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亞陳的「獨立參選」:該如何靠政黨資源競選,卻又宣稱無黨無派?

瑪麗亞陳的「獨立參選」:該如何靠政黨資源競選,卻又宣稱無黨無派?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瑪麗亞陳若真要為自己的理念尋求突破,即使沒有組黨的資源,也應該以獨立候選人身份上陣,可以與希盟保持一定距離,也可免於成為政黨內部權爭的犧牲者。畢竟能夠有今天的地位,和淨選盟有直接關係。

編按:今日(3月23日),人民公正黨表示,瑪麗亞陳將以公正黨員身份參選第14屆下議院選舉,挑戰國會議員席位。

文:唐南發

瑪麗亞陳(Maria Chin Abdullah)於本月6日宣佈將在來屆大選中以「獨立希盟候選人」身份出戰,引發熱議。反對她參選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公民組織應該保持中立,故曾經領導淨選盟(BERSIH)2.0的她不適合參政。

環顧歷史,從英國一百多年前由工會支持的候選人出征大選進而成為工黨,到歐洲環保組織組成綠黨競選進入議會鬥爭,到90年代民主化後南非女權主義者紛紛參選告捷,有者甚至出任部長,皆說明了非政府組織人士參選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在馬來西亞,除了華社熟知的華教人士「打入國陣,糾正國陣」和林晃昇直接帶領董總與在野黨結盟,以期促成「兩線制」的歷史,很多人其實忘了人民公正黨的黃潔冰和蔡添強本是前線的非政府組織活躍份子,於風起雲湧的烈火莫熄時代投身政治;追隨他們之後的還有鄭立慷和靠綠色運動起家,最終加入民主行動黨的黃德

故此,瑪麗亞陳既是馬來西亞公民,當然有憲法所賦予的參政和參選權利。

更進一步說,瑪麗亞陳若有意願,甚至可以自己組黨參選,那也是她的結社權利。

我個人從淨選盟2.0將馬哈迪擺上神檯而缺席第五次集會開始,就對瑪麗亞陳徹底靠攏在野聯盟的領導方式不表認同。儘管如此,無阻我譴責納吉政府對她秋後算賬的惡劣手段。

追求實踐理念 不算背叛初衷

社會上對瑪麗亞陳決定參選的意見分歧,但以她長達30年的非政府組織背景和資歷,指責她是為了議員的薪俸和退休後的福利而投身政壇,未免過於苛刻。她至少是試圖通過議會的路線實現本身的理念,而非選擇進入州或聯邦政府的官聯公司成為朋黨,暫時談不上背叛初衷或理想。

若要說實幹,民意代表的確不是一份優差。聖經說牛在穀場上踹穀幹活,不可籠住牠的嘴,不讓牠進食。社會應該做的是監督議員們的表現,評定納稅人的錢是不是都浪費在口沒遮攔,搞棟篤笑或屍位素餐的民代身上。

其實,從1982年的所謂「華教四君子」進入體制,到1990年董總提出兩線制,到1999年英語圈的非政府組織人士加入當時的國民公正黨,結果不是被體制收編,就是與結合的政黨決裂。例如柯嘉遜博士,雖然對在野黨聯盟的問題看得透徹,卻因為「背叛行動黨」的原罪,他再怎麼條理清晰,有紋有路地點出弊病,也只會被希望聯盟的鐵粉視為內心充滿苦毒的酸民。

就算不決裂,像蔡添強那樣,黨性已然超越一切;而黃德從「環保份子」退化成政客,相信「水至清則無魚,只要大家生活優渥,當權者不將一切佔為己有,華人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貪污」,不免讓我感嘆。

因此,瑪麗亞陳若真要為自己的理念尋求突破,即使沒有組黨的資源,至少也應該以獨立候選人身份上陣,一來可以與希盟保持一定距離,二來可免於成為政黨內部權爭的犧牲者。畢竟她能夠有今天的地位,和淨選盟有直接關係。

我同意她說的,淨選盟從來就不是中立的,但我對「不中立」的理解是無黨無派(non-partisan),在處理選舉方面議題之時,卻不能在不公義面前超然。

換言之,巫統控制的選舉委員會操弄選舉,應該被批判;同樣的,曾經信誓旦旦恢復地方選舉的民聯到後來的希盟都背棄了這方面的承諾,淨選盟能夠視而不見嗎?

希盟在本月8日公佈的競選宣言雖然保證加強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權力,卻隻字未提地方選舉。以完善選舉機制,賦權於民為志向的瑪麗亞陳對此不可能表示中立。但在希盟旗幟下競選,仰人鼻息,又當如何質詢?

AP_1633155218156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希盟麾下出征,如何維持獨立?

更何況主導當下希盟的是對我國選舉制度破壞最深的馬哈迪。假設競選期間面對記者質問,除非有無恥政客的厚臉皮,否則如何在不得罪劣跡斑斑的前獨夫的情況下對應也讓人傷腦筋。

所謂「獨立希盟候選人」根本就是矛盾語,因為一名候選人不可能靠一個政黨的人力和資源競選,然後告訴民眾自己無黨無派,自由自在。

看看檳州丹戎武雅(Tanjung Bungah)州議員鄭雨週的遭遇吧!既然靠行動黨動員當選,之後對州政府提出質疑肯定要被刁難(相反的,如果是國陣議員質詢納吉就是政治良心而非毒瘤)。而曾經在民聯旗幟下競選的,包括社會主義黨人士,沒有一個不在當選後一再被提醒要飲水思源的。

瑪麗亞陳或許自知缺乏資源,所以得依靠希盟動員,但又天真地以為自己可以保持獨立,不必涉及政黨政治,不免給人投機的感覺。果然,瑪麗亞陳方拋下戰書,在眾多議題上反覆無常的馬哈迪就表示希盟對此未有定案;不出數日,公正黨總秘書賽夫丁(Saifuddin Nasution Ismail)更直接了當,表明瑪麗亞陳入黨後再談。參選不能只建立在對納吉政權的仇恨上,無視希盟內部的政黨利益考量。今天的在野聯盟不似1999到2008年般求才若渴,而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空降而不受排擠,難矣。

與其如此,還不如保持純獨立人士的身份競選。希盟若有誠意改革,加上與淨選盟的淵源,大可宣佈不派人上陣,確保瑪麗亞陳順利當選。保持獨立,可以把部份在國陣和希盟之間游離的選民吸納過來。反正希盟的支持者已鐵定不會轉向,甚至傲慢的旅遊部長納茲里(Mohamed Nazri Abdul Aziz)「棄暗投明」,獲得希盟祝福上陣,也一樣會把票投給他,郭鶴年是否受辱,看在「大局」份上,既往不咎。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