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大田果菜市場:蔬菜變漂亮了,但「食物」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

東京大田果菜市場:蔬菜變漂亮了,但「食物」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盒草莓,經過了漫長的供應鏈系統,來到了位於都市的超商架上,漂亮的包裝總能刺激客人購買的慾望,但對我來說,現代化的超市少了一點活力、少了一點人情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惠農(草木 日誌

炎炎夏日,磅礴大雨落在燒的炙熱的柏油路上,蒸發的雨水是記憶中故鄉的味道。

一個東西的味道,比起視覺的記憶,更能殘留在內心深處。對於庶民來說,傳統市場那空氣中複雜的氣味,是小時候認識餐桌上食物的途徑、更是一個對於生命力的詮釋。攤販活力的叫賣聲、爾虞我詐的氣氛、捲起袖子準備大幹一場的婆媽,看似平靜,卻隨時等待「特賣會」的哨聲響起。

到東京留學後,電視上裝扮荒誕的藝人,與品川站那絡繹不絕像機器人一樣的上班族,總讓我聯想起《飢餓遊戲》中的都城(施惠國)。在都城中,你可以享受到其他行政區的各式資源,當然包含了最好的食材。

在東京,包山包海的大型連鎖超市,是這個壅擠城市的零售最佳解,卻某種程度的帶點反烏托邦的色彩。

對於那些去各個國家旅遊總想要體驗「傳統市場」的旅客來說,一身的殺價本領在東京似乎無法施展。到底傳統市場(wet market)是何時消失的呢?

除了旅客熟知的築地市場,其實東京還有另一個非常大的傳統市場:大田果菜市場

跟印象中的「市場」不太一樣,大田果菜市場比較像一個物流中心,幾乎所有地方來的蔬菜、花卉、水果都會先集中到這裡,再配送到東京都會區各大小超市、超商。不到100年前的秋葉原,也曾經是個傳統市場,在日本戰後高度經濟成長期時,對於都市空間利用越來越錙銖必較,電器的興起,導致集散蔬果的功能被趕到較郊區的大田區,與另外兩個市場合併成為今日的「大田果菜市場」。

3928190459_2b54b19d1e_b
東京大田果菜市場,形式近乎批發市場,與傳統市場的樣貌不同。|Photo Credit: Masashi Yanagiya@Flickr CC BY SA 2.0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當初佔領秋葉原,把「蔬果」趕跑的「電器」,在電腦時代來臨時,也被今日旅客熟知的動漫、電玩產業周邊取代了。科技進步的同時,水果變甜了,蔬菜變漂亮了,但「食物」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一盒草莓,經過了漫長的供應鏈系統,來到了位於都市的超商架上,漂亮的包裝總能刺激客人購買的慾望,但對我來說,現代化的超市少了一點活力、少了一點人情味。

根據印度學者巴特敏頓(Bart Minten)的研究,在印度的傳統市集購物,如果你透露出一點「洋」的味道(穿著、外國人、沒自信等),平均會被攤販多收15-20%的錢。

制式化零售系統,理想的杜絕了印度這種差別定價,另一方面卻也壓縮了小農的生存空間。

(註:天無絕人之路,原本作為長途旅人休息站的「道路驛站」,對於現代的日本人來說,也是一個購買當地特色農產品的地方。在道路驛站,我們可以買到附近小農寄賣的農產品,上面還會有他們的簽名。日本全國共有1,107個道路驛站,販賣著各地特色的農漁牧產、土產。)

20世紀前半,大量的日本農民前往都市謀生,開了小店與簡單的路邊攤。為了解決這些人的貧窮問題,現代化的商店街應運而生。肉屋、八百屋(賣蔬果)、惣菜屋(賣熟食),加上必定有的超商,是現代商店街的基本樣貌,也接近我記憶中對於傳統市場的想像。

在日本各地旅遊時,第一個想拜訪的是道路驛站,再來就是商店街了。但是這樣有特色的自營模式,卻越來越難進入主流的通路體系,如同傳統市場,日本對於品質標準的追求造就了日本美食的傳奇,另一方面卻也無可厚非的降低了小農、小吃店等的生存空間。

傳統市集已幾乎被物流中心取代,商店街卻還無法忘卻以前的榮景,頻頻喊出「振興」方案的同時,傍晚四、五點左右,路上的B2C食物配送車隊已有漸多的趨勢,似乎在宣告另一個戰場。在這個一直走在最前面的現代化都市裡,電商是否會漸漸取代「傳統」超級市場的零售功能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