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八):無論死了多少人,都不能否認南京大屠殺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八):無論死了多少人,都不能否認南京大屠殺
Photo Credit: 佐藤振壽@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反對的是極少數日本右翼分子,認為大屠殺僅僅只有幾百人,甚至完全不存在,虛構的。這些言論上升到否定歷史的程度。儘管這僅是極少部分人的主張,但已足以引起受害者的憤怒。

南京大屠殺發生在1937年12月日本進攻南京之時,持續至少六週。根據戰後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判詞,總共有20萬人以上的平民與戰俘被殺。南京軍事法庭則認定,有30多萬人被殺。現在一般認爲,南京大屠殺是二戰遠東戰場最嚴重的戰爭罪行之一。

2014年2月,中國把12月13日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習近平出席了首次公祭儀式並發表講話。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殺,成爲是中日歷史問題中最敏感的話題。

南京大屠殺是客觀存在的。但回到歷史現場,在慘案當年,無論中日都沒有詳細報導大屠殺。

在日本一方,軍國主義者為掩飾罪行的刻意隱瞞,普通日本民眾很長時間內都不知道有南京大屠殺這回事。二戰後的東京大審判前後,南京大屠殺才因廣泛討論而為日本人所知。

在中國一方,中華民國政府爲了掩飾自己的慘敗,主流媒體也在很長時間內沒有報導。倒是中共的《新華日報》有零星的字眼涉及南京大屠殺。現在中國重新挖掘史料,要證明「南京大屠殺」抗戰時已是中外公認的戰爭暴行,可是努力搜索才得出的寥寥史料,恰好證明南京大屠殺當時在大眾傳媒中並沒有被廣泛傳播的事實。

中共建國之後對南京大屠殺也採取迴避態度。據統計,《人民日報》從1947-1960年,只有21篇文章提到提到南京大屠殺,從1961年至1981年,《人民日報》長達20年隻字不提南京大屠殺。學校教育與歷史研究中也罕有提及南京大屠殺。直到1982年,日本第一次修改教科書事件,「南京大屠殺」才進入一般中國人的視野。

南京大屠殺是西方記者最先報導的。現在的主要非官方史料也依據「南京安全區」內的西方記者、教師、傳教士等人的報導、通信、日記與錄像。主要史料包括拉貝日記魏特琳日記(Minnie Vautrin)(當時魏特琳助手程瑞芳的日記是唯一中國籍人士留下的第一手日記史料)。

但二戰後,西方沒有重視南京大屠殺的研究。直到1990年代後期,特別是華人美籍作家張純如寫了《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The Rape of Nanking)之後,西方社會才重新重視南京大屠殺。現在,大部分的西方史料都可以在耶魯大學的南京大屠殺項目(The Nanking Massacre Project)中找到。

隨著越來越多的第一手史料湧現(比如程瑞芳日記在2001年才被發現),日本人在南京的罪行顯然無法洗脫。可是對這個罪行的規模,仍有不少爭議。

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的爭議

對中國人來說,30萬人死亡的數字是日本軍國主義在戰爭中對中國人民造成的深切苦難的象徵。但這個數字的準確性一直受到質疑。

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時定為20萬人:「在日軍佔領後最初六個星期內,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殺的平民和俘虜,總數達20萬人以上。這種估計並不誇張,這由掩埋隊及其他團體所埋屍體達15萬5,000人的事實就可以證明。這個數字還沒有將被日軍所燒毀的屍體,以及投入到長江或以其他方法處死的人們計算在內。」

30萬人的數字則出自1946年2月在中國設立的南京軍事法庭。無論南京軍事法庭,還是東京軍事法庭,這些數字沒有經過認真考證。

比如,中國首先提出30萬人來源的,是1946年2月17日《大公報》文章〈南京大屠殺案首期調查工作結束慘死同胞三十萬〉,後又有「南京市抗戰損失調查委員會」在1946年4月10日公佈295,525人的數字。7月1日,「南京大屠殺案敵人罪行調查委員會」又公佈在此基礎上,加上救濟總署統計的96,260人,稱共39萬餘人。

其中《大公報》與「南京市抗戰損失調查委員會」的數字中,都按照日本不同師團的殺人數字相加統計,其中開入南京城的中島部隊(第16師團)佔了大頭:「中島部隊集體屠殺26萬3,833人,任意屠殺366人,暗殺189人,傷害20人,強姦五人,拒奸致死八人,搶劫勒索32人,燒死178人,強制服役三人。」但報告中沒有寫從何處得到這些精確到個位數的數字。

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時定為20萬人,則主要來源自收屍報告。其中15萬5,000人之數,就來自世界紅卍字會南京分會埋屍43,123具與「南京崇善堂」埋屍112,266具之和。而下面會說,後者的數字並不可靠。

正因如此,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日本,都有不少人研究南京大屠殺的可靠死亡人數。在中國,雖然要「否認30萬人」是半個禁區,但也有不少人認爲應該突破禁區。比如最有名的研究者之一孫宅巍在《澄清歷史——南京大屠殺研究與思考》中就持這個觀點: 「是30萬再多一些,還是30萬再少一些,應當是可以討論的。」當然,他和大部分中國研究者一樣,都認爲死亡人數比30萬還多,但他也確實呼籲應解禁死亡人數研究。

而日本學者方面,絕大部分都認爲比30萬少。其中大部分研究者認爲屠殺數字在幾萬到20萬之間(成爲「屠殺派」)。少數的人認為大屠殺死亡數字在一萬以下(稱爲「中間派」),完全不承認大屠殺(或者說屠殺之有幾百人規模)的僅是極少數(稱爲「虛構派」)。

中國不少輿論經常把日本這些不同意30萬這個數字的意見(指認爲比30萬少)都一概視為「否認南京大屠殺」。這導致很多中國人眼裡,日本就有了一大批否定南京大屠殺的「右翼分子」。這種把真正右翼和踏實研究混爲一談的理解,不利於真正反對「否認屠殺派」(即虛構派)的日本右翼分子。

Nanking_bodies_1937
Photo Credit: 村瀬守保@Wiki Public Domain

南京大屠殺在人數上爭議極大的三主因

一、最根本的原因是缺乏可靠的統計記錄

最早的屠殺數字來自經歷者的估算,一般為五萬到十萬左右(如拉貝的估算是五萬,原南京守軍營長郭歧説是十萬人),但這些數字都是憑個人經驗的估計,沒有太多統計依據。

南京大屠殺時代中國的人口檔案不完備,戰爭時期的湧入(士兵)與湧出(難民)人口眾多,令統計更加困難,大屠殺後日本統治南京,沒有第一時間進行統計,日本在戰爭末期燒毀了很多檔案,這些都是無法精確統計數字的客觀障礙。

對比日本的廣島與長崎原子彈爆炸,日本人口檔案本來就比中國詳盡,原子彈爆炸後戰爭很快結束,日本政府一直都統治這兩個城市方便統計,死亡數字就可靠得多。

中國專家孫宅巍根據屍體處理報告,統計了四個口徑,但一些數字存在頗大爭議。

  1. 南京八家慈善團體收屍共19.8萬。其中「南京崇善堂」埋屍112,266具,最具爭議。因爲當時規模最大的世界紅卍字會南京分會才埋屍43,123具;中國紅十字會南京分會收屍22,691具。崇善堂埋屍11萬的數據是自報的,但在他們報告中,總共只有4隊人,每隊12人,在十幾二十天內掩埋11萬具屍體,以簡單的手工工具,每隊平均每人每天掩埋104具到222具屍體看似不可能(其他慈善機構效率大概是每人每天掩埋10人左右)。雖然有另外的材料指他們收屍的跨度長一些,但同樣難以令人信服。
  2. 民間收屍共4.7萬。
  3. 「偽政權」官方掩埋隊7,000人。
  4. 日軍處理共15萬人。它幾乎完全來自日本俘虜太田壽男少佐在1954年的認罪筆供,說自己與另一位少佐安達由已帶領幾百士兵,在三天內在下關碼頭處理了十萬條屍體,其中掩埋、焚燒的約三萬多具,其餘投入長江去。由於與其他史料有出入,不少人也質疑其可靠性。

此外,各種報上來的處理屍體的數據中也有不少是重複計算的。這些都是實際存在的難點。

二、對南京大屠殺的受害者的身份和死亡原因也有爭議

中國方面的統計數字通常對戰死的軍人、被俘後被殺的軍人與遇難平民不加以區別。而一些日本學者則將日軍以俘虜兵名義抓捕並殺害的平民歸入戰死的軍人,從而將這一類遇難者排出在統計之外。

屠殺平民當然應該被納入統計數字中。如果屠殺的是戰俘,那麽根據當時的國際法,也是禁止的,理應也視爲屠殺的一部分。

可是,有認為很多死者都是混入平民之中的中國士兵,因為暗藏武器和打冷槍而被殺,這是戰爭中的規則,而不是屠殺。也有認為很多人的死亡不是日軍殺害的結果,而是混亂的結果,比如河邊被亂民推入河。也有認爲不少死者,是中國軍隊自相殘殺的結果。這些屬於戰爭的慘劇,不能歸結於戰爭罪行。

日本侵略當然是造成這些死亡的根本原因,但以上的説法從國際法來衡量,也不能完全說無理。問題是這種帶來「辨認死者身份」的難度。這使即便是半定量的統計也變得幾乎不可能。

三、對南京大屠殺的從何時算起何時結束,哪個範圍才算大屠殺,這些有關定義的問題也有爭議

傳統的看法是包括從1937年12月13日(日軍包圍南京)開始,到1938年2月初,範圍是當時南京的七城區和五鄉區,這是東京軍事法庭中認可的時間(六星期)和範圍(方圓二百里)。

但在時間上,有人認爲要從12月4日(從上海進軍南京)開始算,也有人認爲要延伸到3月28日。

在地理上,有人認爲只應該統計南京城區,也有人認爲範圍還包括周邊六個縣(即江寧、溧水、句容、江浦、六合和高淳)。

顯而易見,如果統計死亡人數,沒有説明時間與地理範圍,那根本「雞同鴨講」。時間短、範圍窄,自然統計數字會小;反之則數字會大。各種版本數字的不同,有不少就因爲這樣的原因。

相對於前兩個原因,時間與空間上的定義差異而導致的數據不同,是最容易解決的。可是即便在這個問題上,研究者也完全無法取得共識。而且在傳媒籠統地說「南京大屠殺人數」時,根本不可能仔細區分這個人數是指幾時到幾時,什麽地理範圍發生的。

應該如何看南京大屠殺?

從1980年代開始,由於中國的反復宣傳,南京大屠殺死亡30萬人成為一個鐵案。本文無意,也難以詳細討論數字問題。實際上,考慮到當時的環境、事隔久遠及資料缺失,筆者認爲很難再找到可靠的數字。雖然不少人覺得,繼續對此進行歷史研究工作是有意義的,在筆者看來,即便陸續有新材料發現,但筆者並不看好新材料能真正解答這個問題。

其實,無論具體人數多少,只要超過了某個人數,其本質已經可以認定。無論是遠東國際法庭的20萬人,中國堅持的30萬人,或者是日本的學者認為的幾萬人到十幾萬人。這些數字僅僅說明瞭細節上有差異,而無礙於對大屠殺的本質的確認。

我們反對的是極少數日本右翼分子,認為大屠殺僅僅只有幾百人,甚至完全不存在,虛構的。這些言論上升到否定歷史的程度。儘管這僅是極少部分人的主張,但已足以引起受害者的憤怒。

儘管這些「虛構論」都是民間的言論,但日本政府並沒有一個官方的態度去否認南京大屠殺「虛構論」,令人失望。比如,日本內閣會議於2007年4月24日通過一份答辯書稱:「不能否認發生過殺害非戰鬥人員和掠奪等行為,但在具體的被殺害人數上存在各種議論,政府作出斷定是困難的。」這種表述是無法令人滿意的。

或許,如「中日共同歷史研究」項目之日方總結:「日軍的屠殺行為導致的死亡人數,……在日本的研究中,則以20萬人為上限,有四萬人、兩萬人等各種推算。對於犧牲人數的各種不同說法,其背景是對『虐殺』的定義、所定地區、時期及埋葬記錄、人口統計等資料的驗證存在差異。」是最合適的表述方式。

以此為標準,筆者認爲,日本政府的官方表態中,應該加上類似「日本在南京大屠殺中導致數以萬計的無辜死亡」的措辭。這樣,儘管具體數字應該允許繼續爭論,但已經不影響大屠殺的定性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