,就可以讓深澳發電廠由煤改氣。「如果真的不行,那麼燒煤炭的深澳電廠應該蓋來備用,等天然氣發電的電力供應不足的時候再發電。」莊秉潔說。

《人間福報》報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祕書長洪申翰表示,深澳機組2025是後才會興建完成,對目前有缺電風險的供電系統沒有幫助,加上接下來大潭、林口電廠等增加的量,都已超過核一、核二除役的量,未來也沒有缺電的疑慮,深澳機組對穩定電網的重要性不高。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