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掉你內心恐懼的巨龍:北歐神話裡的火星「齊格菲」

屠掉你內心恐懼的巨龍:北歐神話裡的火星「齊格菲」
Photo Credit: Christian Leopold Bod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擁抱這些負面的潛能,承擔這一切,之後才有變革的可能。這就跟「屠龍」一樣,只要內在任務沒有結束,永遠都會有某個對象在「外面」投射成巨龍。

文:琳恩・貝兒(Lynn Bell)、達比・卡斯提拉(Darby Costello)、麗茲・格林(Liz Greene)、梅蘭妮・瑞哈特(Melanie Reinhart)

內在戰爭

火星戰爭的主題也與內在戰爭有關,內心的天人交戰,一個人心裡的「善」與「惡」,而我們會依照自己的信仰與衝動做出抉擇。這同時也是本能對抗意識形態的戰場,地球與木星的連結。我相信這個任務仰賴我們嘴裡火星的餘味來學習中立的立場,揭開序幕的是意識之劍。

這點並不意味著外在衝突不好、不會發生或該避免,但這點告訴我們,我們應該以不同的態度面對外在的事件。隨著我們發展個人化的自己,我們就跟太陽一樣,會投射出陰影,而火星的歷程會逼我們注意到這點。也許跟太陽或金星意識有關,如果我們對自己沒有足夠的關愛或自我價值,我們就沒辦法注意且接納自己較為低劣的特質。

許多人與人之間的衝突核心就是這個過程,我們會在對方身上看到我們恐懼、害怕的自己,我們會傾向想要攻擊、摒棄這樣的特質,或與其斬斷聯繫。另一方面,在嚴苛的自我質問、一絲不苟的誠實與自我責備之間只有一線之隔。我們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愈高,我們就愈能準備好以寬容的目光看待自己的不足、自欺欺人及敵意,因此,我們才得以讓能量流動,且得以釋放對自己與他人的負面看法。同理,少一點自責,我們就不用證明、報復或譴責什麼,我們就不會過度挑剔自我。

現在我們要講恐懼與勇氣。火星有兩個衛星,一個叫得摩斯(Deimos),一個叫福波斯(Phobos),他們跟哈莫妮亞(Harmonia)都是艾瑞斯與阿芙蘿黛蒂的孩子。得摩斯跟福波斯可以分別翻譯為害怕與畏懼。福波斯就是懼怕(phobia)這個字的字根,也就是我們看到自己的火星投射在「外面」的產物,我們會害怕,這種投射將我們不自在的攻擊性與競爭心具體呈現出來。也許我們怕的是自己的敵意與攻擊性,並不是「外面」的東西。我總會把恐懼與土星連結在一起,但似乎火星跟土星之間的關聯一直出現,而這個恐懼的主題也許是這兩顆星最主要重疊的部分。火星潛在的正面能量遭到恐懼包圍,我們必須面對這些恐懼。也許火星的主要任務就是面對恐懼。

有人說愛的相反就是恐懼。恐懼與勇氣也是息息相關的,如果有人不懂恐懼,那他也肯定沒有勇氣。這種人也許魯莽,能夠成功,達成各種目標,但他們不見得有勇氣。勇氣包含了恐懼。法文裡的心(coeur)這個字跟英文的勇氣(courage)長得很像,勇氣需要有心,而這顆心則包括了不同及敵對的事物。火星的勇氣是能夠確立、往前走、努力榮耀自我的能力,同時也包括了留在恐懼之圈裡的事物。這也許就是我提到的原始背景,也許也是我們對於受傷、受辱、失敗、死亡的幻想。

北歐神話裡的火星:齊格菲

北歐神話裡有一個人物叫做齊格菲(Siegfried),我想談談他的故事,我用的是華格納知名的《尼貝龍根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連篇樂句裡的描述。齊格菲是個生下來就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就跟其他許多英雄一樣,他的任務是要去洞穴裡屠一頭沉睡的龍。負面的地月能量就像這條龍,惰性、慣性、未解決的恐懼把我們綁在過去,也許早已消逝,但我們認為這些東西還很可靠。巨龍就盤踞在我們磨穿的軌跡與我們打造的建設之中。齊格菲有一把從父親齊格蒙所繼承來的寶劍,但這把劍殘破不堪。這裡有個意象,來自父系血脈的殘破傳承。齊格菲有個跟班,是個名叫米梅的矮人,他是一位鐵匠。事實上,我們在這裡已經可以看到艾瑞斯跟赫菲斯托斯的組合,我現在才發現這點。米梅跟魔術師一樣會易容,齊格菲的生父也會。雖然米梅將齊格菲養育成人,但他畢竟不是齊格菲的父親。

這兩個角色之間有種緊繃、不適的關係。米梅一再重新打造那把劍,好讓齊格菲可以屠龍,但齊格菲一直打斷那把劍,因為米梅沒辦法把劍打得更堅固一點。最後,一則神諭告訴米梅,天底下只有不懂恐懼的人才能打好這把劍。這個不懂害怕的人當然就是齊格菲。只不過齊格菲不是鐵匠,所以他必須從頭開始學打劍。他因此成了米梅這個恐懼化身的繼任者。在歌劇裡,米梅常常演成一個可悲但誇張古怪的角色,畏畏縮縮、怕東怕西、鬼鬼祟祟,緊張又愛操控。齊格菲接管了熔鐵爐,也吸納進米梅的一些特質,且加以轉化。他吸收赫菲斯托斯原型裡表達得比較高尚的那一面。他並沒有修補那把劍,反而把劍熔了,重新鑄造,泡進冷水中,然後得意地握住這把閃亮、嶄新的寶劍。他持劍前往巨龍的巢穴,正式殺死巨龍。

不過,齊格菲還是沒有完成成為英雄的使命,因為他還是沒有恐懼。米梅多次嘗試要嚇他,卻都沒有成功。神諭警告米梅,「沒有恐懼的人」最後會讓他腦袋與身體分家。寶劍打好之後,米梅打算嚇倒齊格菲的舉動就愈來愈急迫了,因為他自己的生命維繫在齊格菲能否受驚上頭。想想火星與得摩斯、福波斯的關係,我們必須穿越恐懼才能抵達火星能量的核心,但我們也許會卡在火星能量的負面扭曲版本上,好比說魯莽、嗜血、激進、地域性、暴力等等。不過呢,在屠龍的過程裡,齊格菲不小心用沾了龍血的手沾到自己嘴巴,他忽然就能聽懂鳥囀了。他找到一種神奇的薩滿能量來連結地月能量。在屠龍的過程裡,他穿透了地月的負面能量,將其轉化,釋放出毒素、疑慮及危險。之後他就受到這份禮物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