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掉你內心恐懼的巨龍:北歐神話裡的火星「齊格菲」

屠掉你內心恐懼的巨龍:北歐神話裡的火星「齊格菲」
Photo Credit: Christian Leopold Bod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擁抱這些負面的潛能,承擔這一切,之後才有變革的可能。這就跟「屠龍」一樣,只要內在任務沒有結束,永遠都會有某個對象在「外面」投射成巨龍。

文:琳恩・貝兒(Lynn Bell)、達比・卡斯提拉(Darby Costello)、麗茲・格林(Liz Greene)、梅蘭妮・瑞哈特(Melanie Reinhart)

內在戰爭

火星戰爭的主題也與內在戰爭有關,內心的天人交戰,一個人心裡的「善」與「惡」,而我們會依照自己的信仰與衝動做出抉擇。這同時也是本能對抗意識形態的戰場,地球與木星的連結。我相信這個任務仰賴我們嘴裡火星的餘味來學習中立的立場,揭開序幕的是意識之劍。

這點並不意味著外在衝突不好、不會發生或該避免,但這點告訴我們,我們應該以不同的態度面對外在的事件。隨著我們發展個人化的自己,我們就跟太陽一樣,會投射出陰影,而火星的歷程會逼我們注意到這點。也許跟太陽或金星意識有關,如果我們對自己沒有足夠的關愛或自我價值,我們就沒辦法注意且接納自己較為低劣的特質。

許多人與人之間的衝突核心就是這個過程,我們會在對方身上看到我們恐懼、害怕的自己,我們會傾向想要攻擊、摒棄這樣的特質,或與其斬斷聯繫。另一方面,在嚴苛的自我質問、一絲不苟的誠實與自我責備之間只有一線之隔。我們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愈高,我們就愈能準備好以寬容的目光看待自己的不足、自欺欺人及敵意,因此,我們才得以讓能量流動,且得以釋放對自己與他人的負面看法。同理,少一點自責,我們就不用證明、報復或譴責什麼,我們就不會過度挑剔自我。

現在我們要講恐懼與勇氣。火星有兩個衛星,一個叫得摩斯(Deimos),一個叫福波斯(Phobos),他們跟哈莫妮亞(Harmonia)都是艾瑞斯與阿芙蘿黛蒂的孩子。得摩斯跟福波斯可以分別翻譯為害怕與畏懼。福波斯就是懼怕(phobia)這個字的字根,也就是我們看到自己的火星投射在「外面」的產物,我們會害怕,這種投射將我們不自在的攻擊性與競爭心具體呈現出來。也許我們怕的是自己的敵意與攻擊性,並不是「外面」的東西。我總會把恐懼與土星連結在一起,但似乎火星跟土星之間的關聯一直出現,而這個恐懼的主題也許是這兩顆星最主要重疊的部分。火星潛在的正面能量遭到恐懼包圍,我們必須面對這些恐懼。也許火星的主要任務就是面對恐懼。

有人說愛的相反就是恐懼。恐懼與勇氣也是息息相關的,如果有人不懂恐懼,那他也肯定沒有勇氣。這種人也許魯莽,能夠成功,達成各種目標,但他們不見得有勇氣。勇氣包含了恐懼。法文裡的心(coeur)這個字跟英文的勇氣(courage)長得很像,勇氣需要有心,而這顆心則包括了不同及敵對的事物。火星的勇氣是能夠確立、往前走、努力榮耀自我的能力,同時也包括了留在恐懼之圈裡的事物。這也許就是我提到的原始背景,也許也是我們對於受傷、受辱、失敗、死亡的幻想。

北歐神話裡的火星:齊格菲

北歐神話裡有一個人物叫做齊格菲(Siegfried),我想談談他的故事,我用的是華格納知名的《尼貝龍根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連篇樂句裡的描述。齊格菲是個生下來就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就跟其他許多英雄一樣,他的任務是要去洞穴裡屠一頭沉睡的龍。負面的地月能量就像這條龍,惰性、慣性、未解決的恐懼把我們綁在過去,也許早已消逝,但我們認為這些東西還很可靠。巨龍就盤踞在我們磨穿的軌跡與我們打造的建設之中。齊格菲有一把從父親齊格蒙所繼承來的寶劍,但這把劍殘破不堪。這裡有個意象,來自父系血脈的殘破傳承。齊格菲有個跟班,是個名叫米梅的矮人,他是一位鐵匠。事實上,我們在這裡已經可以看到艾瑞斯跟赫菲斯托斯的組合,我現在才發現這點。米梅跟魔術師一樣會易容,齊格菲的生父也會。雖然米梅將齊格菲養育成人,但他畢竟不是齊格菲的父親。

這兩個角色之間有種緊繃、不適的關係。米梅一再重新打造那把劍,好讓齊格菲可以屠龍,但齊格菲一直打斷那把劍,因為米梅沒辦法把劍打得更堅固一點。最後,一則神諭告訴米梅,天底下只有不懂恐懼的人才能打好這把劍。這個不懂害怕的人當然就是齊格菲。只不過齊格菲不是鐵匠,所以他必須從頭開始學打劍。他因此成了米梅這個恐懼化身的繼任者。在歌劇裡,米梅常常演成一個可悲但誇張古怪的角色,畏畏縮縮、怕東怕西、鬼鬼祟祟,緊張又愛操控。齊格菲接管了熔鐵爐,也吸納進米梅的一些特質,且加以轉化。他吸收赫菲斯托斯原型裡表達得比較高尚的那一面。他並沒有修補那把劍,反而把劍熔了,重新鑄造,泡進冷水中,然後得意地握住這把閃亮、嶄新的寶劍。他持劍前往巨龍的巢穴,正式殺死巨龍。

不過,齊格菲還是沒有完成成為英雄的使命,因為他還是沒有恐懼。米梅多次嘗試要嚇他,卻都沒有成功。神諭警告米梅,「沒有恐懼的人」最後會讓他腦袋與身體分家。寶劍打好之後,米梅打算嚇倒齊格菲的舉動就愈來愈急迫了,因為他自己的生命維繫在齊格菲能否受驚上頭。想想火星與得摩斯、福波斯的關係,我們必須穿越恐懼才能抵達火星能量的核心,但我們也許會卡在火星能量的負面扭曲版本上,好比說魯莽、嗜血、激進、地域性、暴力等等。不過呢,在屠龍的過程裡,齊格菲不小心用沾了龍血的手沾到自己嘴巴,他忽然就能聽懂鳥囀了。他找到一種神奇的薩滿能量來連結地月能量。在屠龍的過程裡,他穿透了地月的負面能量,將其轉化,釋放出毒素、疑慮及危險。之後他就受到這份禮物的祝福。

恰當的時機讓他找到了布琳希德(Brünnhilde),一位女武神,她躺在一塊石頭下沉睡。她因為不聽話,父親佛旦向她施咒,讓她睡在火圈之中,只有最純潔的英雄能夠穿越。齊格菲進來了,因為他還是個不懂恐懼的英雄,剛剛才殺死了巨龍。他走進火圈,看見躺在石頭上睡著的布琳希德。他一看到這位熟睡的脆弱、美麗女子,心裡忽然第一次充滿恐懼。在我看的某一個版本裡,布琳希德穿了一副厚重的鐵盔甲。齊格菲雖然害怕,卻還是用他的神奇寶劍輕輕將盔甲撬起來。布琳希德慢慢醒過來,暴君父親的咒語破解了。布琳希德跟齊格菲欣喜結合了,他們找到彼此的靈魂伴侶。

請注意這裡出現的火星意象,鐵、盔甲、火、征服、恐懼、熱情、成功。齊格菲穿越了火圈,就跟得摩斯、福波斯在火星外頭環行打轉一樣,他以成熟的態度擁抱自己先前粗魯與純真的男子氣概。我覺得這裡很有趣,因為金星的連結又冒出來了。就跟阿芙蘿黛蒂「掌管」艾瑞斯跟赫菲斯托斯一樣,布琳希德「掌管」了齊格菲。她喚起他的回應,因此讓他踏上接下來發展成真正英雄的道路旅程。

而且,這個故事也跟恐懼與勇氣息息相關。巨龍與其他具體的危險都沒有讓齊格菲感到恐懼,但沉睡女子的美麗與脆弱卻可以讓他覺得害怕,這也是金星的領域。他走進恐懼,釋放了自己與她。我覺這點與火星有深層的連結。火星害怕臣服在柔軟、美好、愛情與樂趣之下,也就是阿芙蘿黛蒂的國度,他擔心自己迷失在這些東西裡。然而,就是透過這種臣服,我們才能轉化、得到力量。當我們能夠擁抱自己與他人的美與脆弱,與他們「墜入愛河」的時候,我們才能碰觸到內心崇高的英雄,也就是我們正面的火星能量與火星的生命力。相反地,如果我們以敵意與否認面對自己軟弱,我們就永遠不會覺得自己值得。

觀 眾:所以火星的兩顆衛星象徵了讓我們不敢前進的恐懼?

梅蘭妮:對,我會這樣解讀,就跟米梅代表猶豫、搪塞,我們為了「屠龍」就必須擺脫他。劍的火星意象就是戰爭、不合、衝突之劍。恐懼並不是我們自己感受到的,而是投射進入某個場域,我們要麼就是會想盡辦法進入戰場,要麼就是避之唯恐不及。不過,寶劍也象徵了思想與意圖上的辨別力。這裡的戰爭是觀點的戰爭,能夠釋放我們的能量,努力走出平靜的道路,而不會持續讓我們捲進戰爭裡。農具成了戰場上的寶劍,這把劍最後也成為更高層次、能夠明辯意圖的劍。這是火星的另一個層次,關於意圖的力量以及意志的正確使用。

觀 眾:在莎士比亞的《理查三世》(Richard III)裡,理查在平靜的時候找不到事做。

梅蘭妮:噢,對。火星也會讓我們問這個問題,這個人的作戰風格為何?而停火時期,他們都在忙什麼?

觀 眾:如果我們勇於面對,恐懼可以改變我們的生命。

梅蘭妮:沒錯。我又想到了摩羯座是火星強勢的位置,火星跟土星之間的連結實在很有趣。土星的恐懼有時是比較集體的,現況或社會的聲音,以及這股聲音能夠加諸在我們身上的限制。也許火星的恐懼是在告訴我們:「別走那條路」或「這段友誼對你有害」或是「這不是我該住的地方」。也許也跟我們面對挑戰時,必須克服的猶豫與焦慮有關。

觀 眾:衝突與恐懼也可以加強我們對生命的熱忱,特別是如果我們受到失落的威脅時。我們會說,把每一天當最後一天來活。

梅蘭妮:這時我們就進入深層的意志層面討論了。我們並不是說火星就要成長為金星的模樣,而是以最成熟的方式展現火星的原則。人類的集體意識都在挖掘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這點肯定跟意志的正確使用有關。也許這個誤解已經閹割了世世代代的男人。然而,在你還沒面對自己的暴力、操控、敵意、靈魂上的創傷、負面的競爭、想要成為宇宙裡的唯一這些情緒之前,你是沒辦法踏進門檻之中的。

我們必須擁抱這些負面的潛能,承擔這一切,之後才有變革的可能。這就跟「屠龍」一樣,只要內在任務沒有結束,永遠都會有某個對象在「外面」投射成巨龍。「意願」成了一個問題,展示出我們有多麼想要契合、配合宇宙的能量,而發生的一切都是為了成就更偉大的美善,但這一切不見得都這麼明顯。我們並不是宇宙的建築師,無論有沒有占星學,我們都沒辦法徹底了解我們眼前的景象。對於「發生的事情」我們會有自己的看法,但我們並不是真正明白、知道。不過呢,我們就跟齊格菲一樣,如果我們願意傾聽,我們也能聽懂且跟隨鳥囀前進。

相關書摘 ►我們懼怕自己的怒火:神話故事與火星心理學

本文摘錄自《火星四重奏:面對慾望與衝突的試煉》,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琳恩・貝兒(Lynn Bell)、達比・卡斯提拉(Darby Costello)、麗茲・格林(Liz Greene)、梅蘭妮・瑞哈特(Melanie Reinhart)
譯者:楊沐希

心理占星前所未有華麗陣容
一齊演奏欲望與衝突交織、火花與激情四射的火星組曲

火星的力量令人畏懼。在占星學中,掌管火星的是戰神,因此不論是個人的行動、欲求、力量,甚至國際間的恐怖行動或軍事衝突,都與火星息息相關。但少了火星,我們也難以捍衛信念,甚至會陷入消極的受害者心態並迷失自己。火星有光明面也有陰暗面,一邊是欲望、屠殺、謀殺、邪惡、壞心眼,另一邊則是勇敢的美善、卓越與正直。

本書的四位作者堪稱當今心理占星界的天后,她們從天文學、字源學、神話、史詩、符號等角度分析火星,也包含不可或缺的星盤解析、宮位與相位意涵等多元探討。強調火星破解情結、展現自我的強大動能,以及若未正確引導,可能產生的疾病與症狀。

特別收錄針對911事件當日的分析,以及梅蘭妮.瑞哈特所整理的「16道火星習題」,幫助讀者檢視自己的火星能量,找到它燃燒與榮耀生命的方向。

火星表達自己的方式有二,一是衝突,二是欲望。少了火星,我們會變成非常無聊的生物。――琳恩.貝兒

透過火星,我們可以建設,也可以摧毀。――達比・卡斯提拉

認真誠懇的拒絕,必須有意識地使用火星。――麗茲・格林

火星協助我們的內在光芒與我們配合,這股光芒能夠連結生命裡神聖的層次。――梅蘭妮.瑞哈特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