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解決獼猴入侵果園問題,除了「用槍」還有什麼其他方法?

要解決獼猴入侵果園問題,除了「用槍」還有什麼其他方法?
Photo Credit: KaurJmeb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野保法》21條規定,對於危害農作物的保育類動物可以獵捕或宰殺,恆春警方提醒農民開槍驅趕時,務必同步錄影留下紀錄,向主管機關農業處核備,以免衍生適法性的爭議。

屏東縣滿州鄉農作物黑豆及火龍果受獼猴危害嚴重,電網與鞭炮驅趕都已經失效,15日,鄉長余增春宣誓將組「獵槍隊」護農,凡是入侵果園的獼猴一律殺無赦,引起部分動保人士撻伐。鄉長余增春隨後解釋,只是用槍聲驅趕,不獵殺。

《蘋果日報》報導,位於墾丁國家公園內的滿州鄉,農作物黑豆及火龍果受獼猴危害嚴重。15日,氣炸的果農們集結鄉代會,抱怨獼猴嚴重影響農作物,就連民眾飼養的雞隻也被連頭咬掉,「黑豆整株連根咬掉」、「獼猴根本不正經在吃,火龍果咬了一口就丟掉。」

《三立新聞網》報導,當時,鄉長余增春在鄉代會上,表示將號召持有合法獵槍的居民,一起組隊狙殺「進擊的獼猴」,凡是入侵果園的獼猴一律殺無赦,甚至表示「全鄉都被移送法辦也在所不惜!」

(中央社)滿州鄉代會16日邀集鄉公所、恆春警方及墾丁國家公園管處討論組獵槍隊護農的適法性,余增春表示,目前滿州鄉內原住民合法的獵槍有25枝,下週公所就會把「獵槍護農隊」組起來,雖然鄉民紛表示,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可以獵殺獼猴,但太血腥,將只用獵槍驅趕,因為獵槍的聲音大,遏阻性較大。

余增春表示,獼猴每次總是20、30隻成群結隊,又生性聰明,往往一個方法用過後,就會被「看穿」失效,農民這幾年用電網及鞭炮驅趕,都已經沒用。余增春也抱怨,獼猴不但吃黑豆幼苗,被吃剩的黑豆苗成長結實後,又要再吃豆莢,目前滿州鄉黑豆種植約200公頃,受危害面積約一半,讓農民非常憤怒。

墾管處保育課課長徐茂敬表示,雖然《國家公園法》禁止狩獵,但2015年內政部解釋可依《野保法》21條規定,對於危害農作物的保育類動物以獵捕或宰殺防治危害;恆春警方提醒農民開槍驅趕時,務必同步錄影留下紀錄,向主管機關農業處核備,以免衍生適法性的爭議。

屏東縣政府農業處副處長鄭永裕表示,獼猴對屏東農作物的危害的確非常嚴重,雖然《野保法》21條規定,對於危害農作物的保育類動物可以獵捕或宰殺以防治危害,但獼猴是國際性的保育類動物,會有觀感不佳問題,而且即便獵殺,也會繁衍,農委會必須正視獼猴危害問題。

鄭永裕說,獼猴生性聰明,一個方法用過了,牠們就會閃避,所以要多種方法輪流齊用,讓獼猴知道在某一個時段不能到某一個地區,縣府並不是很贊同運用獵槍驅趕的方式,因為一段時間後,也會被獼猴視穿,而且會讓社會觀感不佳,如果滿州鄉一定要組獵槍護農隊,必須事先向縣府申請。

鄭永裕表示,縣府已與東海大學教授林良恭合作,準備今年向中央爭取經費,在恆春及滿州設示範點,利用紅外線監控猴群及梅花鹿,只要猴群或梅花鹿一出現,農民就能獲得警示前往驅趕。

《自由時報》報導,根據滿州鄉公所及農會統計,鄉內黑豆種植面積約200公頃、紅龍果約50公頃,兩項農作總計受害面積,超過120公頃以上,墾管處補助圍網防治梅花鹿頗具效果,但獼猴危害問題卻日趨惡化,連政府補助的電網都未必有效。

人猴大戰嚴重,立委曾建議「殺獼猴拿獎金」

不只屏東縣滿州鄉,其實彰化縣二水鄉、台南市南化區、高雄市柴山地和台東縣東河也都有猴群進入果園、危害農作物的案例。《蘋果日報》2015年1月報導,近12年來發生侵擾農作物案件達192件,2014年12月,農委會基於《野保法》第21條規定,「保育類野生動物有危害農林作物、家禽、家畜或水產養殖,在緊急情況下,可以主管機關核定的人道方式獵捕或宰殺。」,行文全台縣市政府,解釋「人道方式」的意涵。

當時縣市農業單位主管詢問:「一槍斃命是否算人道處理?」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長管立豪回答:「一槍斃命確是讓獼猴快速死亡,不會感覺疼痛的人道方式。」但農友究竟是防衛還是獵殺,很難界定,也有原住民獵人擔心,農委會鼓勵獵殺後,山產店會出現大量猴腦、猴肉。因此農委會當時的行文也引起部分動保人士撻伐。

《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管立豪表示,之前林務局曾邀集保育團體對於人道處理進行討論,使用槍枝是保育團體「勉強能接受」的作法,部分農民會私下做陷阱、投放毒藥與捕獸鋏,反而讓獼猴更痛苦,而一般捕捉後施打藥物的作法,在獼猴身上則是不易執行,若是農民抓到獼猴交給林務局,也是先結紮再野放深山。

《ETtoday》報導,2016年,國民黨立委廖國棟也曾要求農委會可比照澳洲每年7、8月准許民眾射殺一定數量的袋鼠,容許原住民獵人射殺獼猴,並報備數量,甚至藉此領取獎金。

《聯合報》報導,2017年11月,嘉義縣長張花冠也表示,現在社會面臨少子化問題,猴子卻生得比人多,要求中央檢討動保政策,必要時比照國外處理族群過多野生動物方法,開放特定時地捕捉獵殺。

獼猴這麼多,為什麼還列入保育類動物?

《關鍵評論網》2016年10月報導,根據《野保法》第4條,保育類野生動物是由「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評估分類,再由林務局公告並製作名錄。其中委員會的委員包含了主管機關、專家學者、民間保育團體及原住民代表等等,根據2008年制訂出的「野生動物評估分類作業要點」來替不同物種計分評估。

其中野生動物評估分類作業要點中的附表,包含族群分布、野生族群數量及族群趨勢等條件,學者會依附表評分,不同物種在依據各自的得分歸類在保育類中的三個級別裡:第一級是瀕臨絕種野生動物、第二級是珍貴稀有野生動物、第三級則是其他應予保育之野生動物。台灣獼猴就是屬於第三級保育類動物。

綜合《關鍵評論網》報導《環境資訊中心》文章,17世紀前,台灣獼猴原本廣泛但不均勻的分布於台灣各地,棲息環境以濃密之闊葉樹林為主。但17世紀開始有大量的漢人移入台灣,平地的獼猴棲息環境逐漸被開發成農墾地。日治時期「農業產業化」更使得淺山獼猴的棲地大量減少。

1970年代,由於民眾濫捕與濫用,台灣獼猴一度瀕臨絕種,1974年,政府頒佈禁獵、禁止出口的法令,因此稍有節制,但不少人卻因此以保育之名,人工餵養猴群或進行人工繁殖,吸引民眾參觀、甚至販賣獼猴。1989年,台灣訂定《野生動物保育法》,台灣獼猴名列保育類野生動物,才遏止民間買賣的風氣。但民眾餵食獼猴的習慣,仍然難以改正。

根據農委會2000年所公佈的資訊,台灣全島約有1萬多群的獼猴,若以每個猴群平均有25隻猴子來估計,當時全台大約有野生獼猴26萬隻,目前數量變化不大,因此農委會並未打算將獼猴從保育類名錄中去除。

遊客的樂趣、農民的痛苦:獼猴偷果園是因為習慣了「人類餵食」

屏東科技大學環境學院院長裴家騏與屏東科技大學野保所副教授蘇秀慧刊載於《環境資訊中心》的文章指出,近30年來,高雄壽山由於遊客餵猴,彌猴隻數從開放前的數十隻或一、兩百隻的規模,成長到現在的千隻以上,不過,最近的五六年來,整體數量卻沒有持續的增加,顯示應該已經接近現況的環境負載量了。因此,與其說「獼猴因為太多了、吃不飽了,所以才侵入果園覓食」,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果園的存在,增加了當地獼猴的覓食環境,也增加了當地獼猴的數量」。

且高雄壽山不是特例,近年時常出現農損報導的其他地點,包括彰化二水、台南南化、高雄旗尾山和台東東河等地,也同時都有長期遊客餵食獼猴的歷史,甚至是當地社區招攬遊客的「重要賣點」。當人類的餵食成為常態之後,就會吸引更多膽大的猴群聚集和等待,並且讓猴隻對農作物的熟悉度大大提高,對作物的取食就更容易發生,而鄰近的果園自然就成為獼猴附帶入侵覓食的目標,並形成惡性循環。

《中國時報》報導,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也認為,「柴山獼猴生態失衡,與人為餵食脫不了關係」,解決之道就是回歸物競天擇的自然法則。因為猴子是群聚型動物,地盤觀念很重,不同猴群常為搶奪地盤或搶食而激戰,弱者不敵就會自然死亡淘汰,自然就能達到族群數平衡的生態。

連電網、鞭炮都沒用,怎麼防止獼猴再闖果園?

但裴家騏與蘇秀慧認為,由於過去對台灣獼猴的行為模式瞭解不夠多,針對不同農戶、不同農地的防猴措施研究也不足。兩位教授只建議,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是在一般鐵絲網圍籬的上面,增加一圈1.5公尺高的平滑鐵板層,即可有效的防止獼猴攀爬和翻越,建議以此為基礎,進行改良,未來應用在農業危害防制上。

中山大學生科系博士生林美吟也投書《台灣動物新聞網》建議,政府應該評估果園遭獼猴損害的季節、損害的果樹品種、及果園所在位置後,補助經費鼓勵農民轉型為「友善動物觀光果園」,既可入生態旅遊的一環,也可教育農民盡可能以「不傷害性」的方法防止獼猴摘取經濟性作物。目前已經有部分農民開始從事友善野生動物的農法,如猴采桃、猴子柳丁、石虎米等,建議政府加強補助、推廣。

根據《關鍵評論網》2016年的轉載文章,學者林良恭的台灣在地研究,也建議森林邊緣宜設置緩衝區,報告指出獼猴離開森林邊緣覓食,最遠的距離為864公尺,而且,離森林邊緣距離越遠,其出沒頻率便逐步降低。此外,在日本山口縣,則有搭配「驅猴犬」協助的驅趕方法,避免農民疲於奔命。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