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國歡騰」對俄羅斯並不陌生,從1917至今已有百年歷史

「舉國歡騰」對俄羅斯並不陌生,從1917至今已有百年歷史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列寧時期開始,社會的政治大型活動皆是以「全民參與」的意象所舉辦,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讓人民感覺蘇聯政府需要他,若無自身的參與,將無法使整件事情完成,也無法讓國家繼續進步。

俄羅斯總統大選投票於2018年3月18日台灣時間凌晨4:00在堪察加邊疆區(Kamchatka Krai)楚科奇自治區(Chukotka Autonomous Okrug)展開,位於歐洲地帶的俄羅斯飛地加里寧格勒(Калининград)是最後結束的地區。相較於六年前,這一場跨越數個時區的劃時代總統大選,無論在前後都為世界創造了不少話題。

毫無意外的,普亭(Vladimir Putin)順利地在第一輪投票出線,成功連任總統職位。根據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的統計,今年全國總人口的平均投票率為67.98%。3月19日,俄羅斯各個媒體的頭條皆以「普亭打破自己歷年來的紀錄」作為標題,此次他獲得其中76.69%的選票,相較於上一屆2012年的63%,足足上升23個百分點的支持。而其他七位候選人的得票結果與大選前的預測並無相差太多,以下為八位候選人的得票率,按照排名分別是:

  1. 無黨派:弗拉基米爾・普亭76.69%
  2. 俄羅斯聯邦共產黨:帕維爾・格魯季寧(Pavel Grudinin)11.77%
  3. 俄羅斯自由民主黨:弗拉基米爾・吉里諾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5.65%
  4. 公民倡議:克謝妮亞・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1.68%
  5. 蘋果黨:格里高利・亞夫林斯基(Grigory Yavlinsky)1.05%
  6. 成長黨:巴里斯・契托夫(Boris Titov)0.76%
  7. 俄羅斯共產黨人:馬克希姆・蘇賴以金(Maxim Suraikin)0.68%
  8. 俄羅斯全民聯盟:謝爾蓋・巴布林(Sergei Baburin)0.65%

有了陽光與歡笑,你還需要什麼呢?

俄羅斯以往的春天是最容易讓人感冒的天氣,在選舉前的日子裡,莫斯科還下起了寒冷的冰雨。但在3月18日天氣好轉了許多,陽光甚至露臉。可說上天也幫了普亭一把,因此莫斯科民眾比往常還早起,一同攜伴前往投票。

根據官方統計,接近早上10:00時已有超過16%的莫斯科選民完成投票,相較於2012年的人數增長了2.5倍之多。除此之外,各地選民還精心打扮,有人穿著布偶裝前往投票、也有些人組成樂團在外面唱歌演奏。莫斯科市更在各個投票處旁舉辦「莫斯科食物(Мос Еда)」市集活動,藉此吸引更多的民眾參與。

這樣「舉國歡騰」的現象對俄羅斯來說並不是一件陌生的事。以歷史的角度來看,我們能夠從1917年十月革命後的社會活動裡,發現列寧(Vladimir Lenin)如何藉著前衛藝術家(avant-garde artists)的創意來達到動員人民的目的。

當時為了創造出沙皇政府與民心分離的現象,從列寧時期開始,社會的政治大型活動皆是以「全民參與」的意象所舉辦,列寧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讓人民直接參與政治、改變上層決定,而是為了讓人民感覺蘇聯政府需要他,若無自身的參與,將無法使整件事情完成,也無法讓國家繼續進步。不諱言的是,在21世紀的今日,政府動員民眾的手法多少繼承了蘇聯時代的遺俗,但不論對老一軰或年輕的俄羅斯人而言,這也不乏是種對國家有向心力的表現。

東正教「彌賽亞主義」掛帥,俄羅斯人民無法抵擋普亭魅力

RTS1O6ZS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是爭議還是和議?

在此次大選中,最令人遭到質疑的是投票過程的瑕疵。多家俄羅斯媒體批露,部分有心人士在各個投票所投下數張不屬於自己的選票,雖被他人當場禁止但還是照投不誤。另也有建築公司以放假的名義,將工人用遊覽車載到投票所,促使所有工人投票完才允許離開。而選委會對上述的回答卻是:「雖有瑕疵,但不是太嚴重」的總結做為結束爭議的辦法。當然,這樣的回應引起社會上部分的不滿。

但令人好奇的是,卻沒有任何一位參選人對此提出重新驗票或當選無效的反對意見。反而全員參與了3月19日普亭所舉辦的與未當選候選人的會談。普亭在會中提到,未來他期望能夠與七位候選人對政策與國家的治理達成共識,消除理念上的分歧。其中幾位對普亭的談話,當下也非常認真的紀錄下來。

由此可見,這些未當選候選人不見得是真心反對普亭。嚴格來說,反而是贊同普亭對國家遠景的規劃。

3月18日除了是總統大選日外,也是官方訂定的「克里米亞與俄羅斯統一日」,對俄羅斯全國民眾來說,這天更具有深層的民族意義。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亞(Crimea)與塞瓦斯托波爾(Sevastopol,即塞凡堡)進行了回歸俄羅斯的公投,有96.77%的克里米亞人和95.6%的塞瓦斯托波爾居民贊成回歸俄羅斯。

在吞併克里米亞四週年這天,普亭仍是俄羅斯權力遊戲唯一玩家

四年後,普亭在18日晚間所發表的當選感言裡,除了感謝全國民眾對他的支持外,也加強了選前造勢晚會的話語。普亭對台下觀眾喊話:「你們人民是我們的團隊整體;而我只是你們團隊中的一員;今日前往投票的各位民眾,也是屬於著我們廣大的全民族團隊。」此外,更提到今日是克里米亞與俄羅斯統一的日子,除再度大肆慶祝外,表明俄羅斯未來將會與克里米亞的關係更加緊密。

以上的談話一再顯示,普亭欲將這場總統大選的層次界定在「人民意識」是俄羅斯的基礎根本,以及「人民意識」是決定俄羅斯未來走向的重要指標。

雖然,在選前一星期發生了俄國雙面間諜下毒事件。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指責俄羅斯是幕後指使者與驅逐23名外交官員的決定,對俄羅斯大選造成了異想不到的反效果。

面對英國的指控,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以強悍的態度來反擊英國;得不到回應的梅伊,威脅要以嚴厲的經濟制裁來報復俄羅斯。這一連串的舉動激起了多數民眾心中的民族主義與愛國情操,認為俄羅斯對西方國家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國家不應該為此感到害怕而退縮。而總統大選結果,更是俄羅斯人民無畏西方威脅的證明,間接認同普亭強勢的外交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