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吃人當作吃飯一樣的「食人族」並不存在

把吃人當作吃飯一樣的「食人族」並不存在
Photo Credit: Coulon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一些刻板印象與化石上的特殊痕跡作為「物證」,在二十世紀初期廣傳著尼安德塔人是食人族的說法。但是在1980年代,人類學家瑪麗.羅素為了要了解克拉皮納的尼安德塔人是否真有食人的風俗,提出了一個其他教授想都沒想過的新奇論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相僖、尹信榮

人類有食人族親戚嗎?

歐洲克羅埃西亞的克拉皮納(Krapina)遺址是二十世紀初才被發現的一個洞穴遺跡,因出土數十名尼安德塔人的化石而聲名遠播。這些化石大多是年輕女性與孩童,而且有個耐人尋味的共同特徵:多數化石已破碎成片,而且普遍缺少頭骨和臉的部位。此外,化石骨頭上處處都有明顯的刀痕,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人類學者解釋,這就是食人風俗所遺留下的痕跡。當時各界都認為尼安德塔人不僅皮粗肉厚,甚至還具有攻擊性。文章看到這裡時,應該不少人都會這樣認為吧,那些存活在史前時代的人類祖先和近親,全都生得毛髮濃密又生性殘暴,背部微彎且無法完全直立行走,看起來就像住在非洲叢林裡的類人猿。關於這部分,本書後面的章節還有很多探討機會。總之,因為這樣的刻板印象與化石上的特殊痕跡作為「物證」,在二十世紀初期廣為流傳著尼安德塔人是食人族的說法。

但是到了二十世紀後半,情況出現了改變,開始有人提出「尼安德塔人不是食人族」的論述,甚至還有一篇神奇的研究報告。1980年代,美國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人類學系的瑪麗.羅素(Mary Russell)教授,她為了要了解克拉皮納的尼安德塔人是否真有食人的風俗,提出了一個其他教授想都沒想過的新奇論點。

羅素教授作了一個假設,姑且認定尼安德塔人會把彼此殺來吃吧,那麼化石上的刀痕應該要與宰殺(為了殺來吃而用刀砍)野獸時的痕跡類似。但如果不是殺來吃呢?會不會是為了舉行二次葬?(屍體首次下葬後,經過若干時間再將骨頭撿拾處理乾淨並進行第二次埋葬,目前在韓國仍有這樣的習俗。)在這種情況下,刀痕就會呈現出為了舉行葬禮而細心修整的痕跡。無論是宰殺來吃或是舉行葬禮,雖然都在人骨上留下了刀痕,就本質而言卻是迥異的文化行為。

為了證實假設的正確性,羅素教授從多個現代人類考古學遺址中,分別蒐集已被確認為宰殺與喪葬的骨頭刀痕。首先,她從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大型狩獵遺址蒐集出土獸骨上的刀痕,接著她從美國印地安人的納骨塔中檢查二次葬的人骨,然後將克拉皮納的人骨刀痕與這些痕跡進行比對。

結果如何呢?克拉皮納的人骨刀痕與被狩獵宰殺的獸骨刀痕不同,卻與喪葬的人骨刀痕相似;尤其刀痕主要集中在骨頭的「末端」,這一點與印地安人的人骨刀痕非常類似。想像一下二次葬的過程就能理解,當屍體處於腐爛殆盡的狀態,必須將骨頭上的殘餘物刮除乾淨,此時就會用上刀子。由於骨頭上已經沒有多餘的屍肉,所以主要修整的部位會落在骨頭末端而非中段。

反觀被宰殺的獸骨,痕跡主要集中在骨頭的中段,這是因為下刀時必須切中肌肉與骨頭附著的地方,才能把肉割下來。這個重大發現意味著克拉皮納化石的刀痕來自於舉行喪禮,並非是為了同類相食。因此這個「物證」不足以證明尼安德塔人有食人的風俗。

「食人族」是一種誤解?

隨著羅素教授發表的論文,「沒有食人族」的論點也逐漸擴及到人類學的另一個層面。某些人認為,人們之所以認為世上存在著食人族,僅是因為一連串的誤解。「食人族」這個英文單字(cannibal),是哥倫布於十五世紀抵達美洲西印度群島時引發的一場誤會。哥倫布相信自己發現的地方是印度(所以他把該地區稱作「西印度」),並且把當地原住民誤認為蒙古人可汗(Khan)的後裔,因此才稱呼他們為「坎尼拔斯人」(canibas),甚至還了報告跟他的國王說:「坎尼拔斯人會把人殺來吃掉。」

過去只會在神話或傳說中出現的食人一族,竟然在世上的某個角落真實存在著,這樣的故事立刻引發了歐洲人的好奇與想像。食人族的故事很快就傳遍整個歐洲,坎尼拔斯人也變成了食人族的代名詞。後來,歐洲列強展開海外殖民地爭奪戰,各國陸續派出傳教士與人類學者作為殖民勢力的前鋒。他們將所到之處與食人族相關的故事蒐集起來,編輯出版成論文、書籍和報刊雜誌。從此之後,食人風俗便成為了野蠻土著的代表性「特徵」。

到了二十世紀後半期,故事有了另一種說法。學者仔細檢視這些紀錄與書籍,發現大部分與食人族相關的內容都是毫無根據的說詞,許多記錄不過只是「傳聞」而已。美國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人類學系的威廉.阿爾尼斯(William Arens)教授,他細細檢閱相關記載,並在著作《食人的迷思》(The Man- Eating Myth,1979)中提出了關於食人族謠言的解釋。

原來食人族故事的出處,幾乎都是兩族相爭時,它族族人的毀謗之詞:「我們不幹那種事,但樹林另一邊的那些傢伙,全是蠻橫無理的食人族。前些日子我也差點被殺來吃掉,好險最後還是勇猛地逃了出來。」食人族的消息來源,就是這些所謂的英勇故事,而將這些故事記錄下來的人,沒有一個是自己親眼所見。事實上,向哥倫布謊稱坎尼拔斯人是食人族的,正是與他們相爭的鄰族──阿拉瓦克人(Arawak)。

這種鄰族之間的說詞雖然無法當作食人行為的證詞,卻讓我們了解到另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食人行為對於熱帶叢林中的土著來說,同樣也是一種十分可怕的行為,這和許多歐洲人所抱持的偏見完全不同。由此可知,把吃人當作吃飯一樣的人類群體並不存在,將食人行為視作家常便飯的食人族故事也不攻自破。

那麼,我們能直接得出一個結論,說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食人行為存在嗎?答案是不能的。雖然少之又少,但的確有某個種族有著食人的風俗,他們就是居住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弗雷族(Fore)。在1940年代之前,幾乎沒有人知道弗雷族的存在,直到當時負責託管該地的澳洲政府派公務員進行人口普查,消息才慢慢傳了出來。1950年代,澳洲開始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設置警衛隊,傳教士與人類學者也隨之而來,弗雷族與其傳統風俗這才開始慢慢融入現代社會。

所謂的「食人風俗」,其實是弗雷族非常獨特的葬禮儀式。當弗雷族人離世後,該族人的母系女性親屬會將屍體整理一番,但整個過程驚悚到無法被一般人所接受。雖然有點殘酷血腥,但還是在此稍微作說明。首先她們會把屍體的手與腳砍斷,再將手臂與大腿的肉刮下來,把人腦取出後再剖腹將內臟拿出,最後把刮下來的肉分給男人,腦與內臟則分給女人吃掉,在一旁觀看整個過程的孩童們也會一起分食。

弗雷族現在已被禁止舉行這種葬禮,但這在過去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到底為什麼他們要舉行如此可怕的葬禮?因為他們相信將屍體吃掉後,死者會變成自己的一部分,繼續與族人存活在這個部落裡。或許你覺得聽來荒唐,但這種信仰其實並沒有那麼特殊及陌生,在其他文化中也存在。亞馬遜流域的亞諾馬米族會將死者的骨灰拌在粥湯裡,分給親戚或鄰居食用;雖然只是一種比喻,但在基督教的聖餐故事中,耶穌要人相信麵包是祂的身體、葡萄酒是祂的寶血,並且讓眾人吃下麵包、喝下美酒。這些都傳遞著同一個訊息,那就是「請以此種方式將我銘記在心」。撇開弗雷族食人風俗那可怕的手法,其背後隱藏的正是極為普遍的人間至愛。

當然,並非所有的食人風俗都是如此情真意切,也是有充滿憎恨的。在戰爭或復仇鬥爭中殺死敵方的俘虜,並將心臟、鮮血等極具象徵性的部位吃掉,這是一種「用吃來消滅」憎恨對象的行為,但這僅存在於歷史紀錄,近代並沒有直接通報的案例。

無論是基於情意還是憎恨,我們都不能忘記一項事實,那就是食人行為絕非人類飲食型態中的一環。沒有案例顯示有任何人類群體將食用人肉作為飲食的一種手段,以上所舉的罕見案例,也都歸類於象徵儀式或文化舊習。是愛也好,是恨也罷,從某種角度來看,我們可以將它視為一種「透過儀式以表露世間極致之情」的行為。

相關書摘 ▶尼安德塔人曾經是個令西方人難以啟齒的親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類的起源:最受美國大學生歡迎的22堂人類學課,關於你是誰、你從哪裡來又該往哪裡去》,三采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相僖、尹信榮
譯者:陳建安

用最簡短又生動的方式,解開人類與人性的演化之謎:

  • 人類是從猴子演化來的嗎?
  • 你我都有「助人為樂」的基因嗎?
  • 喝牛奶不會肚子痛是一種基因突變?
  • 管你白種人還黃種人,百萬年前通通是黑人?
  • 人類長這麼大的腦袋有什麼用?
  • 我們還會繼續演化嗎?

這些問題乍看有點瞎,其實都是與你我切身相關的演化關鍵。原來從一顆智齒,可以看出醫學進步如何影響人類演化發展。當人類的雙手離開地面,用腳踏出第一步,就注定承受心臟病與分娩的痛苦。

要了解人類的歷史,不一定得從八百萬年前開始研究。作者將大學生最常提出的問題,寫成二十二個生動的故事。這些故事不僅滿足了我們對於自己「身世」的好奇,更引導我們思考許多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事,包括我們怎麼長得這麼好看、我們為什麼愛吃肉,還有我們可以空出雙手滑手機,其實都是出乎意料的演化結果。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