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開始寫詩,創作到最後一刻:台灣「詩魔」洛夫病逝,享壽90歲

18歲開始寫詩,創作到最後一刻:台灣「詩魔」洛夫病逝,享壽90歲
Photo credit: 他們在島嶼寫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詩魔」之稱的洛夫,在每本詩集都開拓詩創作的新疆界,一直讓讀者有所期待,而創作不輟的他,最近的一本詩集才在這個月舉辦新書發表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繼李敖昨日過世,台灣文壇今日又失去了一位詩人。台北榮總今(19)日證實,有「詩魔」之稱的詩人洛夫(莫洛夫),今天因肺部疾病過世。洛夫兒子莫凡也透過友人證實,洛夫於凌晨3點21分在北榮病逝,享壽90歲。

(中央社)洛夫本名莫運端,湖南衡陽人,1949年來台,畢業於淡江大學英文系。在海軍服役多年,歷任參謀、聯絡官、特等編譯官、英文秘書等。洛夫詩思啟發甚早,在湖南時已經在報刊發表新詩。

洛夫來台後,1954年與張默組成「創世紀」詩社,發行同名詩刊,與「藍星」、「現代詩」三足鼎立,打造跨越60年的現代詩發表基地,也成為華人現代詩壇的傳奇。

洛夫從18歲起公開發表詩作迄今,從未停止詩創作,不斷嘗試、創新現代詩體例,代表作不勝枚舉。近年來,詩風由「魔」入「禪」,以凝練駕馭繁蕪,通過詩,將西方超現實主義與東方禪宗思想貫通,開闢嶄新境界。

作家李敖昨天過世,今天詩人洛夫又病逝,「文訊」總編輯封德屏今天聞訊後感嘆,「洛夫過世,是台灣詩壇重要損失」,尤其洛夫在1月才出書「昨日之蛇:洛夫動物詩集」,封德屏認為,「他也知道自己身體不好,趕快整理一些詩、再加上新增作品集結出版,可以看到他這樣跨一個世紀以上的詩人,不斷在精進、變化」。

台灣「詩魔」,洛夫詩曾提名諾貝爾文學獎

台灣著名詩人洛夫,1928年生於中國湖南,初中三年級時,因閱讀了大量舊俄文學作品,將自己名字由「運端」改為「洛夫」。

洛夫21歲時隨國軍來台,隨後輾轉駐左營、金門、越南等地,在越南擔任駐越軍事顧問團的英文秘書,並發表了作品《西貢詩鈔》。返台後,洛夫就讀淡江文理學院英文系,畢業後也從軍職退役,洛夫轉為教師,曾任東吳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洛夫在1954年,與張默、瘂弦共同創辦《創世紀》詩刊,歷任總編輯數十年,對台灣現代詩的發展影響深遠。

早慧的洛夫,在讀中學時就開始創作新詩,而他一生的著作也相當豐富,出版詩集《石室之死亡》、《無岸之河》、《時間之傷》、《因為風的緣故》等37部,另外還有散文集《一朵午荷》、等七部評論集《詩人之鏡》等五部、譯著《雨果傳》等八部。作品被譯成英、法、日、韓、荷蘭、瑞典等文,並收入各大詩選,包括《中國當代十大詩人選集》。

洛夫著作豐富,其詩意象繁複,語言奇詭,表現手法近乎魔幻,台灣現代詩壇只要說到「超現實主義」五個字,一定跟「洛夫」二字畫上等號,洛夫在詩壇上也被譽為「詩魔」。

洛夫的作品被譯成英、法、日、韓、荷蘭、瑞典等多國語言,在2001年出版的三千行長詩《漂木》,以「形而上的漂泊與形而下的漂泊」,講述民族與個人悲劇意識、文化與宗教的情懷,還有時代、親人、鄉土的變化消逝,在詩壇驚起一片波瀾,不僅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也獲得當代10大詩人、名列首位。

我們的鰭
畢竟不是翅膀
夢,是不能沾水的
 
我們成群地追趕
一種全身荒寒的
稱之為死亡的東西
 
而身後
好像有許多黑影跟蹤
卻沒有一個叫上帝
 
--《漂木》第二章 〈鮭,垂死的凝視〉,洛夫

《立場新聞》報導,2000 年,洛夫開始下筆〈漂木〉在,用了整整一年時間創作。他本來只想記下自身漂泊流浪的經驗,卻漸漸寫出了海外華人的心理,甚至把生命的感悟也寫進去了。作品在兩岸引起很大的迴響,成為華語詩壇一部史詩名著。半生漂泊,但他不認為無根,更引用流亡美國的德裔作家Thomas Mann的名句,說:「我洛夫在哪裡,中國文化就在哪裡。」

治不好的病 — 除了健忘,就是鄉愁

洛夫1949年從來台後,經過近40年的時間,才於1988年首次回鄉探親。1996年,洛夫移居加拿大,2014才又回鄉。

洛夫在2015年接受《今周刊》訪問時,表示他向來有兩個「不治之症」:一是健忘,二是他怎麼也忘不掉的東西,他的鄉愁。

「這種病對我們來說,永遠治不好。」他坦言:「我們那一代的詩中,都看得到鄉愁,那是一種人在困境中的呼喊。這不只是一種情緒,還是一個傷疤、傷痕,這就是一種病!」

早年洛夫滿腔熱血,為了「闖天下」,21歲便離家,「中共正要打過來湖南,有些朋友勸我快離開,我想想,恰巧陸軍訓練司令部招生,就加入軍官。」他從此再也沒見到母親,直到母親去世,他仍只能隔著台灣海峽想望。「有家歸不得,母親死了不能送終,不僅僅是我個人,這是時代的悲劇!」

一座遠山迎面飛來
把我撞成了
嚴重的內傷。

--節錄《邊界望鄉》,洛夫

洛夫來到台灣之後,先參與了金門八二三炮戰,隨後又被派往越南西貢。他在1959年推出的經典詩組《石室之死亡》,「就是在金門砲彈嗖嗖聲中完成。」而這本詩集也廣受詩壇重視,四十多年來評論不輟,英譯本已於1994年10月由美國舊金山道朗出版社出版。

《聯合報》報導,台大外文系教授廖咸浩表示,洛夫最知名的一首詩是〈石室之死亡〉,這首詩非常晦澀,寫作方式受到西方超現實主義的影響,題材上,在當時是相當敢於反省戰爭,寫作的語言也很有實驗性,敢於突破語言的邊界和俗套,「打開了台灣現代詩語言的新局面。」

作家楊照也認為,說到「詩魔」的封號,不得不提到經典作品〈石室之死亡〉,「一本台灣現代詩史上最艱澀、最難懂的經典作品,艱澀、難懂到許多讀到的人會忍不住感嘆:『這甚麼鬼啊!』『這比鬼還難懂啊!』」

不過楊照也強調,有很多歷史上留下來的經典,讀來都覺得艱澀、難懂,然而造成艱澀、難懂的原因,大部分來自時代與語言變遷代產生的隔閡。「那個時代,作為讀者有責任準備自己去接近書,而不是要求作者要有責任配合讀者、娛樂讀者,對於讀不懂的書,讀者仍然保有著一份謙卑的尊重。」

祇偶然昂首向鄰居的甬道,我便怔住
在清晨,那人以裸體去背叛死
任一條黑色支流咆哮橫過他的脈管
我便怔住,我以目光掃過那座石壁
上面即鑿成兩道血槽
我的面容展開如一株樹,樹在火中成長
一切靜止,唯眸子在眼瞼後面移動
移向許多人都怕談及的方向
而我確是那株被鋸斷的苦梨
在年輪上,你仍可聽清楚風聲,蟬聲」
 
———節錄自〈石室之死亡〉,洛夫

洛夫的創作之途,也被拍成紀錄短片《無岸之河》,收錄在文學大師系列電影《他們在島嶼寫作》,該片就以「詩與戰爭」為主軸。

而為了將洛夫創作的思考與信念化為影像,團隊也追隨洛夫重訪金門坑道石室、回到湖南衡陽的鄉愁現場,更記錄移民加拿大後的洛夫生活家常。

創作不輟,詩人寫到最後一刻

洛夫最近的一部詩集《昨日之蛇》,才剛在今年出版,3月3日才舉辦過新書發表會。同名詩作〈昨日之蛇〉,也因高度的意象,在網路上引起許多討論。

昨日遇到一條蛇
頓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的雞皮牠也吃
吃完後便溜進了草叢不見
  
不見並非不在
今天牠又溜進我的體內
和尚們鄙之為妄念
我卻好好養著牠
供著牠,讓牠成仙成佛
  
每逢喜慶佳節,風和日麗
他便醒了,從我骨頭中欠伸而起
溜出體外
到草叢裡去尋找牠的毒牙

也罷
天,就讓它那麼藍著
淚,那麼鹹著


作家陳寧貴在臉書上表示,有人說,杜甫寫作態度非常嚴肅。語言精煉,準確並時有創新。這可用在洛夫身上,杜甫詩風趨向現實主義,語不驚人死不休,洛夫也是,使之成為近代詩壇不倒翁常勝軍。即使讀不懂洛夫的全詩,只要讀到他新穎精準獨特詩句,就很過癮了。

作家須文蔚也在臉書上悼念洛夫,他表示,洛夫的讓讀者一直有所期待之處,在於每本詩集都開拓詩創作的新疆界,不僅有後現代主義詩學的遊戲趣味,或有冥想感應的靈氣,或有諷刺異國現實的力道,都有不凡的成就。須文蔚更說,「漂木著岸,相信他的詩早已紮根在台灣的土地上。」

而洛夫致力於詩的突破與創新,更可在《魔歌》詩集的〈序〉中看出端倪:

「真我」,也許就是一個詩人終生孜孜矻矻,在意象的經營中,在跟語言的搏鬥中唯一追求的目標。在此一探索過程中,語言既是詩人的敵人,也是詩人憑藉的武器,因為詩人最大的企圖是要將語言降服,而使其化為一切事物和人類經驗的本身。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