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交織的泰國北碧:鐵路切穿了堅韌山壁,卻也破碎了無數家庭

血淚交織的泰國北碧:鐵路切穿了堅韌山壁,卻也破碎了無數家庭
Photo Credit: Pochu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譽為泰國「美麗之府」,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這些過往都圍繞著貫串北碧府的「泰緬鐵路」。讓作者帶你走一回1940年代的泰國「黃金城」。

文:黎柏君(南洋誌

泰國外府北碧(Kanchanaburi),對於許多人來說不是那樣熟悉,畢竟以泰國旅遊來說,仍是以曼谷為大宗,稍微知道點門路的可能去大城、清邁、華欣等外府城市。不過,北碧府卻是個乘載許多歷史傷痛的地方,泰國和緬甸頻繁的戰爭史有它的影子、二戰時更是軸心國亞洲戰場重要的補給要道,世世代代顛沛流離的人們落腳於此處、發芽生根,造就北碧特殊的人文景象。

如此深刻的歷史遺緒,卻也因為交通不便的緣故,隔絕許多觀光客的青睞,但或許正是因為這樣,使得境內留存的諸多遺址仍保有當年原始的面貌。

北碧府,泰文名為กาญจนบุรี(Kanchanaburi)。กาญจน(Kanchan)來自กาญจนา(Kanchana)意思為「黃金」,而บุรี(Buri)則為「城市」之意,合併起來北碧在泰文的意思就是「黃金城」。

這座黃金城,位居泰國第三大府,面積遠超過台灣的一半以上,整個北碧的地形主要屬山巒迭起的高原地帶、常綠森林覆蓋大部分土地,兩條最主要的河流分別是桂河(Khwae Noi)及桂亞河(Khwae Yai)分居東西、最後於北碧市區匯入美功河(Mae Khlong)。

而北碧確實盛產黃金、藍寶石、以及各種稀有元素,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讓水力資源得以被人們所充分利用,上游有多處國家公園、中游有北碧府重要的水庫、下游河運亦發達,現今已廢止運行的泰緬鐵路在泰國北碧境內跨越桂亞河的「桂河大橋」,不只尚有火車每日運行來往通過、更是北碧最為知名的旅遊景點之一。

然而,被譽為泰國「美麗之府」,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這些過往都圍繞著貫串北碧府的「泰緬鐵路」。

f34e926f-0738-4fdb-854b-54a2805cf55d
Photo Credit: Pochun
鋪設有鐵軌的桂河大橋。

死亡鐵路:讓無數家庭破碎的是非之路

挾著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位於泰緬交界的北碧府,成為二戰軍事佔領泰國的日本尋求軍事運補替代路線的希望。二戰時的日本為實現「大東亞共榮圈」的政治主張,發動大東亞戰爭,陸續侵略東亞各地,幾乎現今所有的東南亞地區都已在當時被以「共存共榮新秩序」之名義,收編到日本軍事控制之下。

jpeg-image-fe39a1bb8104-1
Photo Credit: Pochun
二戰時期講述大東亞共榮圈的報紙示意。

1942年初,日本軍隊已推進到當時英屬緬甸的首都仰光。然而緬甸大多數國土仍被面積廣袤的原始叢林所覆蓋,因此仰光港成為最重要且最關鍵的資源運補港口。若無持續的資源運補,日本軍隊將無法維持緬甸境內的日本軍糧和軍火需求,遑論往西繼續推進。

然而,自日本前往仰光港的唯一運輸管道必須要經過極為危險的馬六甲海域,那邊密佈者同盟國虎視眈眈的轟炸機和潛水艇,使得日本躊躇不前。於是,陸路運輸成為不得已的替代選項。

殖民緬甸的英國不是沒有動過類似的念頭。其實,於1890年代時英國曾探勘了一條適合開闢作為連接泰國和緬甸的鐵路路線,然而因為極為嚴苛的熱帶天氣、茂密的叢林以及傳染病等因素,使得最終不得不作罷。日軍則在1939年至1940年間做出類似的可行性調查,最終研究出一條長達415公里的鐵路路線,起自泰國的萬磅(Ban Pong)、終於緬甸的丹彪札(Thanbyuzayat)。1942年7月20日,日軍總部做出正式決議,分頭於泰國和緬甸兩端開始興建泰緬鐵路,預定於1943年12月完工,北碧府也成為最重要的鐵路建設根據地。

jpeg-image-44828abb5ad4-1
Photo Credit: Pochun
日軍規劃的泰緬鐵路路線圖。

那些被 SPEEDO 所鞭策的「POW」和「ROMUSHA」

興建鐵路的人力怎麼來?日軍將腦筋動到那些在東南亞的戰俘(Prisoners of War, 簡稱POW)身上。截至1942年5月以前,日軍已經抓獲超過25萬名來自英國、印度、澳洲、美國、荷蘭、以及印尼等地的同盟國男性和女性軍人。

當時的日本已簽署《1907年海牙公約》及《1929年日內瓦第一公約》(但後者未經國內法化批准),該兩條約皆提及必須供給戰俘足夠的糧食、合適的居住所、並不得使用戰俘協助直接有利於軍事活動的工作。

然而,日軍並未遵守上述兩公約,各地的戰俘並沒有獲得良好的居住和食物安排,甚至慘遭軍隊毒手殺害,好一點的則被送至大東亞各地的勞動營奴役。為趕在短短一年時間完成興建泰緬鐵路,日本不顧違反兩公約,將約60,000名的戰俘運送至泰國的勞動營,而這些戰俘大部分來自新加坡和荷蘭東印度(多為爪哇地區)、國籍大多為英國和澳洲,以及少數的美國人。

那些前往泰國端的POW,先是從新加坡搭乘火車5日前往萬磅,再日以繼夜行軍多日抵達營站;前往緬甸端的則從新加坡乘船出海、或先由火車前往馬來西亞西岸再乘船出海抵達緬甸。無論是乘船或搭乘火車的,一路上日軍都沒有提供完善的衛生設施或足夠且均衡的糧食,許多POW抵達營站時早已形容枯槁、奄奄一息,乘船出海的也有不少人在路途中就因被同盟國的空襲擊中而身亡。

jpeg-image-8cd3d01c7de8-1
Photo Credit: Pochun
那些「我很好」、「我有薪水」背後的無奈與艱辛。

一開始,鐵路在泰國平地的建設相當迅速,然而隨著地勢的抬升,進度越來越不符日軍預期,日軍發現僅僅有6萬的人力是不夠的。於是日軍自1943年起,開始陸續於緬甸、泰國、馬來西亞、法屬印度支那(現今的越南、柬埔寨和寮國)及荷蘭東印度(印尼)招募工人以填補空缺。

這群第二批前往泰國勞動營的工人被稱作「ROMUSHA」,即為日文労務者(ロウムシャ)的音譯。ROMUSHA的人數總計約為20萬人,民族組成多為泰人、緬人、馬來人、印度裔馬來人、爪哇人,及少數的印尼人、越南人及華人。他們大多數都被在東南亞各地的日軍廣告所吸引而前來工作,因為日軍承諾ROMUSHA將給予他們高薪和良好的福利,甚至可以把他們的家人一同接來勞動營生活作為應聘的獎勵。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